刘同尘:方方为啥把八个“主义”说成一个“主义”?

作家写小说必须有责任感

——评方方答中华读书报专访之一

中华读书报:“阅读感觉上,这是一部沉重而悲伤的小说。……从唤醒记忆的角度说,是否也是作家的责任感使然?”

方方:“……我写小说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责任感之类,我只是自己想写而已。看到了一些事,听到一些事,心里有冲动,就想要把它写出来,毕竟我是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方方回答说,她写小说“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责任感之类”。

“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责任感”,就是没有责任感。任何人从事任何职业,都要讲责任感。工人没有责任感,生产的工件出废品,在现代化生产中要出大事故,那是人命关天的。农民没有责任感,种不好地,关系13亿人吃饭的问题。请想想有那行那业的工作,不讲责任感?

作家写的小说,是精神产品,它对人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一部好小说可以鼓舞人奋发向上,可以引导人树立正确地人生观、世界观;一部坏小说,使人精神颓废,追求低级趣味,甚至引诱人走上犯罪的道路。

斯大林说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是对作家最高的赞誉。负责任的作家写的小说,能净化人的灵魂,不负责任的作家写的小说污染人的灵魂。

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批评一些作家的作品指出:

“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编乱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

不负责任的作家写的小说,充其量是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

方方为什么理直气壮地说“我写小说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责任感之类”?

作家写作要有责任感,这是共产党对作家的要求,人家方方不听这一套。方方在回答澎湃新闻采访时,把新写实主义升级为批判现实主义,给自己戴上了批判现实主义的桂冠,表明了价值取向:

“批判现实主义小说或说是新写实小说关注的现世社会最为普通的人,小人物也好,弱势人物也好。它秉持着人道的精神,对生活中的普通人充满的同情和怜爱。同时,它对现世社会也秉持着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

“现世社会”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方方女士宣布她的价值取向是:对现世社会秉持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这就是说与共产党的要求,“不合作不苟同”。

“我写小说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责任感之类”,请注意:这“之类”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共产党除了要求作家写作要有责任感外,共产党还要求作家写作,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方方写作不仅“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责任感”,而且从来没想过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就是“之类”的含意。

方方真的没有责任感吗?那为什么要写《软埋》?方方的责任感很明确。她在《软埋》的封面上用红字写着:“你还好吗?我知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如果与你家有关,或是涉及你家的隐私,我一定会用隐笔。你不要担心。只是这本书,我一定会认真地写出来。因为,你不需要真相,但历史却需要真相。”

方方的责任感,是地主阶级的责任感,她要“认真地写出来”一本书,为被打倒的地主阶级,喊冤叫屈,反攻倒算!她要为被打倒的地主阶级,写“伤痛”史!

方方说的所谓“我写小说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责任感之类”,只是对人民没有责任感,对社会主义没有责任感。

习总书记说“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

方方是什么文艺观?她是“秉持着人道的精神”。所谓“人道精神”就是人道主义,也称人文主义。它在14到16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时代,摆脱经院哲学和教会思想的束缚中,起过进步作用。

今天是二十一世纪,今天的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请问“秉持着人道的精神”——
人道主义,也称人文主义想要干什么?只能说她要与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对抗。

方方不是一般作家,而是作家的头头,而且是不小的头头。她的文艺观在文坛上是有相当影响的。给作家们提个醒:万万不要向方方学习,一定要掌握好自己前进的方向盘。习总书记强调要有看齐意识,要向以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万万不能向方方看齐。

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作家,写小说必须有责任感,必须有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责任感。小说是文学,文学属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国家和民族文化的兴衰,作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8年4月6日星期五

图片 1

图片 2

方方的价值取向十分清晰明了

——评方方答澎湃新闻专访之十六

方方在回答澎湃新闻采访提出的第八个问题时,表明了她的价值取向:

“批判现实主义小说或说是新写实小说关注的现世社会最为普通的人,小人物也好,弱势人物也好。它秉持着人道的精神,对生活中的普通人充满的同情和怜爱。同时,它对现世社会也秉持着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既是近距离的,同时又是疏离状态的。它有态度、有倾向、有情怀,价值取向十分清晰明了。”

方方把新写实主义“升级”为批判现实主义后,给自己戴上了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桂冠,她的小说也披上了批判现实主义的外衣。接下来她告诉我们她的价值取向十分清晰明了。这就是:

一、秉持着人道的精神,对普通人充满同情和怜爱。

二、对现世社会秉持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既是近距离的,同时又是疏离状态的。她有态度、有倾向、有情怀。

对普通人充满同情和怜爱,只是宣扬”活着”的哲学而已,无关大局。

对现世社会秉持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这可是原则问题

中国的现世社会,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对这个社会不合作不苟同,那就是说不同共产党合作,对社会主义社会不苟同。

共产党对作家是寄予厚望的。

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满怀期望地说:

“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

“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正按照党的十八大确立的奋斗目标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任务,一步一步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向前推进。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长期而艰巨的伟大事业。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精神。实现这个伟大事业,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从这样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

“人民既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者,既是历史的‘剧中人’、也是历史的‘剧作者’。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这是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决定我国文艺事业前途命运的关键。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以人民为中心,就是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

共产党把文艺事业,看作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把文艺战线,看作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

方方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作家,是共产党培养起来的作家的领导人,对共产党却秉持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这是忘恩负义!

习总书记说,在伟大事业中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要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

请方方想想:《软埋》起的是什么作用?
你认识到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了吗?

习总书记说,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这是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

方方:你知道这项基本要求吗?

习总书记说,只有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

方方:你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了吗?你的小说,发挥的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

习总书记要求: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

方方:你这位文艺工作者,把为谁服务作为自己的天职?

方方写《软埋》起笔,是在习总书记召开文艺座谈会、发表讲话的同一年,方方接受众多专访、发表一系列攻击土地改革的革命历史的言论,是在习总书记召开文艺座谈会、发表讲话近两年之后,这让人感到十分不正常。

方方在回答澎湃新闻的采访中,给出了答案:新写实主义作家,与现世社会秉持着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

难怪在一系列专访中,我们看不到文艺座谈会的一个字!我们看不到习总书记讲话的一个字!原来他们与现世社会秉持着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

与现世社会秉持着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不仅方方如此,凡秉持这个“主义”的作家都是如此!

与现世社会秉持着不合作不苟同的态度,是方方的价值取向!

2018年4月1日星期日

图片 3

图片 2

方方为什么把两个“主义”说成一个“主义”?

——评方方答澎湃新闻专访之十五

2016年8月12日,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软埋》首发式上,方方说:“我个人是比较关注现实的,说我是新写实主义我认同。”

同年同月的25日,在回答澎湃新闻采访时却说:“我有大部分作品是归纳不到‘新写实主义’里的,但是我现在会觉得也没有关系。”

“实际上放到当时的历史阶段中,现实主义写作中有一类作品叫做‘批判现实主义’,而‘批判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是忌讳的,所以我想,评论家很聪明,他们换一个叫法儿,就是新写实主义。我觉得我的小说基本上是现实主义小说。”

方方对新写实主义有三种态度:

一、“说我是新写实主义我认同。”

二、“我有大部分作品是归纳不到‘新写实主义’里的”。这就不认同了。

三、“现实主义写作中有一类作品叫做‘批判现实主义’,而‘批判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是忌讳的,所以我想,评论家很聪明,他们换一个叫法儿,就是新写实主义。”把新写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并为一个“主义”了。

仅仅十几天,方方对新写实主义的态度,是:认同→否定→升级。

作为省级的作家协会主席,她不会不知新写实主义的价码,认同之后,想想又觉得有损自己的身价。

在回答澎湃新闻提问时,她趁机表明自己“大部分作品是归纳不到‘新写实主义’里的”。即使“大部分作品是归纳不到‘新写实主义’里”,但是“小部分作品”也是属于新写实主义的。方方清楚,她与新写实主义是脱离不了关系的。

当她想到正在受到热捧的《软埋》时,她就认为她的小说应该属于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她应该是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家,于是把新写实主义与批判现实主义划等号了。

这是方方对新写实主义的“升级”。为什么要“升级”新写实主义?

君不见?历史上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都是大师。百度网说有:俄国批判现实主义艺术大师契诃夫,法国批判现实主义大师莫泊桑,着名作家巴尔扎克、司汤达,美国着名作家欧·亨利,英国的狄更斯,俄国的托尔斯泰等都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

方方给自己戴上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桂冠,与上述大家为伍,身价提高百倍。

第二,抬高《软埋》品味。

水涨船高,方方给自己戴上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桂冠,也就自己给自己的小说《软埋》,披上了批判现实主义的外衣。

方方说:“我觉得我的小说基本上是现实主义小说。”

她没直截了当的说“我的小说是批判现实主义的小说”,这是因为她觉得,“‘批判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是忌讳的”。

其实批判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没人忌讳。这几个字的关键字,是“批判”两个字。这就看你批判什么?站在什么立场批判?

历史上欧美批判现实主义的大师们,是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以现实主义的态度,揭露封建制度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现象,描写贵族阶级的必然没落和资产阶级的兴起与没落的过程;它塑造了很多具有典型意义的贵族、资产阶级人物形象,表现了当时的社会风俗与历史,引起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怀疑。因此而成为资产阶级进步文学。

但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只能以人道主义为思想武器,企图以人道主义、改良主义来为社会病疴开药方,这就远不可能触动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更不可能正确指出社会发展的趋势和人民群众的出路。这是阶级及时代的局限性。

方方的“批判现实主义”,是不能与大师们的批判现实主义同日而语的。

《软埋》矛头所向是土地改革,土地改革是史无前例的革命,这场革命推动了中国历史的飞越。批判土地改革,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是反动的。

大师们批判的目的,是想以人道主义、改良主义消除、改变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

方方批判土地改革是什么目的?是为被打倒的地主阶级喊冤叫屈,反攻倒算!

批判这两个字,不但不犯忌讳,而且是必不可少的武器。没有批判人们就会被谬误蒙住眼睛,没有批判人们就真假难辨,批判见真理。

批判是武器,武器不能乱用,这要看你批判什么?站在什么立场上批判?批判的目的又是什么?

方方给新写实主义的“升级”,是为了抬高她自己的身价,拉大旗做虎皮无济于事,假的就是假的,真不了。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图片 5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