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损不足而补有余。”那话该怎么知道?

老子日: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为什么有天道的存在,人道却大行其道呢?

问:“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损不足而补有余。”这话该如何理解?

天道的制衡法则:损有余而补不足

我怀疑宇宙并非是无意识的物质系统。它养育万物的同时,又孕生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邪恶驱动力,让人类摆脱不了恐惧与贪婪。这或许是人性恶的起源吧。

图片 1

2017-11-14 新国学新儒家

怎么看待人道与天道,这仅仅是复杂人性中体现的一面。

如何正确理解《道德经》的关键在于弄明白这本书是给谁看的?

第七十七讲 天道的制衡法则:损有余而补不足

我想到我看的一本书。2006年赵冈等所着的《中国土地制度史》。该书口称“不预设发展阶段”,以贯通古今的断章取义,研究出一系列颠覆性结论:中国历史上土地集中现象不是人们想像那样严重可怕,地主多半是自耕农,真正的地主少得不能形成一个“阶级”;农民生活贫困是因为人多地少,而农民战争爆发的原因是源于劳动力过剩,达到了马尔萨斯所称的人口饱和点。最后书中的启发是,中国重农抑商的历史传统是错误的,商人和地主是冤屈的,农地私有化是符合自然和人为条件的,而农业经营方式应该是农场主经营模式的。

闲看秋风认为老子在出函谷关之前留下的这部五千言的对象应该是当时的统治者,老子在乱世中看到了百姓疾苦,并且对统治者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呐喊声: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并且奉劝统治者“圣人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窦洪涛

实际上,离开阶级斗争谈历史,总是苍白无力。既然人多地少、劳动人口过剩,那么劳动者就该吃苦受穷吗?谁该死谁该活呢?对此,书中也给予了建议:人口增值率应当这样调节,青年无可靠职业以及生活保障前,不要结婚生子。

因此,这里的所谓“天道”和“人道”也是在奉劝君王的治国之道要顺天应时,不要违背“天意”而强行推进君王的残酷压迫和统治。

2017年9月6日

这本书让人看到高等人的冷酷,甚至可以用冷静、文雅、优美的笔调书写人吃人的旧秩序,还幻想如何使之更完美以符合高等人的需要。依本书隐藏的逻辑,1949年的历史成了多此一举。

天道是什么?天道就是自然规律,就是水满则溢,就是月满则亏,就是盛极必衰,就是顺势而为。老子警告不要逆天而行。

亲爱的同学们晚上好!今天你的心情还好吗?

关于土地兼并、私室富而公室穷的弊病,封建士大夫犹有认识。但该书却简单将土地兼并的原因列为农民避重税而“带产投靠”大户的结果,俨然大户是活雷锋。刘师培所着《悲佃篇》中,称“名为佃人,实则童隶之不若……生杀予夺,为所欲为。”可见闾阎剥削之重。而农民亡且乱者的原因,明朝张居正的看法是“咸以贪吏剥下,而上不加恤,豪强兼并。今为侵欺隐占者,权豪也,非细民也。”这类有关豪强大户巧取豪夺的历史教训,明显被该书作者选择性地忽略了。

人道是什么?是贪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过在老子看来,人世间本来也没有所谓决定的“福”或者“祸”,因为“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今天我们进行《道德经》第七十七讲:天道的制衡法则:损有余而补不足。在前一章我们讲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强大处下、柔弱处上的道理:因为强大会死得快,柔弱会活得久。为什么是这样子呢?背后的道理又是什么呢?本章就是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首先进入经文: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该书的立场,是完全吻合人道的。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当然赞美和依附强暴者,以至视牛羊般的芸芸众生的整体利益为草芥。然而,这又不符合天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剥夺穷人的生存权与发展权,以此来解决“人多地少”的矛盾,富人如何找到安全感呢?又如何摆脱“天谴”呢?

老子《道德经》的核心思想是叫统治者们“无为而治”,不要干预老百姓的生活——老百姓不是傻子,他们知道如何去生儿育女过日子。

首先我们按照绝大多数学者的版本给大家解释一下。上天的道不就像张弓射箭一样吗?高了向下压,低了向上举。拉过了松一松,不足时再往后拉一下。上天的道是减少有余的补给不足的;人间的道却不是这样,是损害不足的奉加给有余的。那谁能够自己有余而用来奉献给天下呢?只有有道的人。所以,圣人做事,不仗势自己的能力,事成了也不视为自己的功劳,不让人称赞自己有才能。我们讲过天之道,叫繟然而善谋。高者抑之,下者举之,这是他善谋的地方之一,就是说如果没有这种均衡机制,那么强大的就可以一直强大下去,无限强大,那么天地所有的资源都要被他聚集过去。从理论上讲,人的欲望可以长得和天一样大。我们老家人说这人有天胆,天胆是多大?就是说你的欲望可以不顾一切想着把天下的财宝都聚拢到自己的名下。这样说有一点抽象,那么就举我们自己的身体来说明问题,如果我们身上的某个细胞可以无限强大下去。那么这个细胞最后就可以长得跟整个人一样大,最后这个人就变成了一个单细胞的生物。我在十几年前用了两年多的时间研究癌症,中西方都有很多不同的解释。但是后来我认为还是易经的一等于一加一可以解决问题。就是说任何一个细胞都有善恶之分,是两个极端。正常情况之下,保持中庸、合理就相安无事。但有一天,那个细胞的那个坏分子,也就是被难得之货、被五色、五味、五音所刺激,然后突然之间野心膨胀,于是它就把整个细胞所有的营养占为己有,急速膨胀。这种膨胀是有磁场的,所以他会召唤更多的细胞。恶的那一方面去无限制地索取,这就是癌细胞。任何一个细胞都有好的一方面和癌的一方面。但后来十年20年过去了,我们的理论一点没有过时,反而被越来越先进的科学所证实。我在20几岁就大胆推论,就是这样子,这样的话人就不能再活下去了。为什么?因为你整个细胞都在无限度地索取。你的欲望长得要把整个身体细胞所有的营养都吸收,完了。所以一个细胞都是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细胞的世界,一个细胞的宇宙。

进一步讲,古人很早就提出“有恒产者有恒心”的经济思想。有什么比天下为公的恒产更激励人心的呢?!经济建设如不能解决老百姓的生活保障,何来社会的稳定与繁荣呢?管仲以为,“天下不患无财,患无人以分之。故知时者可立以为长,无私者可置以为政。”这些道理,难道千年后的高等人尚不自知吗?

这就是“道”,这就是老子说的“非常道”,如果君王悟道成功,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君王本人也幸甚。老子的这个观点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庸”又非常契合——适可而止,不走极端。

天地如此,万物也只不过是宇宙的一个细胞而已。就像我们人的一生,在历史的长河当中,他永远都是一个平凡的驿站。你活100岁,但是这个地球已经活了几十亿年了。别人之所以能体现为一个生命而活着,宇宙之所以能够体现一个大的生命体而活着就在于他们的下层细胞,一个一个的生命体无穷多的细胞们分工与配合,组成了更高级别的生命。就像我们说生物中的腔肠动物门这么一个一个分层阶。我们身体的细胞本身就是宇宙,细胞内部的结构同样就像人体组织宇宙的天体组织一样复杂只不过是尺寸不一样罢了。当然,我们所处的宇宙在比它更高级的大生命里也是一个细胞。当我们明白了这点,我们就知道宇宙当然不仅仅是银河系、太阳系。银河系整个系里面一定还有其他的细胞。所以对于高级别的生命而言,低等级的生命体不可以因为失去了均衡出现系统性的紊乱,这样会造成更高级生命的病态。所以在设定上一个细胞独大的状况是绝对不被这个生命所允许的,绝对不被这个大道所允许的。

迈克尔・杰可逊创作的歌曲“heal the
world”,其旋律能打动各国人民的人心,就是引发了人类对共同理想向往的共鸣。为什么人类不能和睦友好相处呢?倘若人只是独立生活的个体,成为最强悍的掠食者或许符合人道。但是人偏偏是群居的、感情丰富的,人生的最高意义总是来自天道。来自他人的一个温暖拥抱、一个信任的眼神,就融化了孤独而冷漠的人生。在对待个人与集体的关系上,如果以最大多数劳动群众利益为立场,那么有关正义、自由、平等、幸福等概念的争论可休矣。

这句话出自老子的《道德经》,其意思是:天道是崇尚平均的,它会将有余的这方减少而去补助不足的那方。而人道恰好相反,它却是剥削不足的这方而去填补有余的那方。其中天道是指自然界的自然规律,而人道是指当时统治阶级的做法。

人类社会这样,国家也一样,国家也是一个生命。比如中国这个生命,它是由14亿个细胞组成的。一个人占有得太多,其他人当然相应就会少,那么作为国家,这个大于家庭的、大于家族的、大于一个地市、大于一个省的高级生命就会出现病态,甚至灭亡。所以天道必须对这个世界进行制衡,背后就是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她整个是一个和睦的统一体,它都是阴阳变化在起作用。阳气到了强大的极点,阴气必然就会出现,并转向衰落死亡的另一半。而阐述万物生死循环的模型,我们中国有一部很了不起的书叫《河图洛书》。所以失衡了怎么办呢?怎么再制衡呢?天底下到处都是草怎么办?那就弄些羊去吃草,天底下到处都是羊怎么办呢?那就弄些狮子来吃羊。天底下森林里到处都是狮子怎么办呢?就用人去猎杀狮子。很简单这样往下推,我们身上就要起鸡皮疙瘩。

尼采认为,整个民族的不幸还不如一个伟大个人的苦难重要。这可能很契合该书作者的胃口。个体利益可以优先于全部,原因就是精英们自负地认为普通人是“粗制滥造”。为了确保这种优越性,他们可以粗制滥造历史,为地主、乡绅、商人歌功颂德。可是他们全然忘了,所谓高等人和低等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旧式门阀贵族、地主老爷复活了,劳动群众就低到尘埃里去了。

在这里老子指出了人道是违背天道,也就是说统治阶级的做法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他们的做法是不正确的。在自然界中都是多的那方流向少的那方,就像是水一样,如果一个池塘里面的水满了,它自然就会溢出来而流向地势低洼缺水的那方。与此相反,当时天下的统治者们却是不顾百姓死活,横征暴敛。上层们衣锦食肉,骄奢淫逸,而老百姓却是缺衣少食,忍饥挨饿。本来统治者应该做的是顺应天道将自己富余的部分拿一点出来去救济百姓,但是这些统治者们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还不断的提高赋税,不断的进行搜刮,以至于天下百姓民不聊生。

当天下到处都是人怎么办?很简单,老虎狮子吃不了人,让人去杀人。战争疾病瘟疫来了,这就是自然均衡的法则。那就是有余的损之、损害,不足者补之。天地任何的衍化都是善应善谋的结果。不召而善应,繟然而善谋。他们没有任何的多余,也没有任何的浪费。

幸而中国总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人,脱离了小我的高尚的人,他们相信“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甘愿为天下守财、为百姓驱除虎豹。他们是中国的脊梁,是人民眼中的救星。他们的所作所为,无非替天行道罢,损有余以补不足。

老子所处的春秋时期,礼乐崩坏,代表中央的周天子逐渐走向衰微,中央政府已经无力控制地方了,诸侯们彼此征伐,整个天下间动荡不已,百姓饱受盘剥,以至于流离失所。所以老子通过《道德经》论述道与德来讲解自然界的规律以及人世间的道理,来告诫当时的统治者们做事不要违背自然界的规律与人间道理,违背了自然界的规律和人间道理后是会招致祸患的。

人类强大至此,想和天道竞赛,其实都是不自量力。随便衍化出了什么超级病毒,人类一切的科学和智慧都不堪一击。我在研究癌症的同时还认真地研究了艾滋病。我认为艾滋病在民国时期应该叫梅毒,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得了只能等死,和现在艾滋病的感觉是一样的,症状不一样而已。那时叫鼻子打塌,牙打掉。鼻子打没了,牙打掉了。那么这时候青霉素的出现梅毒瞬间被秒杀了。可是截止到现在,也没有艾滋病特效药,但是我相信人类的智慧一定能发明出类似于青霉素对梅毒的那种抑制抗杀作用的药物,一定会有。但是如果人类依然在不洁的、肮脏的文化里面满足自己过度的欲望,这种特效药出来以后一定还会有更加高级的性病,还会让你克服不了,一旦克服还是这样。所以人类如果和天道去抗衡、去竞赛,一定是不自量力,为什么?因为天道一定有它自己的制衡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