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 杜:背向而行-诀别冬妮娅

三.资本主义的神圣宗教


要:《悲惨世界》是大文豪维克多・雨果的代表作之一,作品描绘了19世纪法国生活的诸多方面。笔者试图运用文本分析的手法,详细论述了通过对照以及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混搭手法在小说中的运用及其发挥的特殊效果。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对照 现实主义 浪漫主义 一、引言
《悲惨世界》涵盖了19世纪法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历史还原度堪比史书;小说采用了鲜明的对照手法,并娴熟地运用了浪漫主义流派的写作技巧,文笔优美,想象丰富,兼有细致的心理描写和直白的情感抒发。通过描述人与腐朽社会的对立和抗争,宣扬了人道主义思想,鞭挞了异化的人性,促进了人性的复归。无论从艺术价值还是社会价值方面进行考量,它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作品,堪称是世界文坛史上的瑰宝。
二、对照手法
《悲惨世界》这部小说中沿用了雨果“一生坚持和崇尚的‘美丑对照原则’”{1}。雨果游历欧洲的经历给他的创作找到了灵感。“西班牙建筑艺术,使雨果金色的想象振翅,他领悟到了空间艺术的对照成形。《悲惨世界》的结构,就是诗人时空对照、虚实对照、明暗对照、崇高优美与滑稽丑怪全面对照的艺术范本。”{2}
不同个体之间的对照
几乎所有美好品质都集合在了米里哀主教身上。主教每天的作息非常有规律,“他一生中每一天的时刻都会被祈祷、上祭、布施……克己、信人、学习、劳动这些事充满了的”。他是一个风趣幽默的人,总是能用自己的幽默化解尴尬,解决矛盾;他乐善好施,“所有的钱都早已在收入以前付出了……却永远没有余款”;对于任何生物他都是报以仁爱之心,“外形的丑陋和本性的怪异都不能惊动他,他却反而会受到感动,几乎起爱怜的心”。
相较于米里哀主教,沙威“身材高大,穿一件铁灰色礼服,拿条粗棍,戴顶平边帽……做出一种别有用心的丑态”。“塌鼻子”“深鼻孔”“络腮胡子”等粗犷的特征为我们呈现了这样一位“人脸加在狼身的狗头上”的人。米里哀主教是人道主义思想的化身,而沙威是资本主义秩序和法律的维系者,他们一位宽仁博爱,另一个冷血无情。作者借真善美与假恶丑的对比表达了对资本主义的愤慨和嫉恨,讴歌了人道主义思想的崇高,倡导用人道主义思想去挽救腐朽的旧社会。此外,两者对待冉阿让的态度也十分迥异。面对刚刚刑满释放、人人避之不及的冉阿让,主教将他迎进屋子,为他免费提供食宿,用“我的朋友”“请”“您”等字眼来称呼冉阿让。在主教的感化下,冉阿让成了一位人人敬仰的市长,他传播人道主义思想,俨然成了米里哀主教第二。冉阿让无论身处何地、担任何职,都会带着两个主教送的银烛台,因为那烛台照亮的是悲惨世界里前往理想国度的道路。相较于米里哀主教,沙威对冉阿让一直是怀疑和敌视的,他坚决认同“法律有权随意指定某人为罪犯,并且不容下层的人申辩”。冉阿让在他眼中无论贫穷富有,都是罪犯。米里哀主教和沙威警探无论从外貌、性格、对待主人公的态度以及产生的影响上来看都有着巨大的差异。
雨果正是通过这样的迥异,表达了自己对于人道主义思想的热衷和推崇,同时也暗示了资产阶级旧势力的终消亡。
同一个体的前后对比
“冉阿让的一生经历了善―恶―善的曲折转变”{3}。“冉阿让走进监狱时一面痛哭,一面战栗,出狱时却无动于衷;他进去时悲痛欲绝,出来时老气横秋”。冉阿让给社会定了罪,决心报复。幸运的是,主教及时挽救了冉阿让的灵魂。这样的变化发人深省。表面上来看,是严酷的法律将他送进了监狱;究其根源,是资产阶级对穷人的歧视、社会的不公令他犯罪。令他好转的是主教的人道主义思想:平等地对待一切,尊重人,爱护人。雨果借冉阿让之转变赞扬了人道主义教人向善,挽救人性的功劳。冉阿让的转变还体现在他的政治立场上。重拾自我的冉阿让成了市长,他精心经营着这个资产阶级政府,希望建立一个理想的“世外桃源”。但是,“商马第事件”彻底粉碎了他的理想。冉阿让意识到不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秩序就没有真正的自由平等的世界。于是,他毅然加入到反对资产阶级的抗争中。从改良到革命,为现实所迫,也是局势使然,旧秩序的腐朽没落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地步。雨果借此表达了自己偏于革命的政治倾向。
三、浪漫现实主义
《悲惨世界》的另一大特色就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融合,“它是一部以现实主义为基调,又具有浓厚浪漫主义色彩的作品”{4}。受夏多布里昂的影响,雨果早期的作品主要以讴歌爱情、咏叹自然为主。然而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雨果投笔从政,把主要精力投入政治活动……其思想基础是人道主义”{5}。1848年12月拿破仑三世发动政变,雨果被迫逃离法国。十九年的流亡生活令他反思,雨果开始向现实主义转型。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雨果具有了创作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杂糅的作品的可能。笔者试图从人物塑造、篇章布局和主题情感三个方面进行阐释。
特殊的平凡人
小说中的人物塑造很有特点:一方面,秉承了现实主义小说“以描绘普通人客观现实生活为重点”{6};另一方面,赋予了人物特殊的能力。冉阿让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层劳动人民,身份低微,连名字都是胡乱起的。“浪漫主义文学大师不用肉眼去观察世界,而是凭借天使的幻想”{7}。雨果大胆想象,赋予了冉阿让这个普通人惊人的天赋。他体质强健,气力过人,“有时他可以代替一个千斤顶”;他改良了宝石制造工艺,是个天生的匠才,同时又可以管理一座城市。但是从小说中并没有找到有关他学习经历的介绍。如此说来,冉阿让便是一位无师自通的全才。
叙论结合
按照广泛接受的现实主义的含义,“现实主义根本的宗旨就是真实客观地再现社会现实”{8},其中重要的是“客观”“真实”。也就是说,作者要尽可能依靠事实说话,以客观公正的态度叙述一件事。雨果却经常在一些大是大非面前跳出来。“人的性情真能那样彻头彻尾完全改变吗……人心难道也能像矮屋下的背脊一样,因痛苦压迫过甚而蜷曲萎缩变为畸形丑态,造成各种不可救药的残废吗?”这段话就是作者对于冉阿让不幸遭遇的激烈辩论。文中多次出现类似的片段,仿佛雨果是在和一个资产阶级的卫道士进行辩驳,他强烈地谴责法律的不公、社会的歧视,直截了当地抒发自己不满的情绪和为弱者打抱不平的正气。沉稳客观的现实主义叙事手法,再加以澎湃的浪漫主义手法进行议论评述,夹叙夹议,一针见血地反映当时的社会现状,揭露资产阶级社会的黑暗面。呐喊式的议论让自由民主者大快人心,令封建保守派胆战心惊,这是一部真正具有匕首般威力的文章。
大爱与小爱
浪漫主义偏向一些狭隘的文艺题材,其主题思想上偏于男女爱情,而现实主义则是站在更高的平台上,“通过展现广阔的社会生活图景来揭露社会的黑暗面”{9},偏于对社会,对国家乃至全人类的关注。儿女之情为小爱,人道主义属大爱。小说以宣扬人道主义思想的大爱为主线,当中也穿插着马吕斯和珂赛特的浪漫的小爱,温馨甜蜜,令人神往。雨果对于这样的爱情故事节奏的拿捏恰到好处,这也是雨果炉火纯青的浪漫主义笔法的好展现。在严肃庄重的大爱当中,掺杂着这样温馨甜美的小爱,张弛有度,不用一直紧绷神经,面对家国大事。
综上所述,雨果通过奇特的想象赋予平凡人以“神力”;以夹叙夹议的方式在刻画社会现实的同时抒发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歌颂崇高的人道主义思想的同时不忘赞美甜美的爱情。以现实主义为基调的作品点缀上浪漫主义的色彩,二者相辅相成,奏出绝妙和弦。
四、结论
雨果一生硕果累累,是着作等身的文学家、人道主义者。通过对照以及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混搭手法,雨果揭露了社会的黑暗和统治阶级的罪恶,提出了改造社会的道德理想,集中反映了作者的人道主义思想。
{1}{3}
谢斯:《〈悲惨世界〉和人道主义》,《语文建设》2013年第8期,第23页,第24页。
{2} 王忠勇:《〈悲惨世界〉鉴赏》,重庆出版社1988年版,第195页。 {4}
陈伯通:《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旗手雨果》,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第40页。 {5}
[苏]普什科夫:《法国文学简史》,盛澄华、李宗杰译,作家出版社1958年版,第99页。
{6}{8}{9}
殷企平、朱安博:《什么是现实主义文学》,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7页,第3页,第5页。
{7} 邹纯芝:《想象力世界――浪漫主义文学》,海南出版社1993年版,第6页。
参考文献: [1]
陈伯通.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旗手雨果[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2]
[法]维克多・雨果.悲惨世界[M].李丹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
[3]
[苏]普什科夫.法国文学简史[M].盛澄华,李宗杰译.北京:作家出版社,1958.
[4] 王忠勇.《悲惨世界》鉴赏[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8. [5]
谢斯.《悲惨世界》和人道主义[J].语文建设,2013. [6]
殷企平,朱安博.什么是现实主义文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
[7] 邹纯芝.想象力世界――浪漫主义文学[M]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海口:海南出版社,1993.

范文二

是的,人生就是场奥林匹克竞赛!因而,送别了高老头之后,拉斯蒂涅便发下这样的宣言:“面对这个热闹的蜂房,现在咱们俩来挤一挤吧!”。可以看到,而竞争,成为青年人生命冲动的至高点,亦即资本主义体系的崇拜物,它同时就意味着和要求着,个体价值成为社会认可的唯一的价值,而这些个体意识,便是资产阶级一切美德的源泉,也是它最本质的阶级意识。竞争制度的神化及与之伴生的个体价值的确立,需以下三个必要条件:第一,个体价值可以被比较,这是存在的基础。第二,证明个体价值的数额与善的程度成正比,这是它的合理性基础。第三,将利益等同价值,证明其他一切价值观的错误
休谟 be ought。“

《悲惨世界》的作者是法国著名作家雨果的代表作。此书以冉阿让传奇式的一身生为主要线索,塑造了冉阿让、芳汀、珂赛特、爱潘妮等人物形象,反映了当时法国社会下层劳动人民的悲惨遭遇。失业短工冉阿让因偷窃一块面包被判刑,经历了十九年的苦役生活。出狱后,他受到一位主教的感化,灵魂得到升华,一心为善,关心穷人。其间,他与警察沙威发生了数次冲突。但是,冉阿让始终未能见容于统治者,几遭困厄,最后在孤独中死去。小说文笔优美,尤其是对人物的语言描写和心理描写,真实细腻,更加精妙,堪称写作的典范。

如果不计细节,我们完全可以这样叙述故事梗概:护林官的女儿冬妮娅,不计出身,爱上了卑微的锅炉工保尔柯察金,接着赞颂她这种行为在帝俄时代是何等叛逆何等高尚,可惜实质上这段爱情却远非如此单纯,或者说所有看似单纯的爱情,在认真审视之下都脱离不了更深层次的人性动机。就这段恋爱而言,冬妮娅显然处于主动状态。爱情的基础应是互相付出,互相包容,然而在这里,保尔开始时由于阶级观念,与她寸步不让地争吵,其后在她家遇见他所厌恶的中学生时,当面与其发生口角并甩门而去,但这些并未影响他们的恋爱关系,冬妮娅依然容忍她这不近人情的保夫沙鲁。保尔曾一度被抓入狱,有个同牢的犹太女孩不愿第二天被白匪糟蹋,因而向他投怀,保尔因记恋冬妮娅拒绝了她。逃出之后,他参加了红军,在战斗中受伤,并在养伤时再次遇到冬妮娅。他痛苦地发现,冬妮娅不愿参加工人组织以及革命工作,并常常在他们面前故意表现她的资产阶级身份,因而最后提出与冬妮娅分手。

范文一

他们携带了摧毁旧时代的武器匆匆奔来,那便是资产阶级的纯粹的“美德”,如今被叫做普世价值的那些观念。征服一切的无畏勇气,热爱自由,独立人格,平等精神,对等级制度的愤慨。没有对手能抵挡他们道义的进攻,对抗者要么在肉体上被粉碎,要么在精神上被毁灭。昔日财富与权力的鸿沟必被逾越,贵族和奴隶主们的磨刀石也定要永沉海底,这在资本主义时代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冉阿让出狱后,带着对社会的报复情绪,偷了帮助他的卞福汝主教大人的两个银烛台和抢了一个穷小孩的一枚钱币。而卞福汝主教面对再次犯错的冉阿让,没有把他投进监狱,而是宽恕了他,并再次帮助他,冉阿让产生了深深的内疚,这种内疚使他醒悟,并升华成更深的觉悟,成为他精神发展的起点。

显然,这种解读,与学校教育所灌输给我们的完全不同,也更具有人性和对读者的吸引力,也因为这种另类知识的诱惑,我逐渐开始学习一些西方经典着作,企图提升自己的思想高度,在这个阅读过程中,我开始抛弃过往的信念。无论政治课本的教条,还是打着人性、启蒙旗号的各色主义,或是刘小枫教授提倡的自由主义及一般基督教理念。它们逐渐在我心中变得可疑起来。

这本书的主人公冉阿让其实一点也不孤独。他虽然坐来十九年的牢,可出狱后遇见了像神一样的善良的人米利哀先生,将他黑暗的灵魂进化为圣洁的灵魂,从市长到囚犯,他丢失来职位,但他得到来一位小女孩珂赛特,成为了她的父亲,让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爱。后来,珂赛特结婚了,她的丈夫马吕西斯不允许冉阿让再与天使般的珂赛特往来,但是在他的人生即将孤单结束的时候,珂赛特和马吕西斯出现来在他身边,给予了他最后的关爱。他一点也不悲惨,相关他很幸福,因为他得到来前所未有的爱。

在人人生而平等的旗帜下,这种新的和更甚的不平等形式堂皇地登上了爱情和其他社会生活的舞台,并于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初占据了统治地位,贵族的财产早就荡然无存,如今他们在人口再生产上面的唯一一点优势——血统的传统影响力,如今也被逐渐消失了,高贵品德和优雅做派意味着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所以20世纪初的那些艺术人物,如马塞尔与阿希礼,已经被时代女孩们所抛弃。他们只是出身与阿尔贝特与斯嘉丽相仿佛罢了,经过时间那无情的洗礼,哪怕是斯嘉丽这样的真情女子,都要慢慢觉出这是些顽固的死海之果,大到她们咬不动,因而从深恋变成鄙视。

尽管有冉阿让为代表的劳苦大众与黑暗的资本主义社会相斗争与奋斗,但是仍然改变不了劳苦大众被压迫、被损害、被侮辱,生活困苦的悲惨命运。

没有陈腐观念的英雄们,一旦脱离社会文化的束缚与羁绊,他们一个个便都获得了成功。冉阿让不再偷窃神父的银汤勺,老柯林斯也不再明火执仗的盗抢,盖茨比并不需要亲自出面杀人越货。“一个都比不上你”是作者对盖茨比的评价,我十分不解他为什么要这样说——纨绔子弟汤姆虽然挥金如土,却不曾做任何非法勾当,他究竟哪点比不上盖茨比呢?或者按法的精神,执着的沙威警长莫非不该惩罚一个逃跑的抢劫犯——尤其是刚出狱就抢劫小孩这种天理不容的行径?当然,冉阿让和老柯林斯待人宽厚有加,白瑞德异常慷慨,盖茨比爱好结交朋友,但这只是西方的一种习俗,在竞争中将他人打的附耳贴耳后,需要表示出一点合乎身份的礼貌罢了。

本书的艺术特色,一是背景广阔,结构宏伟,具有一种博大的气势。小说围绕着冉阿让一生经历,涉及拿破仑的失败、复辟时期及七月王朝;涉及贫民窟、监狱和修道院;涉及主教、资产者和流氓等等,形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社会缩影,容量极大,显示出作者雄浑的笔力。

市场化以几乎是宗教的方式完成了第一个任务,我们知道,奥林匹克竞赛本来就是一个祭神仪式,刚巧它又在资本主义时代得以复兴。在这种与宗教并无二致的“竞赛之神”加冕以后,不但人们拥有的土地、房产都已纳入交易范围,连人的劳动乃至人自己也具有了交换价值—这个过程据说叫做“解放”。
货币关系是一种基数体系而非序数体系,它的原则是可以进行简单的四则运算比较。当所有东西都折算成货币时,一个人的个体价值便能被准确的计算出来,然后与其他人的个体价值做横向排列,有时候还可以跟过去的自己做纵向对比。因而,一个人的成功也有两个尺度——社会的尺度与自我的尺度,而尺子都是一把——货币保有量。由此,人们可以平等相待,依财产确定地位,即便原本不同阶层不同职业的人群,也可进行统一的比较,成为可以竞争的对手。“一切坚实的基础都消失了”,只留下没有终点的竞赛。信息化在继续扩大竞争制度已取得的战果,将随时更新的排名第一时间通知所有竞赛者,并力图让每个人的个体价值更加透明。然而,人们满怀热情地参加到这场游戏,多数人却只能永远感到不满意。无论它能否与福柯赵汀阳精辟的指出,人们的幸福感并不因自己拥有多少财产,而因邻居们拥有多少财产,富有的意思是比别人更富有。

二是浓烈的浪漫主义气息。小说的情节紧张、离奇、富有戏剧性。比如冉阿让从船上跳海逃生;比如冉阿让从一个苦役犯摇身一变,竟成了厂主和市长。在人物塑造上,作者强化正面人物的人格力量,如米里哀以德报怨,冉阿让自我牺牲等等。即便是反面人物,作者也写出他的恶行,来反衬正面人物的善良,如对德纳第的描写,手法就比较夸张。

保尔与冬妮娅的爱情简单明快,不蔓不支。冬妮娅附一出场,便打破了富家女孩纤弱多愁的惯例,代之以一个健康活泼乐观奔放的快乐少女形象,浑身散发着热情洋溢的青春气息。更可贵的是,她看不起周围那些俗里俗气、以貌取人的的女同学,怀有强烈的平等观念。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叫保尔的男孩,在“势力”的女伴眼中简直不可交往,对她而言并不因身份地位差距而不可攀谈,当保尔对她这个小姐有一定敌意时,她依然愿意和他聊天。而当贵族流氓维克托欺负保尔时,她还毫无犹豫滴站在了保尔这边,当保尔打败了维克托,她还为之鼓掌喝彩,也正是她这种帝俄时代所罕有的公正待人的态度,使她赢得了他们之间最初的友谊。

他又是伟大的,在资本主义现实的压迫下,不得不改名换姓,从事生产经营,拥有巨额财富,进而成为一个地方长官,当上了市长,但当他知晓一个和他长相非常相似的人被当成冉阿让而要被惩罚的时候,不顾个人面对的危险,挺身而出,用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使一个无辜的人免于受到旧制度的迫害。

杜 杜:背向而行-诀别冬妮娅

冉阿让是善良的,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况。第一次救人是在苦役场,冒着被加重刑罚的危险,砸烂脚镣去救被大石头压住的同伴;第二次是当了市长后,仍然不顾市长的身份,只身去救一个被马车压住的普通人。还有许许多多帮助人的事情,都是在不同的境况下去做出的看似普通的壮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