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杨燕南:美将以”第三次抵消战略”抵消中国军事发展

“抵消”战略是美军最新推出的军事战略,针对对象中点名提到了中国。正值美国遭受严峻的安全环境挑战,国防部长再度更迭、作为美军战略大脑的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走向不明。抵消战略及对中国的影响实在值得我们密切跟踪关注,本文是迄今为止对“抵消”战略最为深入的解读。

近日,美“第三次抵消战略”重要推手之一的美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在英国参加国际防备与安全论坛时表示,美国正在寻求通过“第三次抵消战略”,提升美军作战能力。

美军针对中俄研发颠覆性先进武器 有四大突破

本文大部分首发于《军事文摘》2015年第1期,全文如下:

沃克表示,五角大楼希望将2016年作为新“抵消战略”理论的试验年,为实现美国未来25年的主导地位奠定基础。今年3月,沃克宣布将在2017年投入120~150亿美元用于支持“第三次抵消战略”。

刚刚发出的“国防创新倡议”表明,美军将率先进入军事革命新阶段。事实上,利用军事技术创新优势,在军事竞争中抵消主要对手的战略优势,是二战后美军屡试不爽的做法——美第三次“抵消战略”呼之欲出

美国自1775年成立大陆军以来,就从未停止过对最佳效能与最低风险之间平衡点的追求与探索,努力使其军事力量始终保持着对当下和未来战略环境的适应性。近年来,在美军持续十多年的全球反恐军事行动耗资巨大、国内经济增长乏力、国防预算大幅削减的背景下,面对中国及俄罗斯日益增长的综合实力,如何在有效利用现有国防资源和提高美军整体作战效能之间寻找平衡点,是奥巴马军事当局与美国战略研究界,特别是以净评估方法为核心的安德鲁·马歇尔的弟子们一直在思索的国防战略政策性问题。

1:三次“抵消战略”发展一脉相承

2014年11月15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在里根国防论坛发表演讲时,明确提出以第三次“抵消战略”为内涵的“国防创新倡议”。这一计划旨在通过发展新的军事技术和作战概念“改变未来战局”,在与主要对手的新一轮军事竞争中,占据绝对优势地位。

一、平衡资源与威胁,提出新抵消战略构想

“抵消战略”是二战后美国军事战略界创造的独具特色的专有术语,是指用技术优势抵消对手的数量优势,或用突破性技术的新能力抵消对手现有的优势军事能力,是一种战胜或削弱另一方优势的战略。至今,美国曾先后提出过三次“抵消战略”。

技术为先——研发颠覆性先进技术武器

未来作战环境面临挑战

第一次是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面对苏联在中欧具有压倒性的常规军事优势,艾森豪威尔政府提出利用美国在核技术、轰炸机和远程导弹领域内的优势地位来抵消苏联的优势。

利用自己的技术创新优势,掌握世界军事革命的主动权,从而抵消主要对手的战略优势,是战后美军屡试不爽的做法。20世纪50年代的第一次“抵消战略”,美军利用自己的核技术优势,在核军事革命中抵消了华约集团的常规军力数量优势。这一战略一直持续到苏联掌握了可靠的第二次核打击能力、美苏实现核均势为止。接着,美军又于20世纪70年代发起了第二次“抵消战略”,利用自己在电子技术上的优势发动了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军事革命,通过发展基于信息的“技术赋能器”并提高现有武器平台效能,再次在与苏联的军事竞争中占据了优势。

美国防务研究界普遍认为,“反介入/区域拒止”等“颠覆性技术”的成熟和扩散,美国传统优势受到削弱,在未来作战行动方面将面临四大挑战:一是美军海外基地,包括港口、机场和地面设施等,越来越容易遭受攻击;二是水面大型战舰和航母越来越容易被发现、跟踪和打击;三是非隐形战机越来越容易被现代一体化防空系统击落;四是太空不再是免遭攻击的庇护所。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则认为,这四大挑战将会在三个方面增加美军的战略风险:一是未来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二是美军的威慑力下降,这直接导致盟军对美军能力的信心不足;三是美国削弱与潜在对手竞争能力的代价不断增加。

在这一时期,美国充分利用核武器技术优势,成功抵消了苏军庞大的常规地面部队的数量优势,改变了苏联希望在战场上实现的“以兵换兵”的游戏规则。

此次“国防创新倡议”提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核心是发展颠覆性先进技术武器,主要抵消对象是中国和俄罗斯,手段是综合集成创新,具体体现为四大突破:一是作战概念创新突破,突出信息主导,推出“作战云”概念、“水下作战”概念以及“全球监视和打击”概念等。二是技术创新突破,以计算机、人工智能、3D打印技术等为代表的科技创新推动定向能武器、电磁轨道炮、士兵效能改造、自动化无人武器系统、智能武器、高超音速武器等新概念武器发展。三是组织形态创新突破,以新技术、新作战概念与新作战样式牵引编制体制优化,建设一支更加精干、高效的联合部队,采取更多组合模式,以科技装备创新发展催生更多的新型作战力量。四是国防管理创新突破,在国防预算持续削减的背景下,更加注重战略规划与优化资源配置,支持军工企业改革创新,确保国防工业基础的可靠性和灵活性,利用最优秀的思想和尖端技术推进国防部的创新及运作方式。具体包括:改进国防部使用多年的“计划、项目、预算和执行系统”;制定包括机器人、自主系统、小型化、大数据和3D打印等在内的先进制造业领域的长期研发计划;推出“更优购买力计划3.0版”,优化采办流程;在武器装备研发、采办和运用的过程中,注重模块化和开放式系统架构,通过军民一体化方式推动对新武器和新技术的研制等。

新抵消战略的提出

图片 1

美军“国防创新倡议”表明,美军将率先进入军事革命新阶段,由此掌握军事竞争的主动权,继续占据优势地位。

2014年8月5日,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在美国国防大学演讲时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出了第三个“抵消战略”概念,旨在重新占领新的军事制高点,以战胜各个已存在的和潜在的对手。沃克在演讲中强调,为了在军事转型过程中继续保持军事技术优势,除新技术之外,还需要有创新性思维,更新作战概念与组织方式,构建长远战略。为此,沃克教导美国国防大学学员们必须现在就开始着手准备,作为未来的战略领导人,需要清楚美国应该如何在颠覆性技术不断发展的未来做好准备,需要制定什么策略,需要批准什么投资项目等必须解决的问题。沃克还鼓励国家安全界开展新的批判性思维和研究,研究如何能继续保持美国的技术主导地位,实现作战效能最大化。

2014年11月4日,F-35C“雷电II”隐身舰载战斗机在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母上频繁起降,该舰所属的FA-18C“大黄蜂”战机也起飞,配合F-35C的测试飞行。

战略升级——多手段生成复合式威慑能力

第三个“抵消战略”的说法,以及沃克的新研究与发展投资战略计划,在9月3日美国国防部部长哈格尔“国防创新日”上的主旨发言中得到了的全面肯定。哈格尔在演讲中表示,“沃克非常了解美军正在面对的战役和技术挑战”。与此同时,主管采办、技术与后勤的国防部副部长肯德尔起草了聚焦于技术创新的《更佳购买力3.0》,以促进国防部层面采办改进。

第二次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提出的。由时任国防部长哈罗德·布朗和副国务卿威廉·佩里提出了以先进的微电子和信息技术对抗占有数量优势以常规部队为核心的第二个“抵消战略”。

“国防创新倡议”表明,美国与其他大国的军事竞争战略有了新的发展,虽然本质上仍然是优势战略,手段上仍然是非对称抵消,但思维上有了新变化。一是新的威慑思路。即改变以往基于直接攻击威胁、通过传统的联合作战行动实现目标的常规威慑战略,更多强调“拒止式威慑”和“惩罚式威慑”。首先,明确对手和目标。美国并没有试图寻找一种普适型的“抵消战略”来应对美及其盟国所面临的每一个可能威胁,而是量身订制,将战胜潜在对手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武器作为其明确目标,将恢复和保持美国的常规力量投送能力作为威慑的基础。其次,从“劝阻”战略向“拒止式”加“惩罚式”威慑战略转变。为提升常规威慑力,美国改变传统“简单粗暴”式的威慑战略,转而选择发展使对手知难而退的能力,以及通过威胁对手进行非对称报复性打击,增加对手发动战争的预期代价。“拒止式威慑”强调具备生存能力和可靠作战能力的前沿存在以及全球反应能力,而“惩罚式威慑”则被称为“伤害”能力,要求有能力和意愿来发现并摧毁高价值目标,不管该目标身处何地,防御如何。二是新的联盟作战思路。与一直以来美国注重盟国参与有所不同,新抵消战略强调的是对盟国的保护。一方面,要求日本和澳大利亚等美国亚太军事盟友必须在维持稳定的军事平衡中扮演重要角色。另一方面,更加强调打造美军自己的全球监视和打击力量。美军强调在威慑框架失效的情况下,通过快速打击来阻止对手的进攻行动。第三,与核战略相配合。尽管美国官方宣布将减少对核武器的依赖,但哈格尔在“国防创新倡议”中宣布将全面改革核力量,包括实施耗资巨大的大规模核力量战备程度维持、建设与发展计划。改进核战略配合新抵消战略,形成了一个新型复合式威慑战略,或将成为未来美国国防战略的重心。

为配合国防部的计划,沃克曾担任过主任的新美国安全中心于10月21日对外宣布正式启动一项新的重大项目“超越抵消:美国如何保持其军事优势?”。该项目将研究美军如何通过保持其技术优势以弥补国防预算大幅消减的事实,为美国调整国防战略和评估投资重点出谋划策。10月27日,沃克曾工作过的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发布了详细阐述新抵消战略的内涵与具体措施的,题为《迈向新抵消战略:利用美国的长期优势恢复美国全球力量投送能力》的报告。

一方面,美国在以全球定位系统,情报、精确制导、侦察与监视平台和信息网络为主的信息领域投入巨资,使这些系统与装备成为己方常规部队的“力量倍增器”,并启动了新一轮的军事革命。

能力生成——大力构建全球监视与打击网络

至此,美国国防部倡导的第三个“抵消战略”,即新抵消战略,正式登台亮相。

另一方面,美国还通过一系列出口、贸易管制来维持其技术霸权地位。事实证明,以质量对数量的第二个“抵消战略”在阻止苏联吞并西欧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第二次抵消战略”被认为成功加速了苏联的战略衰退。

美军作战使用的基本方式是战略投送。但它认为,潜在对手正在部署自己的侦察和打击网络,挑战美国的力量投送方式。美军“国防创新倡议”的直接目的,是利用美国在无人作战、远程空中作战、隐形空中作战、水下战、复杂系统工程集成和作战领域的绝对领先地位,将地理上分散的多种平台(比如长航时无人机、远程隐形战机和水下系统)结合起来,构建一个全球监视和打击网络,破击对手的反进入/区域拒止网络,为美军的力量投送消除障碍,创造条件。这一网络具有四大优势:一是平衡性,由适应各种威胁环境的低端和高端平台组合构成;二是适应性,可在地理上分散部署,最低程度依赖抵近基地,最少限度触及敌方防空措施;三是响应性,可在数小时或者数分钟内实施监视和打击;四是可拓展性,可同时在全球多个地方扩大规模并影响事件。全球监视与打击网络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针对中度到高度威胁环境而配置的所有要素都能在威胁程度更低的环境中运作。

新抵消战略的内涵

“第三次抵消战略”始于2014年。随着中俄等国军事实力不断提升,美国认为自身的军事优势正在被逐步削弱。为夺取在新一轮大国军事竞争中的绝对优势地位,美国于2014年推出以“创新驱动”为核心,重点发展能够“改变未来战局”的颠覆性技术群优势的“第三次抵消战略”。

为最终形成新的、基于全球监视与打击网络的作战能力体系,美制定了近期和中期实施计划,涵盖太空作战、水下作战、空中作战、无人机作战、导弹攻击与防御等领域共计13项具体措施,并提出配套的国防预算分配调整方案,削减部分项目以集中投入全球监视和打击网络建设。具体内容包括缩编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有人战术航空部队,减少采购F-35机型,并最终被海军型无人空中作战系统取代;撤装至少1艘航母;减少采购大型水面战舰;缩编陆军旅级战斗队及其现代化项目;组合采购浮动前进补给基地和联合高速船;取消采购两栖作战车等。

“抵消战略”是美国战略研究界的一个独特术语,指利用技术优势抵消对手数量优势的战略手段,是一种战胜或削弱另一方优势的战略。新抵消战略的构想与具体战略措施主要是:

8月5日,时任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在美国国防大学发表演讲,提出美国需要制定“第三次抵消战略”以维持其技术优势;9月,时任国防部长的哈格尔宣布美国将制定新的“抵消战略”;10月20日,美国政府对外宣布正式启动《超越抵消:美国如何保持其军事优势?》项目;一周后,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公开发布了《迈向新抵消战略:利用美国的长期优势恢复美国全球力量投送能力》的研究报告,详细阐述了新“抵消战略”的基本内涵、整体构想与具体措施。

创新驱动是美国战略文化的特征,美国拥有最尖端的技术创新体系和强大的军民一体化国防工业基础,可为“国防创新计划”的实施提供保障。但是,“国防创新倡议”能否取得预期成果,还面临挑战。首先是国防预算约束压力。美国经济虽然复苏明显,但活力大不如前,与其想定对手相比,美国在经济上并不占突出优势。其次是美国不再占据“主场”优势。冷战时期,美军实际上是与北约一起在欧洲打一场防御性的“主场比赛”,但是今天,美军需要将力量远距离投送到数量有限、大部分没有良好防御的前沿基地,尽管美国及其盟友通过大量投资将基地分散开来并升级改造,但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后,美国面临的威胁更为复杂。当年美国的对手相对单一,所要解决的作战问题相对单纯。今天,美国力量投送能力所面临的挑战更具多面性。

一是确立拒止性与惩罚性威慑框架。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报告认为,美国常规威慑力的提升需要改变传统的“简单粗暴”式的威慑战略,美国应该加强使对手知难而退的能力,即“拒止性”威慑;以及通过威胁要对敌方的高价值目标开展非对称报复性打击,增加对手发动战争的预期代价,即“惩罚性”威慑。“拒止性”威慑将强调前沿存在和全球反应能力,前沿存在不需要也不应该由驻扎在对手附近的部队来提供,而应该由能够快速重新部署并长时间运作的海面平台和远程空军来提供。“惩罚性”威慑要求有能力和意愿来发现并摧毁高价值目标。

在美国军方和智库的共同努力下,“第三次抵消战略”正式列入议程。美国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的核心仍然是保持技术优势,即通过谋求利用技术创新来维持美国未来的军事优势。

(作者童真 单位:军事科学院)

二是确定在五个领域继续保持绝对领先地位。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报告认为,为开发利用美国长期以来积累的核心竞争力,在需要时向全球投送力量并维持持续的前沿存在,以抵消对手在“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中的投资和日益增加的导弹数量。美国长期以来在五大领域拥有“核心竞争力”,即无人作战、远程空中作战、隐形空中作战、水下战、复杂系统工程集成和作战五个领域,现在与将来还应在这五个领域继续保持绝对领先地位。

美军三次“抵消战略”思想一脉相承,都是在战争结束初期,国力相对下降,大国挑战加剧的背景下,谋求以技术创新来支撑并拉大军事优势的长期竞争战略。但与前两次相比,“第三次抵消战略”的特点在于: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三是构建全球监视和打击网络。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报告认为,美军和国防工业界过去在复杂武器系统和“系统之系统”架构的设计、制造、操作和维护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这种竞争力需要广泛深入的技术理解和多年的经验积累,这是对手在短期内难以复制的。美国可以利用这一优势,将地理上分散的多种平台结合起来,构建一个全球监视和打击网络。该网络拥有四大特点:第一,平衡性,由适应各种威胁环境的低端和高端平台组合构成;第二,适应性,可在地理上分散部署,最低程度依赖抵近基地,最少程度触及敌方防空措施,最大程度承受天基系统的瘫痪;第三,响应性,可在数小时或者数分钟内实施监视和打击;第四,可拓展性,可同时在全球多个地方扩大规模并影响事件。

一是战略对手不同。前两次都是明确针对苏联,旨在赢得美苏争霸;而“第三次抵消战略”名义上针对所有可能对美构成威胁挑战的大国,实际上主要瞄准中国。

四是细化全球监视和打击网络实施计划。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在报告中为全球监视和打击网络制定了较为详细的近期和中期的实施计划,涵盖太空作战、水下作战、空中作战、无人机作战、导弹攻击与防御等作战领域共计13项具体措施。为利用有效国防资源,该报告提出要调整国防预算分配方案,削减资助部分项目,其中包括:一是缩编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有人战术航空部队,按比例减少采购所有F-35机型,包括可能取消采购F-35C型,替换成先进型“超级大黄蜂”战机,并最终被海军型无人空中作战系统取代;二是撤装至少1艘航母;三是按比例减少采购大型水面战舰;四是缩编美国陆军旅级战斗部队及其现代化项目;五是组合采购浮动前进补给基地,以替代更加昂贵的两栖战舰(例如下一代船坞登陆舰LX-R和直升机登陆突击舰[LHA]);六是取消采购两栖作战车。

二是更加强调主动战略预置。虽然三次“抵消战略”都带有战略预置性,但前两次战略提出时,美苏军力对比美并不占优势甚至略处下风,不得不被动扭转局面。而“第三次抵消战略”却是在美国军力明显优于对手的背景下提出的,更凸显其着眼于未来长期竞争以确保绝对优势地位的前瞻性和危机感。

五是对华想定威慑与作战方案。战略与预算中心报告认为,在美军威慑框架失效的情况下,美军将通过快速打击来阻止对手的进攻行动,减少对手对区域盟友的伤害,同时避免出现既成事实。美军也可以施予适度且逐步增加的惩罚来强迫对手屈服。报告称,例设中国企图占领南沙群岛或钓鱼岛,或者对台湾发动两栖攻击,美军将会做出姿态,开始迅速封锁解放军部队和物资的运输。关键要素可能包括当地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比如海岸防御巡航导弹和盟国指挥的地对空导弹连;在海底预先部署威力巨大的智能水雷;核潜艇或无人水下航行器发射的鱼雷;由远程打击轰炸机和无人空中作战系统发射的反舰巡航导弹;以及开展进攻性和防御性反空作战的有人或无人的陆基和舰载隐形战机。这样做的目的是阻止解放军占据据点,否则美军将难以直接“扭转”局势且会付出昂贵代价。即使可能出现风险逐步升级的情况,美军还是会对中国的机场和机动导弹部队实施打击,以减少美国盟友/伙伴可能遭受的伤害,同时减少其对相对较远的美国基地的威胁,即使这些基地大部分都在解放军二炮部队的射程之外。与此同时,作为“惩罚”行动的一部分,美军可以击沉解放军各区域的水面和潜艇舰队。由于中国对保护海上关键交通线免遭诸如印度和日本等地区大国破坏非常敏感,高成本、难以替代的军舰逐渐损失,势必会影响中国方面对“成本—收益”的考量。在逐步扩大非对称“惩罚”攻击的有力威慑下,北京可“保全面子”的选择就是遵守美国停止敌对行动并恢复原状的要求。

三是运用的技术形态层次更高。如果说前两次“抵消战略”的实质是核技术优势和信息技术优势,那么“第三次抵消战略”的实质则是谋求凭借能够“改变未来战局”的颠覆性技术群优势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