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新版中国军力报告第5章推测大陆对台动武红线

作者还披露,2013年末,台湾国防部公开声明大陆制定了一份2020年攻台计划。公布了北京在十八大上制定的一份秘密文件。在这次会议上,新一届领导承诺要完成2020计划,建设并部署综合性作战能力以便届时能够对台湾使用武力。

  第五章 军队现代化与台湾海峡安全

图为美军美军AV-8B战机。
(泰国世界日报系资料照片)【泰国世界日报系综合报导】美国智库「2049计画」研究员易思安(Ian
Easton)的新书揭露,中国大陆已拟定在2020年攻台的秘密军事计画,要求中共解放军对台湾发动大规模的飞弹攻击,并进行海空封锁与两栖登陆作战。易思安3日发表新书「中国入侵威胁:台湾防御与美国亚洲战略」,揭露中国内部的军事文件与限阅研究。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以「2049计画」执行长身分为此书撰写前言指出,美国对中国与台湾的政策,很大程度仍停留在1970年代后期所发展的架构中,当时美国面临的外交政策挑战与现在非常不同。薛瑞福表示,政策必须随着时间发展,应对现今实际状况,亚洲改变了许多,尤其是台湾海峡。他相信美国需要创新的策略以推进美台国防安全,美国应该找到办法将台湾军事能力整合至美国的区域安全架构中。「华盛顿自由灯塔」资深军事记者葛茨(Bill
Gertz)3日报导易思安的新书指出,虽然华府与北京当前的紧张关係主要基于美国反对大陆在南海军事化,以及北韩核威胁,但近年来台湾冲突的危险也在提升。葛茨引述书中内容写道,台湾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愈来愈大,将成为美国国防部未来几年最大的担忧;有人指出,台湾冲突可能迅速升级为美中核战。该报导指出,中国大陆目前正对台湾採取心理、外交、讯息战等手段,一旦这些用尽,中方将会进行大型攻击计画。中方的军事计画要求迅速占领台湾首都台北,并摧毁政府;一步步入侵的过程包括三阶段:封锁及轰炸、两栖登陆、岛上作战行动。报导写道,台湾领导人也是爆炸攻击的对象,包括台北的总统府与其它政府部门。解放军文件指出,「你应该使用能力很强的高科技武器,以精準且具破坏性的方式渗透到他们的空域,以打击他们的领导人物。」不过,根据易思安的新书,几乎肯定中国大陆全面入侵台湾会失败,但其军队似乎是以準备并进行这样的攻击行动为动力。书中写道,中国领导人认知这条路上的障碍,将会持续大量投资以收集情报、进行心理战、联合训练与投资先进武器等。

首先,台湾发展反击能力似乎能够对解放军的规划产生极大影响。在战略和作战战场方面,联合封锁能力会产生极大影响。台湾应当扩大远程移动导弹、战机、火箭炮、无人机的库存并考虑在大陆附近部署生存能力最强的武器。

  解放军已经开发并部署了足以对台湾进行逼迫或在必要情况下采取武力手段的军事能力。解放军能力的提高对台湾安全带来了新挑战,过去由于投送能力欠缺,解放军无法跨越100海里宽的台湾海峡,这也为台湾的“海岛防御”带来了自然的地理优势,此外台军的技术优势和美国采取武力干涉的可能性都是台湾安全状况的主要构成因素。

作者认为努力理解对手的认知非常重要,因为认知对行动的影响要远远大于我们所认识的客观现实。根据人民解放军的专业文献所披露的内容,军官的主要使命是为全面对台战争的爆发做准备。作者认为继续借助高压策略、拒绝将针对台湾的进攻性导弹撤走、加大军力投入都表明大陆领导人的目标是吞并台湾,而不是保持现状。威胁而不是和解,依然是大陆两岸政策的主要特征。

  尽管自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之后,北京方面一直公开对台海局势发出积极信息,但目前并没有迹象表明大陆对台军事部署已经发生重大改变。

第三,台湾的电子战能力非常重要,用来保护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监侦平台,同时对敌人进行干扰。

  台湾海峡的安全局势取决于中国大陆、台湾和美国三者之间的动态互动关系。就这一点而言,在2009年,台湾的安全形势仍未发生多大变化。在中国大陆,北京对台战略仍然是通过劝说和胁迫相结合的方式,阻止或压制台独。双方在两岸贸易和经济联系以及民间交流领域取得了长足发展。北京决定不反对台湾参与特定不需要成员资格的国际组织,例如世界卫生大会,在有限程度上满足了台湾想要更大的国际空间的渴望。

美台军事安全关系继续如此高度依赖,单纯军售是不明智的。总统和高层顾问应当定期与台湾领导人进行交流。应当邀请台湾参加一些活动,如国际海洋事件及关于领海争端的谈判。美国军事指挥官应当定期访问台湾。在危机中,这些人能够向白宫提供军事判断是必要的,这些判断建立在对当地地形了解的基础上。在台湾任职的美国高层国防官员应当是个将军,而不是上校,就像50年代到70年代那样。

  北京似乎已经准备推迟使用武力手段,只要北京相信台海关系的发展趋势继续朝着统一的方向,而且武力冲突所付出的代价要大于可能获得的利益。北京认为,对于维持政治进步、阻止台独而言,可靠的武力威胁是必不可少的。数十年来,北京一直拒绝放弃武力统一台湾,尽管其同时还表示希望能够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实现和平统一。

四、启示

  在历史上,中国大陆已经多次警告将采用武力手段,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情况可能因为台湾宣布自己的政治地位、解放军能力的提高和北京对台湾与国际关系的看法等因素影响而爆发。这些情形或者“红线”包括:正式宣布台湾独立;模糊地走向台独;台湾内部发生动荡局面;台湾获得核武器;无限期推迟恢复关于统一问题的台海对话;国外势力对台湾内部事务进行干涉;国外军队驻扎到台湾。

美国发现要长期保持有利于中国的均势比较困难,除非重新评估政策、开始将台湾纳入战略。台湾无力确保其安全除非能够从美国得到更多的支持。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取决于华盛顿和台北是否能够加强双边政治、经济、军事关系。用一点外交创意当然可以取得进展,同时保持正式但是非官方的关系。实现官方的政府与政府关系应当是长期目标。美国不在外交上承认一个民主、得力的伙伴国,在战略上是有缺陷的、道德上是站不住脚的。当然,理想经常与现实是有距离的。迫切需要以渐进的方式改变政策,以避免来自中国的突发的破坏稳定的对抗行动。

  (二)北京的台海战略

对台湾提供强大支持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在将“一个中国”或台湾法理上独立的问题搁置一边时,华盛顿可能会声明其官方立场是:“台湾地位将通过和平手段决定。客观现实是台湾的民主政府是存在的,我们的政策是要尊重台湾,为台湾争取更多的国际空间。”在这样的框架下,美国政府可能会继续与台湾保持非官方关系,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逐渐改善华盛顿与台北之间的关系是避免与中国发生军事对抗的最可行的方式,同时推进美国的利益,确保台湾免受敌对势力占领。

  (三)北京的对台作战方案

[责任编辑:huangxx]

  此外,2005年3月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规定,“如果分裂势力导致台湾在事实上从中国分裂出去;如果发生重大事件导致台湾脱离一个中国;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已经渺茫”,那么北京可以采用非和平手段。这些“红线”的模糊含义,为北京保留了灵活性。

华盛顿应当通过可持续的方式与北京在所有国际领域进行有效竞争以阻止中国的扩张,但是在亚太地区尤其要保持总体平衡。这一地区对美国国家利益至关重要。保持有利的权力均势应当是美国对华政策的重点。将整个形势变成竞争对手之间的黑白选择是不明智的。要求所有人在两极化地区选边站会给美国的外交关系带来极大压力。相反,华盛顿的战略应当是利用政治、经济和军事手段帮助人们实现梦想,并在他们抵抗中国的压力时给予支持。

  (一)概述

美国的政策应当旨在支持中国的政治变革过程,让北京向更加多元的政治制度转变。如果中国要和平演变为一个负责任的民主国家,在世界上发挥积极的作用,共产党的权力必须要受到制度制衡的限制。中国的不妥协是因为美国的不作为。根源还是该政体的性质。在可预见的未来,在中国领导人不得不将华盛顿视为敌人的事实方面,华盛顿是没有妥协余地的。只有他们的欺骗和战争故事才能提供基础,将所有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拒绝赋予中国人民自治权,在缺少有吸引力的意识形态的情况下保持压迫制度。通过将美国视为削弱中国正当崛起的掠夺性的敌对势力,他们能够使百姓的苦难合理化并要求百姓做出不合理的牺牲。这反过来又会促进他们实现自身、家庭及政权的安全目标。美国领导人应当考虑他们是否在无意中帮助支持这一竞争性的制度并加强其发动侵略的能力。

  空战和导弹战。对台军防空系统的有限短程弹道导弹攻击和精确打击所针对的目标将包括,空军基地、雷达站、导弹、空间设施和通信设备,这些军事打击行动能够削弱台军的防御能力,使台湾的军事和政治领导层陷于瘫痪,并且可能粉碎台湾民众投入到军事反抗中的决心。

作者撰写本书旨在了解中国大陆的意图和计划及冲突的驱动因素。通过对海峡两岸双方的战略、作战计划、军事能力进行分析,就两岸的平衡及其意涵做出整体判断。为更好地理解中国大陆战略、台湾防务及海峡两岸之间的平衡,作者大量运用了台湾的军事研究成果和解放军的内部资料。

  解放军有能力对台展开计划更加缜密的军事行动。一些分析家认为,北京将首先采用一种常规的方式,特征是公开表明自己已经准备好采取武力手段,紧接着是有预谋地集结作战力量,加快战略欺骗实施的速度。其他一些分析家主张,届时更有可能发生的状况是,在其他国家可能做出反应之前,北京将放弃准备时间,采取突然的军事行动和/或政治行动,解决台湾问题。如果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法并不能实施,北京将寻求:遏制可能发生的美国军事干涉;如果遏制行动未能成功,那么就尽可能拖延美国的干涉行动并且在一场非对称、有限的快速战争中努力争取胜利;战争进行到暂停阶段,并且在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后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今天的中国可能无力全面封锁、拦截(如有必要)并封锁进入台湾的所有交通线路,但其这种能力将在未来五至十年间发生巨大变化。

其次,从作者对台湾的立场及对美国政府的建议可以得知未来要解决台湾问题面临的外部阻力依然不容小觑。我们需要加强对美国、台湾及日本等行为体战略意图、军事能力的研究,以准确把握美国、台湾的意图和打算,并提出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

  当前,解放军有能力完成各种两栖作战行动,但还无法对台湾岛实施全境登陆作战。除了日常训练之外,极少有明显的军事准备行动,因此解放军可能对台湾目前控制的小岛如东沙岛或太平岛发动登陆作战。这种登陆作战在切实收回领土的同时,还能展示解放军的军事能力和政治决心,并显示出一定的克制。然而,如果这种作战行动没有被阻止,就会带来重大的政治风险,因为这一军事行动可能刺激台湾民众并激发国际反对呼声。解放军如果对一个中等规模、有岸基防御的岛屿展开登陆作战,如马祖或金门,那么这完全在解放军的能力范围之内。

在作者看来,大陆和台湾之间的任何冲突几乎肯定都会牵涉到美国。美国在和平、繁荣、稳定的东亚拥有持久利益,崛起的中国将对美国的利益构成严峻挑战。出于法律和道德原因,美国将不得不与台湾一道,即使这意味着会面临与世界第二大国发生战争的风险。除了是一个原则和信用问题外,美国支持台湾还有地缘战略原因。美国的战略家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已经开始就西太平洋的主导地位与美国展开长期、激烈的竞争。台湾是这一竞争的地理和政治核心。东海和南海的紧张局势,尽管严重,但是与这一导火索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这一地区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值得密切关注。海峡两岸的政治分歧至今仍然是太平洋地区的一个重要摩擦点。尽管过去20年双边贸易和投资在快速增长,但两个政府和平解决分歧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美国政府一直反对台海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台湾海峡现状,并且呼吁采取一种两岸民众都能接受的方式和平解决台海问题。按照《与台湾关系法》(1979年),美国通过提供防御武器和支持台湾自卫,帮助台湾海峡地区保持和平、安全和稳定。为了推进这一目标,2010年1月,奥巴马政府宣布其有意对台出售总值64亿美元的一揽子军备交易,包括UH-60直升机、爱国者-3导弹防御系统、鱼叉训练导弹以及支持台湾“博胜”(PoSheng)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侦察、监视系统的多功能信息分布系统。此外,经过美国武装力量和全球力量部署调整,美国国防部在该地区保持一定的军事力量,防范北京利用武力手段解决台湾问题。

其它表明支持台湾政府的行动也是可能的,且是更加密切的军事和安全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舰船互访、双边演习、军工企业合作应当得到优先考虑。台湾训练有素的军队应当被允许与美国军队一道开展人道主义和灾难救援行动、反恐行动、网络行动。台湾在阿富汗重建、日本的核灾难、菲律宾的台风“海燕”及非洲的“埃博拉”疫情中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应当做更多的工作以确保台湾未来的行动与美国军队的行动能够得到密切协调。

  海上隔离或封锁。尽管传统的海上隔绝或封锁将对台湾带来更大的冲击,但至少在短期内这还会对解放军海军带来沉重负担。中国的一些军事文章中表述过潜在的可选择的解决方案———空中封锁、导弹攻击和水雷战,目的就是为了阻隔港口和通道。北京可能会宣布正在驶向台湾的船只必须在大陆港口停靠,这样就可以在这些船只抵达台湾港口之前就进行检查。北京可能也会试图通过宣布举行演习或导弹试射,关闭一些通往台湾岛的重要海域,早在1995年到1996年的导弹试射和实弹演习中,解放军就使用过这种方法。然而,这一行动也存在一定风险,因为任何限制往返台湾岛海上交通的行动都会招致相关的国际压力和军事对峙升级,北京可能会低估这种影响。

台湾的军事计划如何抵抗大陆的入侵?台湾军官觉得要执行防务计划需要必备哪些军事能力?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在美国的直接援助到达前他们能坚持多久?

  两栖登陆。中国一些公开出版的书籍或文章对两栖登陆作战的不同概念都进行过描述。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岛屿联合登陆战,这一概念想象了一场对后勤支援、空中支援、海军支援和电子战都同等依赖且非常复杂的军事行动。其目标将可能是突破或包围岸基防御,在台湾岛西海岸线的北部或南部建立一个滩头,向指定的登陆地点输送作战人员和物资,然后发动攻击以控制并占领关键目标,甚至整个台湾岛。

作者认为自苏联解体后,中国军力发展就一直受为未来在台湾海峡地区进行战争做准备的因素驱动。过去几十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利益已经在扩大,但是这一使命的优先性并未发生变化。入侵台湾是解放军的核心使命。解放台湾的作战计划已经深入到人民解放军的集体记忆中。这一思想已深入到所有高层军官的心中,对他们的制度产生了深远影响,规定了他们服役的目的和意义。对他们而言,政权利益而不是中国人民的利益才是至关重要的,最高目标是要占领台湾,结束其事实上的独立国家地位。

  动用有限的军事力量或高压手段。在一场有限度的对台战争中,北京可能会利用各种破坏性、惩罚性或者致命性的军事行动,很可能会结合一些公开和秘密的经济及政治活动。这样一场战争可能包括:计算机网络攻击和针对台湾政治、军事和经济基础设施有限但活跃的攻击,诱发台湾方面的恐惧心理并且削弱台湾民众对台湾领导层的信心。同样地,解放军特种部队渗透到台湾,可能会对基础设施或台湾领导人实施攻击。

本书作者易思安是在2005年夏末到台北学习汉语后不久开始思考台湾面临的威胁问题,因为当时看到台湾每年一度的防空演习。作者认为防空演习是90年代台湾海峡导弹危机的遗产。他开始思考大陆对台湾的战争和入侵威胁是否存在。他想知道如果战争真的发生,会是什么样的战争,开始担心万一哪天汽笛是真的为战争而鸣?大陆是否对台湾构成事实上的威胁?作者在台湾呆了四年半。在此期间对大陆进攻台湾的担心时起时落。除了防空演习外,还有其它一些事件也提醒作者思考台湾面临的威胁。2007年10月10日在台湾国庆日,台湾政府举行了阅兵。阅兵后不久就在2008年台湾总统选举前夕,弥漫着战争的恐惧。当时在台北的外籍人士聚居区,流传着一些谣言。称三支美国航母战斗群已秘密部署到太平洋以支持台湾的自由选举。作者本以为这一流言是假的。几年后,他才从朋友处得知这些传言或多或少是真的。作者在台湾期间参观了一些类似于要塞的地方,之后开始将台湾视为一个处于包围圈的岛。2009年作者开始在台湾一家软件公司做翻译,让他惊讶的是,公司总部在与上海或西安分部召开电话会议时根本不会提到任何有关政治紧张的事。但是作者所在的部门经理明确表示如果北京进攻台湾,就会停发大陆员工的工资。通常认为台湾会在经济战中占相对优势。一退休的台湾国家安全部门官员表示军队的网络作战部门制定了应急计划,能够在发生战争时使所有的通信瘫痪。大陆成千上万的城市工人会瞬间下岗,很多都是在台湾企业工作的中产阶级。作者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觉得这名官员一定是疯了,因为这听上去更像是经济自杀而不是军事战略。由此作者认为台湾的安全不只是防空演习、军队阅兵、碉堡,除此之外还有着很重要的经济因素和人为因素,这是他在美国读研究生时无法从教科书上获得的认知。此外,作者认为地缘战略利益也很重要。

  台湾为了建立自己的战争储备,已经采取一些重要的措施,同时还提高了自身的联合作战能力和危机反应。从大体上来说,面对大陆持续的扩军,这些措施已经加强了台湾的自然防御优势。台湾还把注意力放在“建设一支全志愿军队”,同时降低自己的军事力量规模——从27.5万人削减到21.5万人,并且保持目前的防务预算水平(GDP的3%)。在这一截至2014年12月的规划中,一支规模更小的武装力量所消耗的成本必然会下降,而这些军人的工资和福利将相应提高。

公开的资料显示台湾的作战计划可能有三个行动阶段,每一阶段都旨在反击解放军联合夺岛行动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动员和力量保存(Mobilization
and Force
Preservation),旨在为解放军的突袭做准备。会调动预备役部队加强岛内的防御,贵重的资产会掩埋。第二阶段联合封锁设想发动联合任务部队参战并且在大陆的两栖舰队发起进攻前对其进行捣毁。最后一个阶段本土防御要求残存的台湾部队继续沿海岸作战驱逐入侵、保护本土。

  大规模两栖登陆是一个极其复杂且难度非常大的军事行动。其胜利取决于空中和海上优势、在岸上迅速集结和保持给养输送,以及连续不断的支援。武力收复台湾的努力,会给几十年来从未接受过实际战争检验的解放军带来压力,并且将引起国际干涉。这些压力,加上解放军作战力量的消耗、城市作战和打击叛乱行动的复杂性(假设解放军成功登陆并突破台军防御),使得“对台湾岛实施两栖登陆作战”在政治和军事上都冒着巨大风险。台湾对加强基础设施和强化防御能力的投入,也可能会削弱北京实现其目标的能力。(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