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疯狂地工学家”布署:从大战、战术和战略角度认知以后沙场

“多维空间中的传感器无处不在,谨慎又准确地定位和跟踪战场上的一切移动物体;由传感器/武器系统集成的任务指令系统能够实现战场的自主实时态势感知、决策制定与执行;同时,致命性小型武器系统的发展又将使任何维度中精确、及时、有效的攻击和目标摧毁成为现实。”
[1]

●陆军依托信息网络系统,实现情报信息的实时获取、高效融合、快速处理和同步共享;采取地空结合方式,边机动、边夺控战略战役要点,进而快速达成全域机动作战目的;通过准确判断并精确打击敌作战体系中的要害目标和关键节点,使敌丧失体系作战功能;充分发挥信息作战和联合火力打击效能,以点控面,扼要稳域,以达成对整个战局和作战地域的有效控制。

  郑金华 许金根

对于先进技术引发和改变的未来战争概念,美国陆军能力集成中心将其称之为“极度活跃的战场”;美国陆军大学致力于研究未来战争的网站取名“新拓展的战场”;陆军训练和条令司令部新出版的第TP
525-3-6号手册《美国陆军移动与机动职能概念》 [2]
引用“极度活跃的环境”说明先进技术能够更快、更紧凑地完成致命任务;约翰·艾伦将军
和AmirHusain用“高度紧张的战争”一词描述自主决策带来的无与伦比的战争推进速度、人工智能与机器识别实现的同步行动现象。
[3]基于此,TRADOC领导的“疯狂科学家”计划开始着手从根本上对战争的未来特性进行再评估,研究战略安全环境、密集的城市行动、未来网络行动和机器人学、人工智能及自主系统,进而帮助TRADOC重塑直至2050年的未来作战环境及作战行动计划和2025年的演习计划。

新型陆军部队,要能够做到机动作战、立体攻防,就必须确立一个与新型陆军新质能力相匹配的行动指导。

  侦察预警能力
能够提前展开战役侦察,及时获取各种侦察预警信息,并近实时地传递战场情报信息,不仅是遂行联合作战任务的基本条件,也是作战效能的“倍增器”。提高战场侦察监视和战略战役情报信息的获取能力,就为联合作战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正确决策奠定了基础,为战区首长在正确的方向、时间、地点正确用兵提供了依据。

一、未来战场的基本形态特征

基于体系,精确感知。未来新型陆军全域机动作战,机动距离远、范围大,作战中的不确定性因素多,要有效完成相关作战任务,必须依赖于实时、多维、高效的精确感知系统。一方面,由于未来新型陆军全域机动作战是在联合作战大背景下组织实施的,可借助联合侦察情报力量体系的支援和配合,按照多维、实时、全面、准确的要求,基于联合作战体系构建一体化的侦察情报系统,实现从信息获取到信息传递、信息处理、信息利用等一系列行动的无缝链接,并与其他作战行动互为条件,构成一个基于体系的精确感知系统;另一方面,在新型陆军编制中,增加了通用侦察力量和各兵种专业侦察力量,编配了多种先进的侦察和通信技术于一体的侦察情报装备,能够按联合搜集、综合处理、情报共享的模式,将军兵种内各种侦察力量整合于纵横一体的情报网系,具备了构建侦察情报体系、实时共享情报信息的特殊能力。

  指挥控制能力
指挥控制能力是联合作战能力的核心能力。它主要包括指挥素质和信息化指挥系统。应加强天基信息系统建设、数据链装备建设、统一技术体制和标准规范,构建联合指挥控制系统和全军共用信息基础设施,提高军兵种指挥信息系统的连通性。

尽管不同的研究者采用了不同的概念标签,但是最终都达成了这样一条近似的评估结果:传感器、精确打击以及自主决策方面的发展进步将从根本上改变未来战场的特征。具体来说,包括以下五个方面:

立体投送,机动夺控。立体投送、机动夺控已成为新型陆军全域机动作战的基本行动指导。一方面,陆军部队调整改革后,组建了轻型高机动合成部队,作战平台轻型化、模块化、信息化程度高,战场机动性能好、适应性强,加之各基本战役军团均编配了陆航旅或空中突击旅,陆军空中突击和输送能力大大增强,这些都为未来新型陆军立体投送、机动夺控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随着战争形态的演变,在一体化联合作战中,陆军传统的攻城略地、阵地攻防行动会越来越少,而通过立体投送、机动夺控要地要点的行动将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充分利用联合力量打击效果,通过快速机动、夺占敌重要地区和关键目标来瘫痪敌作战体系,剥夺敌抵抗能力和意志,进而巩固、控制战场和战局,已成为未来新型陆军作战的基本行动。

  信息作战能力
这是削弱敌方信息优势,降低其武器装备体系效能,保障己方联合作战行动顺利实施的重要作战能力。大力发展以攻为主的信息对抗装备,进一步增强全频覆盖、软硬结合的电子战能力和网络战能力,以保障未来联合作战中,在主要方向、关键时节能有效地削弱敌信息优势。

一是时间压缩:作战武器投放速度加快,组合效应优势显着;

破击体系,精确攻击。未来信息化局部战争将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作战的着眼点将由传统的歼灭敌有生力量转向破击敌作战体系结构上来。一方面,在信息网络的联通和聚合下,情报侦察、指挥控制、火力打击、战场机动、攻防作战、综合保障等作战要素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改变了传统战斗力的性质。未来新型陆军全域机动作战,也将以体系之力与敌进行对抗,形成作战体系的兵力兵器,其作战能力比单兵单件兵器提高若干个数量级,作战制胜的运行机理是首先破敌体系,使敌丧失体系功能进而弱化其作战行动;另一方面,随着信息技术飞速发展和体制编制调整改革,精确制导武器系统已经大批量、大范围列装部队。未来新型陆军全域机动作战,除利用联合作战侦察监视、联合火力打击体系外,自身也编配了先进的侦察打击兵器,基本实现了战场目标侦察监视系统与火力打击系统的有机结合,完全具备精确攻击所需的侦察探测能力、火力打击能力和效果评估能力。打击方式也将由原来万炮齐鸣的“地毯式”轰炸向高效可控的精确毁伤转变。

  空间作战能力
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围绕制天权而展开的空间对抗将越演越烈。加强空间对抗敌情的研究,找准敌要害和弱点,坚持以攻为主、攻防兼备,进一步具备联合作战中所需的空间探测、跟踪、识别能力和实际对抗能力,才能拥有新的核心威慑手段。

二是空间拓展:依托远程精确打击和信息互联性,作战空间可延伸至全球范围;

守点制面,多维控制。未来新型陆军全域机动作战将在联合作战的大背景下进行,夺取胜利的关键不再是围绕阵地的反复争夺来达成,而是在夺取“三权”和联合火力打击的基础上,通过快速反应、快速部署、快速突进,夺取和占领要地、要点,以控制战场和战局,进而达成作战目的。一方面,作战方式将一改传统的平面作战和一线平推式作战,为在战场前沿至后方的全纵深空间内同时展开,作战目的也将由过去的歼敌夺地逐渐向控域稳局方向发展。新型陆军独立遂行全域机动作战任务,作战力量有限,作战地域广阔,没有友邻支援,没有翼侧屏护,不可能将兵力分散于作战地域的角角落落,必须通过守要点、守关节来实现对整个作战地域的有效控制;另一方面,作战空间将分布在陆、海、空、天、电、网、认知多个维度,有形战场与无形战场并存,军事领域与非军事领域相互交织,战场空间日益融为一体,仅靠陆军自身力量无法实现对整个战局的有效控制。只有在联合力量支援下,达成战略战役战术行动一体、军兵种作战联合、多维空间同步对抗,才能实现从多个维度控制战场目标,最终达成有效的实际控制。

  立体投送能力
这包括在陆地、海洋和空中输送和投送兵力的能力。在联合作战中,立体快速投送能力,已经成为决定作战胜负的重要因素之一。应强化在指定的时间内将所有参战的陆、海、空军和其他力量精确投送到战区的能力;强化维护海洋权益、保护海上战略通道安全时,应具备海上快速投送能力;强化边境发生战事时,在指定的时间内将参战力量快速投送到边境冲突地区的能力。

三是更具杀伤性:无处不在的传感器与可扩散的高动能精确武器及区域炮弹的集成增强了打击精度、速度和致命性;

  精确打击能力
这是指陆、海、空基各种近中远程精确制导武器,对敌方各类战略战役战术目标实施精确毁伤的能力,是联合作战体系功能发挥的重要体现和保证。应进一步提高近中远程制导武器的打击精度和突防能力,加强航空兵防区外精确打击能力,提高海军舰艇远程对陆攻击能力,提高中远程目标侦察定位,目标指示及协同制导、毁伤效果评估能力等。

四是常规互联:陆、海、空、天及网络等多域信息互联;

  全维防护能力
这是指在陆、海、空、天、电等多维空间,实施联合抗击软杀伤和硬摧毁的能力。主要包括信息防护能力、隐真示假能力和抗硬打击能力。随着远程精确打击和信息攻击手段的快速发展,防护的难度越来越大,对全维防护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应充分挖掘现有防护资源,对防护力量进行整合,加快开发和研制配套的新型防护装备和系统,以构建手段齐全、性能先进、反应灵敏、高效集成的联合全维防护体系。

五是多维度交互:未来战场将不仅限于物理维度的多领域,还将包括认知维度的信息行动,甚至包括道德维度中的信仰和价值观。

  联合保障能力
联合作战保障空间范围广、对象多、环境复杂,面临的困难威胁严重,任务非常艰苦。应加强保障设施建设,形成通用与专用相结合、固定与机动相配套、具有较高一体化水平的新型综合保障体系,提高综合化保障能力、机动保障能力和伴随机动保障能力。

正如美国在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时担心的一样,传统军事优势将不再能够适应未来战场的变化,无论是势均力敌的对手还是存在力量差距的对手都将有同等机会建立新优势,而这样的威胁是迫在眉睫的。因此,TRADOC的“疯狂科学家”计划试图通过不同的演绎和归纳方法,利用互补的观点,从战术、战役和战略角度丰富关于未来行动环境的预测内容。

二、未来战场的战术特征——侦察/打击集成体

前苏联军事理论家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率先设想了“侦察/打击集成体”的概念,但是最终却是由美军依托传感器、精确打击武器以及指挥与控制系统予以实现。然而,随着使能技术对先进作战能力的扩散,大部分竞争对手拥有获得先进技术支持的可能,美国开始逐渐丧失了在作战侦察/打击方面的垄断优势,这对未来战场上的战术行动乃至决策指挥带来新的挑战。

侦察者还是隐蔽者,攻击者还是防御者

侦察/打击集成体的集成性在于减少了中间环节的介入。过去的侦察和打击行动依赖于一系列高度协同配合的过程、系统以及专门为特定传感器/射手组配设计和优化的通信架构,而未来战场上侦察/打击集成体的技术颠覆性在于追求中间环节的最简化,并能够在不考虑装备归属、梯次编队和作战区域等外部因素的条件下实现任一传感器/射手的最佳组配,使侦察/打击能力成为未来战术制胜的核心,从而协助战役行动的成功。

目前,多种形式的天基监测系统、网络化先进雷达、多功能无人机以及大量成本远低于过去压制型产品的传感器扩散速度很快,包括智能手机系统在内的技术已经渗入民用领域,商业影像服务、机器人、日益成熟的物联网和近乎无限的处理能力将会形成一个充斥着“侦察者”的作战空间,全球透明度达到空前水平。通过大幅度降低热量、电磁和光信号实现隐蔽是可行的,伪装、欺骗等传统隐蔽技术必须向网络空间和电磁波谱等“跨域隐蔽”方向发展,精明的隐蔽者因此可能利用实时辐射监控确保在信号战中尽可能避免暴露自身弱点。

侦察者与隐蔽者之战将会带来精确打击能力的同步成熟与扩散。面对动能武器、高超声速武器、超高速动能弹和网络等多类型精确打击形式,侦察攻击者有能力将打击范围从战术级别扩展至全球区域,将打击效应从单一域延伸至多域。当对手成功实现隐蔽时,攻击者可以依靠热压弹、集束弹药、小型雷区甚至战术核武器实施区域压制或点精度打击,通过拦截导弹、磁轨炮、激光武器及定向能武器系统进行干扰使对方的指挥与控制网络失效。而对于防御一方来说,在势均力敌的条件下应以优势部署为重点,选择最优的隐蔽位置、控制范围和目标对靶,使相对效能最大化;在力量差距的条件下要想有效地阻止进攻,通常不会行动或放射任何形式的频谱,而是通过电磁静默转入地下,对上方的传感器隐蔽,或利用地形杂波、以超越侦察/打击周期的速度不断迁移布防,保护战场上的重要点位及装备安全。

前所未有的速度:难以捉摸的行动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