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黄昏忆乘凉(阿修箩)

今天晚饭过后,连哄带骗,好不容易博得女儿的欢心,把电脑争取过来,想写点啥还没有把握好构思
,故在空调的凉爽之下,不由得怀念起在童年时候乘凉的乐趣。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1. 那天一阵暴雨过后,天突然放晴,显得更暴热。我正带儿子钱塘江边玩,看众人游泳打闹。
    儿子也跃跃欲试。我不允:“很危险的。想游泳,爸爸改日带你去游泳馆。”
    “哎呀,老爸,我小鸡鸡都热得出汗了啊!”
    我呸!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作者.阿修箩/编辑.琴心

幸福姜汤
作者:华子/编辑:小荷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当时的人都没啥文化,根本不懂科学,讲的都是些鬼怪,妖精吃人之类。我们小孩尤其相信听,抬着头,张着嘴,不怕蚊子一口一个咬,半夜也不会瞌睡。

  1. “儿子,你芝妈妈今天来吃饭,我们做些什么菜呢?”
    “恩,虾米肉丝豆腐羹,渣粉肉,烤鸭,清炒马菜,蒸鸡蛋加肉丁小葱,还有—–,还有凉拌茄子!”
    “嚯,都是你喜欢吃的。也不照顾照顾我们?”
    “傻瓜!妈妈也喜欢吃啊!”
    “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妈妈那几次来,你不是都做过了吗?!妈妈说了,爸爸做的菜真好吃!”
    她来了非要动手,我不让。不管啥关系,来者总是客。
    “啊,真爽!他妈的,浑身精神。”一口冰啤酒落喉,儿子突然来这一句。
    “小王八蛋,爽就爽,干吗说粗话?!”我拍儿子PP骂。
    “小孩子不能喝酒的,喝口就行了。”她说。
    “谁说的呀!天热不喝酒,就像没有肉。”儿子又那么一句怪话,差点把我喝进嘴的啤酒笑得喷了出来。
    “妈妈,你看,爸爸的肚子都快生宝宝了。”儿子拍拍我的肚皮据理力争。
    没他办法,我不睬他,只顾往她碗里夹菜。
    “嘿嘿,爸爸妈妈,我可没看见哦,你们继续。我在看电视。”儿子小眼一闭,把头扭向电视。
    “去,看见又怎么样?!就你狗日的调皮。”我点了儿子额头一下。
    儿子咯咯直笑:“妈妈,你吃过饭休息一会,帮我们洗衣服好不好?”
    “吃你的饭吧!妈妈工作很辛苦,还是爸爸洗。你和妈妈好好睡觉。这么小倒学会瞎操心了。”我说。
    “切!我们刚才去菜市场时,爸爸你还说,妈妈来帮我们洗衣服了。”儿子毫不留情面地反驳。
    我羞!

这几天骄阳似火,气象台高温警报,苏州的气温高达39度,实在让人不敢出门,
晚上跳舞也没人去了,大家躲在家里享受空调带来的清凉。当然,我也不例外。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align=center
border=0>

  1. 儿子与我来公司办公室玩,巧遇集团办公室主任。
    主任逗趣:“哈罗,小帅哥,你妈妈呢?”
    儿子迷糊:“阿姨,你问我哪个妈妈呀?我有三个妈妈呢!”
    主任大笑:“你爸爸真有本事!可你三个妈妈就生你一个?”
    儿子看看我:“我怎知道呀,那你要问我爸爸啊!”
    我晕!

早时的农村没有风扇,没有电,村口的两座水泥桥就是我们全村人的纳凉基地。两碗稀粥打发完饥饿的肚子,邀上隔壁的阿姐阿妹去桥上乘凉。桥栏上坐得满满的,连桥堍也是无一空缺。说笑着唠家常,论收成,话新闻,讲故事。

今天是一个“不幸”的日子,感冒了。好难受啊!今天是一个“不幸”的日子,感冒了。好难受啊!
真的不想再去吃药了,因为我的胃吃上就胃痛。谁知道刚躺下就听见老公和儿子再说话:这回也让妈妈尝尝姜汤的味道,我去做姜汤。“爸爸,这些姜够不”,“一半就够了,切丝就行”。哦,放多少水啊。于是听见放水的声音—–不一会就听见儿子喊:“妈妈起来喝姜汤了啊!你说过的啊,要乘热喝的啊!不能停的,把姜也都吃了,要和出汗啊——-!好家伙,儿子端了一大盆的姜汤看样子还放了红糖啊!“妈妈,你可要消灭它啊!”我刚要说话,他又加上一句,“这些可是你说的啊!才两天啊!你不会忘记吧!”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真的没办法。一个字喝,硬着头皮—哎!怎么没甜味啊,再看看哪姜丝和筷子差不多!这么多,我怎么喝的完啊,儿子看着我说不甜吗?要不在加一包糖。“没事对付喝吧!”“那怎么行啊!”儿子笨手笨脚的忙来忙去,监督这我。说实话,好辣啊!“抓紧喝啊,不要等到凉了阿,”“儿子,烫啊,”“不行就得现在喝的,你忘了你是怎么说的吗?”那眼神像是我的敌人似的,我咧着嘴一点点的喝着,他又来了。“怎么可以这样啊,要大口啊,大口喝才能出汗的。”我真的哭笑不得,这都是我前几天对他说的啊!哦!老天啊怎么这么的不公啊—我大叫着—我老公在旁边呵呵的笑,儿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喝吧,妈妈。不会不会比中药还难喝吧!”看着这一大盆的姜汤,我大叫:“谁添的水啊!”儿子马上回答:“不是我是爸爸—”啊!我的天啊!好啊,你们爷俩太欺负人了吧—-随之而来的是他们的笑声—–我喝了足足两大碗,还没喝完。儿子又发话了,“妈妈赶紧躺下。”给我盖了两条被子。说不许乱动啊!我说:“把电视打开,我看电视行吗?”“不行,赶紧闭上眼睛睡觉,这就是你的任务啊。”完,他说的每一句都是我说的啊!好惨啊!没辙,我只能任由他的摆布—-不过我心里美滋滋的。我也真的美美的睡了一觉,出了好多的汗。今天一早醒来,真的好轻松啊!感冒和我说拜拜了。
真的很好喝那姜汤,幸福的姜汤啊!我会用一生来品尝它的滋味!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文学风欢迎你

文章:鬼哥 编辑:云想衣裳

不久吊扇问世了,到现在空调普遍进入每家每户。空调固然让人舒服,随时都能乘凉,唯一让人不畅的就是安装在混凝土的建筑物里。隔绝了邻里间的友情。距离了对门的乡情,阿姨和叔叔。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align=center
border=0>

  1. 一日,儿子要去西湖玩,我也正好在假期,就带他去了。一到那里,儿子就被西湖美景陶醉了,张开双臂大叫:“哦,西湖,I
    LOVE YOU !”
    一小伙闻之,笑问:“小朋友,第一次来玩吧?”
    “第二次!”
    “呃?”我糊涂了,这小子咋学会虚伪和骗人了?!
    “哦,那第一次有没有拍照呀,你看,这么好的风景,这么帅的小伙,不留下纪念,好遗憾的哩!”那小伙在与儿子逗趣。
    “晕,我那是在梦里来玩的,怎么拍呀,这都不懂?!”
    我们愕然。小伙子竖起大拇指。
    我笑!

后来我们相继成人,开始懂事了,就羡慕小镇居民的生活,眼馋他们八小时上班,日子悠闲,不像农村人又是蚊子又是泥的,并且羡慕他们的乘凉时的惬意。一张竹榻门前摆好,身边放张小圆桌,桌上切好刚从井水里捞出的凉西瓜,干干净净的台式风扇,青脆可口的萝卜干,几碗绿豆粥,对门的阿姨,叔叔,躺在竹榻上高谈阔论。居民这样的乘凉方式是农村人向往已久的。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