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最后一战让叛军首领成为阶下囚,这在多大程度上能提前结束内战?

更重要的是,作为代理人战争的叙内战,众多地区和国际力量深度卷入,各方在叙经营数年,伊德利卜决战一旦开打,将成为各方终极博弈的最后“演武场”。同时,此役结果还将对叙战后安排产生深远影响。各方关注点不仅限于战事本身,更看重的是战事对中东局势总体走向的影响,试图以此役为契机遏制对手。因此,各方均全力投入这场终极博弈,试图将局势引向对己有利的方向。

虽然美国自知在叙利亚问题上大势已去,但仍不甘心完全失去落脚点和发言权。美国希望通过伊德利卜战役打击沙姆解放组织等恐怖势力,但不希望叙战事迅速结束,让叙政府、俄罗斯和伊朗一方赢得决定性胜利。战事拖下去,美国便不会完全失去干涉叙内政的理由,与俄罗斯的讨价还价还可继续,联手以色列在叙排挤伊朗势力仍有空间。

生擒了据守在伊德利卜郊区AI-Jasat村的3名叛军将领,据说这三人都来自“沙姆解放阵线”武装组织,他们掌握着大量的情报资料,对政府军来说极其重要。

伊德利卜局势为何复杂

虽然俄土同意设缓冲区暂时缓解了伊德利卜局势,但彻底和平解决并不容易,因为相关各方很难放弃自己的战略目标。

叙利亚最后的伊德利卜之战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17日叙利亚政府军有了意外的收获:

原题:伊德利卜仍是叙内战“风暴眼”

俄罗斯希望尽快结束叙利亚战事,以从中抽身,同时又想降低战争烈度和成本。俄罗斯的考量还包括将叙利亚政治解决进程与俄美、俄欧关系捆绑,增加与美欧就乌克兰等问题谈判并摆脱制裁的筹码。虽然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赢得了战略主动,但如何全身而退仍是不小的挑战。因此,俄罗斯主张区分伊德利卜各类反对派武装的不同性质,主张歼灭沙姆解放组织为代表的极端组织,招安国民解放阵线等温和反对派武装,这与叙政府立场不尽一致。

这两次抽调伊德利卜的部队,老金认为,不仅仅削弱了伊德利卜的防守力量,更加不利的是扰乱了军心,谁想留在伊德利卜做炮灰?还不如一走了之,至少能保一条命啊。

老金预计:随着三名沙姆解放阵线首领的被生擒,从他们口中套取的情报,加上伊德利卜涣散的军心,会加速叙利亚政府军后续收复伊德利卜的行动,不过老金也要给大家指出,伊德利卜最有战斗力的是脱胎于基地组织的努斯拉阵线,预计叙利亚政府军下一步军事行动将针对努斯拉阵线展开,能否彻底收复伊德利卜,就看啥时候彻底打垮努斯拉阵线。

下一步巴沙尔怎么和普京协调两军行动?特朗普是否插上一脚?我们拭目以待。

你怎么看目前的伊德利卜局势?期待你的留言讨论:

叙利亚政府及其盟友俄罗斯、伊朗,以及土耳其、美国等五方是博弈的主角。清剿伊德利卜反对派武装并取得战争总胜利,是叙利亚政府、俄罗斯和伊朗的共同目标,但它们在细节上并非没有分歧。叙政府的目标一以贯之,即清剿各类反对派武装,收复全部领土,拒绝在当前和战后与任何反对派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就目前看,叙政府距这一目标越来越近,但仍需面对打赢战争和避免人道灾难的两难局面。

更重要的是,作为代理人战争的叙内战,众多地区和国际力量深度卷入,各方在叙经营数年,伊德利卜决战一旦开打,将成为各方终极博弈的最后“演武场”。同时,此役结果还将对叙战后安排产生深远影响。各方关注点不仅限于战事本身,更看重的是战事对中东局势总体走向的影响,试图以此役为契机遏制对手。因此,各方均全力投入这场终极博弈,试图将局势引向对己有利的方向。

感谢阅读老金看世界,期待你的点赞,留言,转发,收藏,关注。

叙利亚政府军在15日宣布恢复针对伊德利卜的攻势,理由是反对派以及极端圣战分子多次违反停火协议,进行军事挑衅。17日据叙利亚Sham
FM电台称,当天在伊德利卜南部的Al-Jasat的战斗中,叙军俘虏了3名反政府武装“沙姆解放组织”(HTS)的头目。还声称掌握了他们大量的情报资料,对政府军来说十分重要。

关于这三个头目的价值问题,这里需要进行一下探讨。个人认为这对伊德利卜的局势没有太大的影响。HTS这个组织本身是由努斯拉阵线、深水旅、巴贾德法塔赫组织等多个反对派组织以及基地组织叙利亚分支联合而成。组织的机构相对分散,而且还经常有内斗。组织机构有多个头目,目前名义上的军事头目为阿布·穆哈默德·朱拉尼,而政治领导人为阿布·贾博·谢赫。所以对这样一个松散的组织而言,几个军事头目被抓并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Z朱拉尼和谢赫)

其实从实际的战局也可以看出来,毕竟是7天之前的消息了,目前伊德利卜的局势没有太大的变化,虽然针对伊德利卜东南以及阿勒颇以西地区的空袭仍然在持续,但是叙军的并未展开大规模的攻势。不仅如此甚至出现了消息相互矛盾的情况。据俄驻叙利亚冲突各方协调中心24日通报的情况来看,自本月9日以来,在伊德利卜双方共有120人在冲突中丧生,然而俄方遭到反对派,甚至当地亲阿萨德政府人事的反驳,因为在过去的几天确实没有大规模战事。

叙利亚内战的结束不可能是以军事手段结束的,武力不能解决叙利亚内战所面临的根本问题,比如经济崩溃,收入分配不均、宗教矛盾、民族问题等。武力只能讲矛盾压制,然而其本身是在积累更大的社会矛盾。这其实就跟美国人在中东打反恐战争是一个道理,产生恐怖主义根源在于强势的西方基督教文明对伊斯兰世界的渗透和打压,迫使极端的伊斯兰势力采取的“非对称”反制手段。结果就是“反恐越反越恐”,让美国深陷中东。

(针对阿萨德的宣传)

叙利亚虽然是共和国,但是实际是在阿拉维派的阿萨德家族的统治下的国家。阿拉维派在叙利亚只占人口的15%是绝对的少数派。为维护家族统治地位,所以强行在逊尼派为主的叙利亚推行世俗化,以模糊教派之间区别。结果就是阿拉维派控制社会财富成为社会上层,越来越富,而逊尼派则普遍十分穷困。内战爆发后有大概近700万叙利亚难民逃亡国外,这占到叙利亚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其中大部分为逊尼派,而且对阿萨德政府缺乏足够信任。

(反对阿萨德的叙利亚民众)

虽然叙利亚政府多次发出特赦令,并且让俄罗斯展开各种外交活动,进行协调呼吁难民返回叙利亚,然而收效甚微。其实也很好理解,战争仍在继续,而且根本问题没有解决,美国和西方的制裁仍在,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回国的。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能够真正进行全国性政治协商,订立新宪法合理分配政治和经济权利。

本文图片来自谷歌图片,感谢提供,欢迎大家批评指正留言点赞!

叙利亚反恐平叛战争的最后一战,不久前政府军突然生擒三名叛军首领,证明这场战役已经到了剿灭最关键一个叛军集团——沙姆解放阵线的最后阶段,可以说这将大大加快结束内战进程,但却无法判断提前多少时间。

打了八年多的叙利亚反恐平叛战争,纠结了一年半之久的最后一战——伊德利卜战役,政府军经过一段时间的,分割攻势作战虽然势头很猛,但由于这些极端分子的困兽犹斗,拼命的阻击反扑,也造成过政府军攻势受挫,进展艰难的局面,还被土耳其方面纠缠阻碍,曾经一度迫使政府军攻势的停止。但由于一股叛军企图夺路逃跑,对正常巡逻的政府军发动突然袭击,迫使政府军反击在消灭了那些打埋伏之敌后,顺势展开了这一轮更猛烈的攻击行动。

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在这一轮攻势刚刚开始之后,竟然活捉了这个叛军集团的三个首领,由此可见之前两轮攻势作战,已经拿下叛军盘踞的大片阵地,并大量消灭叛军有生力量的基础上,突然改变了进攻战术,估计又是25师突然动作向心攻击的杰作,在割裂叛军固守阵地的同时,从敌人后面下手突然拿下伊省那部的AI—jasat村,黑虎掏心直接生擒了这三个沙姆解放阵线的首领。

这不仅出乎外界意料,也必然会出乎汉军集团内部意料,这种突如其来的首脑被擒,不仅意味着己方作战的兵力配置,行动计划等诸多机密的泄露,更意味着突然失去首领后叛军内部的混乱,毫无准备如何应变?谁来负责应变方案的制定决断?叛军阵营听谁的指挥?会不会形成权力争夺的火拼?继任者如何熟悉全盘战场态势?如何协调统一防御作战?对一大堆泄密的情况如何止损?处于如此混乱状态下的叛军集团,还得承受着政府军猛攻的态势下,他们如何招架?

而政府军方面,在得到大量详细情报之后,有的放矢的集中优势兵力的攻击,也必然会选择在敌人的关键部位,对混乱中难于有效防御准备的目标,实施灭顶的立体攻击,使对方防御体系更加混乱,更加无法协调防御,在乱成一锅粥的情况下,被政府军分割成一块一块互相孤立的,处于绝对劣势的小目标,逐个吃掉,这场伊德利卜战役的关键之战,将会很快以拿下其南部而结束。

剩下的土耳其仆从——已经处于被兔死狗烹,兵无斗志的叙利亚“国民军”,首先从战斗力上,就不可能对政府军形成有力的抵抗,而其身后的主人,也因为介入利比亚战争处于被国际孤立的不利状态,能在对俄罗斯拿出什么有效的要求条件,让他们这些仆从处于更无利用价值的处境,无论土耳其对他们是个什么态度,毫无疑问叙利亚内战的进程将大大加快,和平统一的叙利亚人民,重建家园的曙光就在眼前了。

中东媒体的本月20号发布的报道称,目前叙利亚军在伊德利卜的战事出现了变化,由于叛军武装的强烈反扑,目前叙军已经暂时失去了对伊德利卜东南地区战略重要尤拉夫的控制权,叙军某前线指挥部全军覆没,叙少将法赫罗被击毙,俄特种部队死8人,被俘7人。

叙利亚现存最大反对派武装之一的“沙姆解放阵线”的背后是美国、土耳其、以色列等西方国家。该反对派武装的实力仅次叙最大反对派武装HTS。2017年,在反对派武装节节败退的情况下征服沙姆阵线和叙利亚的几支反对派武装合并成“沙姆解放阵线”。该支武装总人数3万多人,装备精良,清一色的西武器,比如它拥有以色列及美国的坦克、反坦克导弹和防空导弹、火炮、火箭弹等。该军曾缴获叙政府军大量坦克及重武器。它的人员由西方训练、资金由西方及中东逊尼派支持者提供。所以这支武装的战斗力相当的厉害,它甚至曾经击毙俄叙联军的高级将领。这支武装与“老虎部队”交过手,而它的副领导人(原征服沙姆阵线领导人)阿布·穆罕默德曾在2017年晚些时候被“老虎师”击毙。

据叙利亚和俄罗斯媒体报道,1月17日,叙利亚政府军生擒了据守在伊德利卜郊区AI-Jasat村的3名叛军将领,据说这三人都来自“沙姆解放阵线”武装组织,他们掌握着大量的情报资料,对政府军来说极其重要。但是不要小看这些将领,他们都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坚定反对派,叙利亚政府想从他们口中获得有用情报根本不可能,何况他们的家人作为“人质”还在反对派那里。所以,活捉他们用处不大,几乎是不可能“变节投诚”。

值得注意的是,此战中也有7名叙俄联军特种部队官兵被沙姆解放阵线俘虏。据《耶路撒冷邮报》1月19日报道,18日晚间阿勒颇外围村庄的武装分子出动了多辆步兵战车和轻型坦克,向叙利亚政府军的一处营地进攻并俘虏7名俄叙联军士兵(实为军官)。反对派武装这次袭击俄叙联军并生擒俄叙官兵是为了交换放俘的三名将领。

实际上生擒三名反对派武装将领对反对派武装的打击并不大。这几万反对派武装都是身经百战的死士,军事技能和指挥才能都很好,随便提拔任何一个人出来都可以当将军。一句老话是这样说的,天下可能什么都缺,但最不缺作官之人。想拜相封候的人多如牛毛。作为一支与叙利亚政府军交战八年之久而不倒的武装,难道缺乏将才吗?反对派武装高级将领也不是第一次被俘虏,而且还不乏战死的,但反对派武装还在那里。

再次就是反对派武装的有生力量还在,主力并没有被歼。虽然三名高级将领被俘说明反对派的确遭受到重击,但战争存在很多意外,也许俄叙联军只是找到了反对派武装的前线指挥部而已。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土耳其不会放弃这场代理战争主导权(背后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会一直支持这些反对派武装。西方的全方位支持不能小看,只要有充足的武器和资金,反对派武装就倒不了。除了“沙姆解放阵线”三万余众,另外还有HTS(7万)、叙利亚民主军等较大的武装组织(3万多)。他们的武器装备也是清一色的西式武器,轻重武器甚至比俄叙联军更厉害。所以盘踞在伊德利卜省的反对派武装还有13万人以上,而叙利亚政府军也只有15万人左右。在叙作战的俄军只有三四千人,主要是训练叙利亚政府军。叙利亚空军实力并不强,俄空军也只两三个联队,况且他们害怕被击落,失大国面子。所以,叙利亚内战离彻底结束还较远。

俄叙战争进行到了关键时候,俄罗斯发生人事大变动,外交政策有向西看的趋势,所以俄可能会调整在叙利亚的政府。这意味着叙军在以的日子里可能会面临孤军作战的境地。

许多人并不知道俄罗斯为什么会助巴沙尔政府灭掉叙利亚反对派。据笔者观察,媒体上百万计海量文章没有一篇讲到点子上。俄罗斯为什么加入叙战局?根本目的是什么?我来告诉你真相。

扶持什叶派武装与亲美的逊尼派武装进行对抗,达到与美国分享中东的话语权或控制这一地区局势是俄支持叙利亚政府的根本目的。。

但是这一政策(与西方对抗)已经无法持续,所以俄罗斯才会任命西方比较欣赏的米舒斯金任总理。这是俄调整外交政策和改革政治体制的重大信号。这些改变,可能会波及俄在叙的政策。

综上所述,巴沙尔想结束内战还任重而道远。

叙利亚内战结束指日可待,倒不单纯是因为3名“沙姆解放阵线”将领被俘,而是在这些叛军被俘背后显示出俄叙联军的作战计划。目前,俄叙联军正在伊德利卜省南部展开清剿行动,主要目标就是“沙姆解放阵线”的极端武装分子。一旦“沙姆解放阵线”被消灭,俄叙联军就会开启对伊德利卜省北部叙利亚自由军的军事行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沙姆解放阵线”覆亡在即。叙利亚政府军

2020年1月17日,俄叙联军在伊德利卜省南部的AI-Jasat村庄取得了一次军事胜利,打死了30多名“沙姆解放阵线”的武装分子。此外,
还有3名“沙姆解放阵线”的头目被俘。“沙姆解放阵线”曾经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是各国公认的恐怖组织。除了叙利亚自由军与叙利亚民主军之外,
“沙姆解放阵线”属于叙利亚最强的反政府武装。

与一般的反政府武装不同,“沙姆解放阵线”属于极端武装分子,犯下的罪行不可胜数。也因此,该组织很少有头目被俄叙联军俘虏。毕竟,极端分子一旦被俘虏就意味着要“牢底坐穿”。此次俄叙联军能够一次性俘虏3名“沙姆解放阵线”头目,说明该组织已经人心涣散,战斗力大为减弱。一旦俄叙联军能够从这3名头目口中取得重要情报,“沙姆解放阵线”可能就要面临灭顶之灾。沙姆解放阵线武装分子在撤离

从目前俄叙联军的动向来看,对伊德利卜省是采取先南后北的战略。叙利亚最大的反对派武装力量是叙利亚自由军,集中在伊德利卜省北部。除了叙利亚自由军以外,能够保持建制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也就是“沙姆解放阵线”。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沙姆解放阵线”很难撑过2020年3月。一旦剿灭了伊德利卜省南部的“沙姆解放阵线”,俄叙联军也就要开始准备北上。

目前,土耳其已经宣布出兵利比亚,未来还要参与更加激烈的地中海油气资源争夺战,对叙利亚的关注度会降低。特别是,土耳其已经抽调了3600名叙利亚国民军前往利比亚助战民族团结政府,很有可能已经决定放弃伊德利卜省的利益。毕竟,伊德利卜省既没有石油,也没有天然气。如果土耳其放弃对叙利亚自由军的支持,俄叙联军在1个月之内将其消灭难度并不大!经历多年战火的伊德利卜省城市

欢迎大家讨论,你认为叙利亚内战能够在2020年结束吗?

叙利亚政府军包围进攻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已经大半年时间,抓获或击毙的所谓叛军首领不在少数,但是对整个战局的影响微乎其微。这是因为,当前伊德利省恐叛武装阵营是松散的联盟,此前在伊德利卜省盘踞着几十上百个武装派别,各个割据派别武装的规模从几十人、上百人或上千人不等。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名义上都“服从”土耳其的指挥。

叙利亚政府军在进攻伊德利卜之初,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进行了一轮“武力整合”,挑头的是“沙姆解放阵线”武装组织。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
al-Sham,简称HTS)是由努斯拉阵线(Nusra)吸收其他主战教权反对派组织改组而来的。其特点是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可视为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分支。叙利亚反对派称之为哈泰什(Hetesh)。

经过整合后的伊德利卜恐叛武装的战斗力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提升,尤其是加强了在拉塔吉亚北部山区和哈马省北部地区的布防。直到今天,叙利亚政府军也只是突破了“沙姆解放阵线”武装组织在哈马省北部汉谢洪和努曼一线的防区。而第四坦克师在拉塔基亚北部山区卡巴尼的战役却遭受重大失败,以撤退告终。第四坦克师经过修整后,已经重新部署到阿勒颇西南部。

叙利亚政府军第25特种师1月17日生擒了据守在伊德利卜郊区AI-Jasat村的3名叛军将领这三人都来自“沙姆解放阵线”武装组织,他们掌握着大量的情报资料,对政府军来说极其重要。分析认为,或许能够从他们口中获取重要情报,以便于后续作战计划的制定。但客观上说,这三名HTS武装俘虏的实际意义并不大。

首先,从此前中西部和西南部多个战场的经验看出,政府军在恐叛武装内部并不缺乏内线情报人员,消息足以为叙利亚政府军制定战役计划提供可靠依据。现在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伊德利卜的难点在于山地战考验,以及无法切断伊德利卜叛军的外援。因此伊德利卜战役注定会成为叙利亚内战以来政府军所面临的的最大考验。

谢谢邀请!

说叙利亚最后一战,还是言之过早!只能称之为对极端武装的阶段性胜利或者战果,从叙利亚国内各派格局态势来看,本次战役也只能算是处于实力靠前的巴沙尔,在三方默认的势力范围内进行兼并战。

之所以称之为在势力范围内进行兼并战,是因为除了巴沙尔在伊德利普进行消灭反政府武装和极端武装,库尔德人武装控制区和土耳其及亲土叙利亚民主军仍然牢牢地控制着占领或者控制的土地。

巴沙尔政府就算在伊德利普等地取得胜利,也不能意味着叙利亚就会迎来和平,更不能说取得了叙利亚统一,更更不能说叙利亚内战就会结束。

叙利亚三方割据势力中,巴沙尔政府自诩合法政府,也得到了国际社会中一部分国家的承认和认可,但还有一些国家不承认或者不全部承认巴沙尔政权的合法性,诸如土耳其扶持的叙利亚民主军,拥有坚强的武装和土耳其的支持,盘踞在叙利亚北部,若一定要有一个统一的叙利亚政府,这部分亲土的武装至少要拥有新政府中的不大部分权利。有同样诉求的还有库尔德人及背后支持的西方国家。

叙利亚要真的实现统一,必须要三方势力的妥协,现阶段三方任何一方都没有吃掉对方的能力。因此只能组成联合政府,对巴沙尔政府而言,可以接受联合政府,但不会丢掉主导权和削弱其它两方的军事实力,而其它两派则有明显不同,土耳其及亲土的叙利亚民主军与库尔德人武装基本上不会和平相处。

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军,本次俘虏了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三位领导人,只能说对叙利亚向三方鼎立的格局发展定型有积极的促进作用,至于鼎立形成后,叙利亚走向何方还是未知数。

掌握着叛军大量的第一手资料的“沙姆解放阵线”三名重要领导人于2020年01月17日在伊德利卜的A
—jast村被俄叙联军抓获。这意味着叙利亚和平解放事业取得了重要进展。也是在最后一战的道路上,目前收获的最大战果!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01月17日,俄叙联军在收复伊德利卜的战斗中,与叛军进行了无数次的面对面的激战,很多村城镇阵地几易其手,双方打着惨烈的消耗战。在Al
—jast村争夺中,政府军一举攻入村内,将在此指挥的沙姆阵线的三名重要领导人生擒,并全歼叛军。此战被认为是在叙西北战事中精典战例!

叙利亚伊德利卜收复战,事实上是美俄土的交易战!俄罗斯为了获得北约重要国家土耳其的支持与市场,几乎将叙利亚的利益拱手相送给了土耳其。2020年01月与土耳其签订了伊德利卜的停火协议!但这个协议,叙利亚政府是不得不接受的,也是必须要接受的一个协议!而如今在西北的收复战,是硬着头皮,被动的,见缝插针式的打击行动,处处受俄土的制肘,令叙利亚政府军处处畏手畏脚,造成了己方巨大的人员伤亡!而反对派武装在美土的分别支持和援助下,根本就没有跟俄叙和谈的意愿,所以,他们处处寻找政府军作战!处处守株待兔,引诱政府军主动出击,最后打他们的歼灭战,这是政府军被动挨打的主要原因!

俄罗斯的计划是以打促谈判、目的是尽可能的减少武器装备的损耗!加上美国占着叙油田不走,俄罗斯也捞不到什么大油水,再加上土耳其占着叙北部,令俄左右为难!与其与美土闹翻,还不如跟他们合作的策略,造成了今日的伊德利卜战争始终无法结束的根本结局!

苦难的叙利亚人民在帝国主义的铁蹄的践踏下,过着煎熬般的痛苦生活,他们本可以一鼓作气拿下伊德利卜,但就是被俄罗斯制止!但最终仍然会以战争的形式结束!而上述三名叛军首领被抓获,正当叙军准备撬开他们守着的秘密时,俄土美要求叙军放人!这就是叙政府面临的艰难选择!在自己的国土上作战,却身不由己,这种痛苦,与同十九世纪的殖民战争一样,一种被活剥的感觉,让叙利亚人民还将在漫长的日子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本文原创首发

随着伊德利卜境内的叛军武装分子破坏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1月8日达成的停火协议,这也让俄叙联军再次发起了对伊德利卜地区的叛军武装的军事行动。显然,对于俄叙联军来说,尽快解决伊德利卜地区叛军武装的军事割据,清剿该地区的叛军武装,恢复叙利亚的统一迫在眉睫。毕竟对于伊德利卜地区的形势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俄叙联军不能错过。

按照叙利亚媒体的报道,在1月17日,叙利亚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的战事又取得了重要进展,三名盘踞在Al
—jast村庄的叙利亚“沙姆解放阵线”的高级指挥官被叙利亚政府军生擒,并且在战斗中打死了30多名“沙姆解放阵线”的武装分子。显然,对于这次战斗当中能够抓获伊德利卜地区叛军武装的高级指挥官,这也意味着伊德利卜地区的叛军武装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叙利亚政府军解放伊德利卜也是指日可待。

伊德利卜地区的“沙姆解放阵线”就是现在的“征服阵线”,也就是HTS,他们是由美国和西方国家所支持的基地组织分支。只不过在叙利亚内战当中经过多次更名,让人们对这个组织并不了解。他们也做过许多臭名昭著的事件,只不过是由于西方国家的庇护,才没有被列为恐怖组织。但是他们盘踞在叙利亚的伊德利卜,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根据地。随着俄叙联军不断的清剿,这也意味着他们将迎来最后的命运。

目前对于俄叙联军来说,正在解决伊德利卜地区外围的叛军武装控制据点。哈桑领导的第25特种师在伊德利卜南部地区已经取得了重要进展,并且控制了M5公路的重要节点,并且一举拿下了40多个村庄。而巴沙尔的弟弟马赫尔所领导的第四装甲师在卡巴尼方向上,虽然遭遇了挫折,但是随着俄罗斯提供的装甲和武器的到来,也会逐渐加强攻击的态势。而同时叙利亚政府军也在阿勒颇方向上发起了进攻,解决伊德利卜外围叛军的防守据点,这也意味着伊德利卜战役既将到来。

而目前盘踞在伊德利卜地区的叛军武装,随着俄叙联军的不断推进,他们从原来的近8万人的作战力量,已经锐减到现在不足3万人。更可气的是土耳其所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被改编成叙利亚国民军,而且部分被土耳其抽调到叙利亚北部拉斯艾因地区。而且土耳其在伊德利卜地区还征召了至少3600名叙利亚国民军士兵,成为了利比亚的雇佣兵,并且以每月2000美元在利比亚作战,这更大大削弱了伊德利卜地区叛军武装的作战实力。而且土耳其开了这样一个好头,只会让伊德利卜地区的叙利亚国民军军心涣散。

那么基于这样的有利条件,显然是对于俄叙联军非常重要的,毕竟俄叙联军加大对伊德利卜外围叛军武装的清剿行动,一定会更快的推进道伊德利卜城下。而这次军事行动直接抓获了叛军武装的三名高级指挥官,对于叛军武装是一个重大打击。毕竟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对于稍微懂得军事常识的人来说都非常明白,而伊德利卜外围的防线恐怕会很难长久地支撑。而伊德利卜地区也将会迎来叙利亚政府军最后的总攻,而和平的曙光也会尽快的到来!(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2011年至今,叙利亚内战已经进入第九个年头。但巴沙尔为什么仍然拿不下小小的伊德利卜呢?从去年开始,就有分析认为,伊德利卜的收复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叙政府军正以摧枯拉朽的进攻势头完成对伊德利卜的最后合围。

但一年之后的今天,我们仍然看不到伊德利卜被攻破的迹象。不仅如此,这场最后的战役因为各方利益的不断纠葛而变得更加的错综复杂。在这一年之内,叙政府军消灭的又何止区区几个反对派将领,但为什么对战局没有多大的帮助呢?说白了,伊德利卜乃至全国的和平进程,根本不是消灭几个武装分子头目就能够解决的。换言之,反对派武装甚至都不是叙利亚最终走向和平的最大障碍。

叙利亚方面有消息称:1月15号,叙政府军生擒了据守在伊德利卜郊区AL_Jasat村的三名来自沙姆阵线武装组织的叛军将领,其身上掌握着大量情报资料,对政府军来说极其重要。以便于后续作战计划的制定。但沙姆阵线武装组织随即展开报复,对叙政府军的一处营地发动了袭击,7名叙政府军士兵被俘虏,并提出与叙政府交换人质。叙政府显然不会被讹诈,沙姆阵线随即展开炮击,导致叙利亚30多
名平民伤亡。因此,此次“互抓人质”的事件,只不过是战斗进程中的一次级别不高的交锋。根本不具备“提前结束战斗”的条件。

尽管此前俄罗斯与土耳其积极调停,希望在伊德利卜实现停火。但双方停火没几天,便再次大打出手。伊德利卜这场关键战役为什么迟迟不能收官?一方面叙政府军无法实现对伊德利卜的完全包围,切断境内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对该省的补给和外援。另一方面这一地区的地形不利于叙政府军装甲力量的正常发挥,只能与对手打被动的消耗战。但这仍然不是伊德利卜久攻不下的主因。

叙政府军的确在伊德利卜渐渐的掌握了一些主动权,在伊德利卜省南部边缘地区也收复了40多个村庄,但叙反对派武装丝毫没有因此而现出颓势。并且仍然能够得到拉塔基亚地区,阿勒颇地区和哈赛克地区武装分子源源不断的支持。而这仅仅是战事无法推进的原因之一。

2017年1月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共同建立了阿斯塔纳机制来解决叙利亚的问题。到了2018年9月份,三方达成了一个停火协议,其中土耳其作出了一项承诺,将30多个温和派武装组织组成“叙利亚国民军”,并将征服阵线和沙姆解放阵线剥离出来。埃尔多安还承诺在2018年底将M4和M5公路清空。但由于去年10月份美军的撤出让土耳其忙于发动“和平之泉”行动。看不到来自土耳其的“兑现”,叙俄联军随即对马特拉鲁曼市进行了集中攻势。而强大的攻势已经越过了当年的停火线。

尽管土耳其对叙俄的“苦苦相逼”反应不大,但现实的矛盾重心实际上就成了俄罗斯与土耳其之间的利益置换。土耳其目前想把伊德利卜作为筹码,换取俄罗斯对利比亚战场上有效阻止哈夫塔尔将军的国民军,能够让土耳其在利比亚稳稳当当的踏上一只脚。如果在俄罗斯的努力之下,土耳其在利比亚能够“不战而胜”,那么土耳其可以考虑将伊德利卜让出来。

但很不幸,普京总统为了能够保住叙利亚战场的利益,以及与土耳其已经签署的“土耳其溪”油气管道计划,也将哈夫塔尔将军和萨拉杰总理请到莫斯科进行调停,但哈夫塔尔自认为占据绝对优势,不愿被脆弱的停火协议束缚,根本就没有签字并匆匆离去。导致此次调停尴尬收场。1月18号,由11个国家参加了在柏林举行的“利比亚国际问题会议”,在会议中,达成了初步的撤军,停火协议和对武器禁运的新要求。然而,桀骜不驯的哈夫塔尔显然不会坐等团结政府在缓冲期积蓄力量反扑,其再次往苏尔特集结重兵,等待机会围攻的黎波里。目前暂时的安宁,也正在为下次大战埋下伏笔。

这就意味着土耳其将在利比亚问题上呈现出更多的不确定性,如果俄罗斯无法说服哈夫塔尔将军妥协,那么土耳其出兵帮助团结政府,从而保住利比亚以及地中海的利益将成为泡影。为了不至于两头落空,埃尔多安必须兼顾伊德利卜,尽量拖延叙政府收复伊德利卜的时间,以军事存在的形式,在未来利益的讨价还价中反复运用这张王牌。

还有美国在东部油田的实际不在,也决定了叙政府军不可能以武力方式实现真正的统一,只要美国,土耳其,俄罗斯,伊朗的势力不退出这块是非之地,叙利亚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和平。伊德利卜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收复。

从目前的进度来看,叙利亚🇸🇾内战的结束指日可待。相信在不久之后叙利亚国内将迎来和平。从俄叙联军的作战计划可以看出,俄叙联军胜券在握,清理反对派的任务正在有序进行,希望叙利亚能早日迎来和平,祝贺叙利亚的明天越来越好。

这次“沙姆解放阵线”将领被俘,可以看出俄叙联军的所向披靡,照我这个进度下来下一步离叙利亚国内的解放为时不远。现在俄叙联军正在伊德利卜省南部展开最后的清理行动。相信在民众的帮助之下。叛军的清除一定会顺利进行。一旦南部的探究清理行动顺利完成,下一步叙俄叙联军将会对伊德利卜省的北部叙利亚自由军展开袭击。相信按照俄叙联军的计划。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解放叙利亚全境。

这次缉拿的是聚守在伊德利普郊区的AI-Jasat村三名叙利亚叛军的将领。俗话说擒贼先擒王,一旦反叛军的将领缉拿,整个军队就像一盘散沙,群龙无首,必定会造成内部大乱。背叛妞的头型营造了有利的时机。而且这三个将领都是来自沙姆解放阵线武装组织。缉拿他们的好处有很多,其中一是可以打击叛军的信心,为他们的投降营造有利的机会。二是叛军手上掌握大量的情报资料。对俄叙联军来说,作用非凡,可以减少伤亡。所以这次俄叙联军取得的战果可谓是可喜可贺,值得庆祝。

这个沙姆解放组织是叙利亚内战中一个很活跃的武装团体。他在2017年1月28日的时候,有恐怖组织征服沙姆阵线和一些反政府武装团体合并而成的一个组织。他刚成立的时候有31000多的兵力。随后有更多的团体加入沙姆解放组织。兵力骤然增加至5万多人。相信这次的胜利就像黎明前的曙光一样,光彩照人,也相信随着俄叙联军的推进,一定能够解放叙利亚全境。

为俄叙联军的进展喝彩。

虽然美国自知在叙利亚问题上大势已去,但仍不甘心完全失去落脚点和发言权。美国希望通过伊德利卜战役打击沙姆解放组织等恐怖势力,但不希望叙战事迅速结束,让叙政府、俄罗斯和伊朗一方赢得决定性胜利。战事拖下去,美国便不会完全失去干涉叙内政的理由,与俄罗斯的讨价还价还可继续,联手以色列在叙排挤伊朗势力仍有空间。

伊德利卜局势是叙利亚内战多年矛盾积累的结果。过去几年,叙多地冲突多以“大巴方案”解决,即双方避免正面交锋,反对派武装人员乘大巴转移至伊德利卜等指定地区,导致该省聚集了5万余名各类反对派武装。“大巴方案”实际将多次大规模冲突押后,从而使伊德利卜成为叙内战的大清盘。伊德利卜局势的复杂在于该省各类反对派武装林林总总,盘根错节,军事行动目标既包括前身为“努斯拉阵线”的沙姆解放组织等恐怖势力,也包括前身为“叙利亚自由军”的国民解放阵线等世俗武装力量。加之该省人口稠密,反政府武装藏兵于民,将该省300万平民绑架为人质。

问:叙最后一战让叛军首领成为阶下囚,这在多大程度上能提前结束内战?
1月17日,叙利亚政府军生擒了据守在伊德利卜郊区AI-Jasat村的3名叛军将领,据说这三人都来自“沙姆解放阵线”武装组织,他们掌握着大量的情报资料,对政府军来说极其重要。“沙姆解放组织”自成立之初就成为反政府武装的3大势力之一,在最近的战斗中,他们也是多次对叙利亚政府军进行反扑,此次逮捕三名将领,或许能够从他们口中获取重要情报,以便于后续作战计划的制定。

伊德利卜局势正成为延绵7年有余的叙利亚内战的终极对决。虽然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刚刚商定,在伊德利卜设立非军事缓冲区,隔开叙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但地区和国际力量的激烈博弈,国际社会对人道危机爆发的担忧,使伊德利卜仍是叙利亚战事的“风暴眼”。

伊德利卜局势为何复杂

然而形势比人强,外界的形势变化,促使盘踞在伊德利卜的反对派和极端主义武装逐步瓦解:

首先是土耳其和俄罗斯,美国达成协议,在和叙利亚库尔德人的边境地区划出了30公里宽度的所谓安全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明白,如果让自己的子弟兵去驻守安全区,就会变成冷枪冷炮和路边炸弹的靶子,于是决定调1万多名伊德利卜的反对派和极端主义武装前去驻守安全区,这样,伊德利卜的反对派和极端主义分子就减少了很多;

其次,利比亚局势的急转直下:土耳其支持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困守在首都的黎波里及其附近地区,经过大半年的相互争斗,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逐步占据优势,攻占了外围苏尔特等地区,形成对的黎波里的彻底包围,原先战斗力强悍的米苏拉塔民兵的军心开始动摇,不断有整建制的民族团结政府部队投诚到国民军,这样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鼎力支持的民族团结政府岌岌可危!

不得已,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第二次从叙利亚伊德利卜抽取2000多名反对派和极端主义分子前去利比亚,加强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防守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