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

除夕夜为什么要坐通宵“守岁”?

问:除夕夜为什么要坐通宵“守岁”?

今年是婚后第二年在荷城过年,这边的过年习俗和家乡的习俗相较大有不同。去年因为除夕要值班,只是匆忙回去吃了顿年夜饭就回单位了,丝毫没有过年的感觉。今年不用值班,陪王宝宝回老家过年,感受了他们这边的过年的氛围,很热闹也很暖心。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回家过年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

因为平时我们都住在市里,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老家。好在老家也不是太远,驱车仅需一个半小时,如果遇到堵车的话会稍微久一点,毕竟乡镇二级路,适逢节假日返乡车辆多,多少都会有些堵车。所以,每次回老家都要早早起来往回赶,避免堵车。我几乎每次都是睡意迷糊的跟在王宝宝的身后,到车上又继续补眠,一觉醒来已经回到村里了。年二十八,两个在广东上班的二弟和三弟已经回家了,四弟的幼儿园放寒假后,他和弟媳闲来无事便批发了一批春联灯笼等新年装饰品在市场摆摊卖,据说生意还不错。作为大哥大嫂的王宝宝和我还要继续上班,年货什么都是王宝宝吩咐几个弟弟弟媳去置办,二弟三弟负责瓜果零食还有烟花炮竹之类的年货,四弟负责春联灯笼等装饰品,至于拜神用的贡品什么的,婆婆早早就回老家搞卫生一并准备了,王宝宝这个掌厨的则负责年夜饭的所有事宜,我什么都不懂,继续上班,知道年二十九休息了才开始在家里搞卫生和准备年初二回娘家的礼品还有给老人和小孩的红包。结婚以后,从领压岁钱的角色迅速转换成了发压岁钱的角色,和王宝宝商量着压岁钱该怎么发?老人和小孩各给多少,我们两人是一人做代表还是各发各的?满满装了一大袋的红包,才发觉挣钱不易,过年开销大。但一年到头终日忙,也唯有过年才能回去看看父母老人,陪他们吃顿饭听他们唠唠嗑,钱花了可以再挣,但是我们陪伴他们时间却越来越少,他们终究会老去,珍惜眼前的幸福。

作者:醉入天籁//编辑∶叶的奉献

我爷爷家是山东人,爷爷在世的时候,家里一直严格遵守春节守夜的习俗。

大年三十,天刚亮,王宝宝和我已经在往老家的路上赶了,一路上经过的乡镇集市都非常热闹,尽管才七点钟,但市集已经是人来人往了
,很多猪肉摊都是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虽然很早,但是肉摊的猪肉都是仅剩无几了。还有菜市还有年货摊也都是很多人,一路回去都很热闹,过年的气氛很浓了。王宝宝一路也没闲着,吩咐在家的弟弟提前杀鸡宰鸭什么的。一到家他便撸起袖子开始准备拜神的各种食物和材料,我闲来无事便和几个弟媳扎小灯笼,一边扎一边看他们几兄弟各自分工干活,王宝宝准备酿豆腐的食材,二弟三弟杀鸡宰鸭,婆婆在厨房烧火做饭,三个小侄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感觉还挺热闹的。中午吃过午饭后,拜神的东西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婆婆便提着拜神的食材还有香纸鞭炮,我们几个跟在后面一起去拜社公,拜完社公后就回家准备年夜饭,年夜饭准备好,要先端上祖桌,请过世的祖宗们回来吃饭后,烧完香纸钱还有鞭炮,大家一起拜过祖宗们后,才将饭菜端下来,大家一起吃饭。他们这边的习俗和我们老家的不一样,我们除夕都是准备煮好三牲、茶酒还有米饭拜山神土地公、灶王爷还有祖宗们,拜完后才回家准备年夜饭。年夜饭过后,便开始贴对联,挂灯笼,大家一起坐在门口聊天嗑瓜子,放烟花。邻居们吃完年夜饭也会走过来聊聊家常喝喝茶。因为老家的房间没有收拾,所以坐了一会,我和王宝宝就回市里了,一路上,烟花不断,热闹也不断,虽然往后过年都不能在家乡过,但入乡随俗,在这也挺热闹挺开心的。

我回老家过年,说是陪母亲,更多的原因是躲繁华都市。母亲四子一女,如今天各一方落地生根。父亲前些年故去,留守旧巢的只有母亲。而母亲也已耄耋,满脸皱纹记载着翻身的喜庆和土改的风云,镌刻着大跃进、人民公社共产党员的青春岁月。母亲的那些战友大多故去。方圆几十里,母亲是硕果仅存,每月五十元算是政府对她的恩赐。母亲不愿要,那些钱也不知怎样了。
山脚下曾经是地主的庄房,岁月的洗礼,已经只剩下断垣残壁,纷纷冬雨中倍觉凄凉。解放后分住两户贫农和地主的两位公子。邓小平执政后,六十多岁的地主二公子扬言要收回原属于他家的房产。两户贫农争气,在比原址更高的山地上各自盖了新房。我家的房屋是二弟三弟挣钱盖起来的,已经三十多年,一遛四间红砖瓦房,如今也已经显得苍老破旧。农民从翻身分房再到自己建房,这中间的沧桑变化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都囿于在世道人心的顾忌里。
久居城市,总觉得浮华表象下的庸俗和空洞找不到一丝幸福的影子。而时光的流逝,不过添加了更多的白发在我们头顶。能说收获和成熟么?我说不出。故乡的老家呢?又是这般情景!
当城市化粗犷的脚步碾向郊野和乡村,我只觉得心尖尖被灼痛了。正如大年餐桌上的佳肴盛宴,看着,却勾不起一丝食欲,甚至,腻烦和焦躁却时时袭来,给沉甸甸的心覆盖一层又一层的阴霾。那句欲说还休的感觉在母亲的强装欢颜里沉落,沉落。
守岁的那一夜,母亲和我都不愿让下一代等得太久,早早就将红包分发给了儿孙们,而儿孙们似乎也不想说出拜年的话。比较而言,当年的围炉夜话,眼巴巴看着父亲给一毛两毛的守岁钱,嘴巴里一遍遍重复着吉祥祝福的话,一家人的笑靥里都写着真诚和淳朴。现在呢,崭新的百元大钞在口袋里嘎嘎作响,红包很有分量,却怎么也找不着当年的那份感觉,一切都是程序和表象。
我在城市里过了很多这样的年夜,情景差不多,但心里总是想着家乡和父母亲,个人的心理起码不是现在这样。回家了却是现在这般。这是家的感觉么?这是物质生活极度丰富生态下的人心么?早过了不惑,却偏有着如许的惑,早过了天命,却依然不知天命为何物。即将走过一甲子的岁月,不愿老去又希望快些老去的心绪交织着。
母亲坚执不肯办她的寿诞,三弟四弟就不愿回乡下老家过年。因了父亲的八十寿诞宴办得远近闻名,大姐和我,二弟权衡再权衡也不敢忽略母亲的生日,正月初三,邀集在家的主要亲戚聚了聚。红包很重却不受,受了两升寿米,再加一个红包回袋子。原计划最多四桌客,结果来了九桌,很狼狈的我就埋怨办事的大姐和弟妹。这总管真不好当啊!学生将我载到县城过了初四初五,这才找回一些安逸和自尊。
回家过年,到了今日还没回过神来。
 
 

一般春节当天五点多吃晚饭,晚饭是酸菜汤加面食。小的时候,酸菜汤里就只有酸菜,面食只有几个是白面馒头其他都是窝窝头,后来酸菜里的五花肉越来越多,馒头也都变成了白面馒头。

大年初一,刚和王宝宝回到老家门口,人还没下车,邻居堂哥领着一大家子就呼啦啦的走过了互道新年好,我完全被他们的热情搞晕了,拎着包就往房间冲,事后问弟媳这是什么情况,弟媳说拜年啊,这边的习俗是大年初一,村里的叔伯邻居们都会相互串门互道新年好,给老人小孩发个红包图个吉利,大家一起坐坐聊聊天喝喝茶,交流交流感情,不然一年都不回来几次,哪家新娶了媳妇都不认识,感情都生疏了。这也和我们家乡的习俗不一样,这里的人情味还是很浓厚的。在我们家乡,大年初一吃过早饭后,大家会一起出去玩,见面了就会互道一声新年好,遇到老人和小孩就会给个红包说声吉祥话,却不会带着一家子相互串门道祝福聊家常,时间久了感情也淡了。像我这种不常回家的,老家有好多个堂嫂还有一些小孩都陌生了,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家的媳妇和小孩。

入夜后,女人们开始包饺子,男人们开始准备晚饭,老人们准备摆供,孩子们放鞭炮。

大年初二,回娘家,这也是嫁出去的女儿们最期盼的一天,准备好红包准备好礼物,带上丈夫和小孩回娘家看看父母,吃顿团圆饭,陪母亲聊聊家常。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懊恼自己嫁的远,回去一趟吃完饭都差不多可以回来了,根本都没得好好陪陪父母。到家的时候,母亲刚好去外婆家吃饭了,等她回来都中午了,回来后她又开始忙着准备晚餐,我一边打下手一边聊聊家常,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晚餐结束后,她又开始装各种好吃的年糕零食给我带回家,以前在家的时候,还可以帮忙做年糕做家务什么的,现在我和姐姐结婚以后,家里的一切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忙,想想觉得有些难过,但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叫她年糕这些太辛苦了就不做了,直接买现成的,老家也不经常回来,简单打扫一下就行了,不要累着自己。但是母亲是个较真的人,特别是逢年过节,该准备的她都会事无巨细的一一去准备,对她而言,辛苦一点没有关系,过年就要有过年的样子。

文学風家园欢迎您

过十二点,大家放鞭炮,代表辞旧岁,然后男人们领着孩子们上街,找街口,用炉钩子在地面划一个圈,在黄纸上写上老家的地址和故去者(曾爷爷和曾奶奶,我们叫老爷爷和老奶奶,还有故去的姑姑们)的姓名,开始烧纸钱。然后用火点燃孩子们手中红灯笼的蜡烛,然后红灯笼开路带故去者灵魂回家。回家后,用红灯笼里的蜡烛点燃摆供桌前的红蜡和三注香,大家排队轮流给故去者磕头。接着,男人们和孩子们再轮流给家里长辈磕头,媳妇们是行礼,说吉祥话后长辈会给孩子还有媳妇们压岁钱。压岁钱都是提前从银行兑换的新币。孩子们的压岁钱从一元(时年月工资是35元)涨到了十元(时年月工资是200多元),媳妇们一直从一元涨到五元。

然后就是吃年夜饭,最后是饺子收尾,饺子里有用酒泡过的硬币。年夜饭是长辈和男人们一桌,女人们和小孩子们一桌。后来逐渐变成长辈和男人们、女人们一桌,孩子们一桌。吃过饺子,男人们女人们开始打扑克,打麻将,小孩子接着放鞭炮,当时还有一个娱乐项目是吃冻梨冻柿子。等天大亮了,家里人集体换新衣换新袜,然后男人们开始出门拜年,女人们在家包饺子,孩子们接着放鞭炮。等男人们回家,大家吃过早饭,就可以各回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