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佛缘:观音救度

母亲的佛缘:观音救度

怀念我爱戴的母亲作者∶娟娟小溪
编辑∶叶的奉献

母亲的佛缘:观音救度

一、带着遗憾的思念
母亲离开我已经八年了,她是在佛号声中面带微笑离开这个世界的,我相信母亲已去往佛国。
今天是母亲节,我在此深深的怀念我的母亲。很想做一顿美味的饭菜孝敬她老人家;很想买一件珍贵的礼物送给他老人家;很想用甜美的语言换来母亲开心的微笑;很想听到妈妈对我不停的埋怨和唠叨……然而这已成了无法实现的幻想。深感惭愧的我,在母亲生前连这些对母亲的点滴关怀都没做到。在我还没有真正理解这个“孝”字的含义时候。他老人家就离我而去。因此我带着太多的遗憾和愧疚送走了生命中最亲爱的人——母亲。
二、母亲给予我的关怀
我带着一身的福气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我生长的家庭多么富有,而是我生活在一个宽松、民主、有着文化教养的家庭中,当时在那个年代是很难得的。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母亲为了家庭付出了她全身心的爱来培养关怀我们。妈妈是一个知识女性,年轻的时候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她在农村时很小的年龄就当过妇女主任,后来上师范学校是学生会主席。一直表现非常优秀。然而有了家庭,有了她的三个儿女之后母亲把大部分精力放在辅助父亲的事业,和抚养儿女上了。本来凭母亲的能力她在事业上还会有更大的发展,但是母亲一直以一个机关普通干部的身份,尽职尽责的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父亲下放到农村劳动改造,母亲因身体不好留在城里工作,妈妈一人承担起抚养我们的责任,直到我成家有了孩子之后,我自己体验到了带孩子的辛苦。这才感觉出当时母亲是多么不容易,而那时的条件和我现在的家庭没法比。母亲平时对我们要求很严格,但是很少因为我们犯错误动手打我们。她细心的体贴我们的冷暖,在生活里处处呵护我们,恐怕我们经受到一点伤害。我从小就崇拜母亲,当时真觉得妈妈很了不起。
记得八岁那年,我得了一场重病,出麻疹合并肺炎高烧不退,麻疹出不来,整天在昏迷当中。差点与这个世界告别。医院也没有好办法。我也不知自己昏迷的多久。当我睁开眼睛之后,眼前的那一幕让我终身难忘。我们家来了很多看我的人,妈妈为我急得昏了过去,爸爸从农村赶回来,正看着我流泪(我一生只看过父亲两次流泪,一次是我这次得病,另一次是在我结婚离开家的时候。)当时我还小,看着眼前的状况就想,我都醒了,活的好好的怎么大家都这么难过。我在家中是最小的,而且是父母的唯一女儿,所以平时就享受着在家最优厚的待遇,在我有病期间父母对我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所以我幼小的心灵中感受到的父母对儿女那种真切的爱。也使我倍加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我感觉到了我安危时刻牵动着父母的心。
三、母亲给我的教育
我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而且都从事过教育工作,因此他们在对孩子的思想品行教育上要求比较严格的,平时我们因为不懂事犯了错误可能父母还能原谅,但是如果为了掩盖错误而撒谎母亲是绝对不允许的。妈妈要求我们一定要做一个诚实的孩子,长大了才会有良好的品行,而且父母的言行为我们树立了榜样。父母是绝对不允许我们骂人,说脏话的,所以我从小在十分文明的环境中长大。还有一点,妈妈最反对孩子遇到事就哭。她说哭是软弱的表现,做人要坚强。我的父母不但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严格要求自己,而且从小就为我们灌输革命理论,好象都要把我们培养成小党员。当时我学习的动力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习知识为了建设社会主义祖国。这是母亲一再叮咛我们的语言。
我的学生阶段是在文革期间度过的,因此在学校学习的文化知识很有限。但是母亲一直没放松对我们学习上的要求和指导,每当我们放学回家,母亲都要询问我们的学习情况,检查作业完成情况。还经常出题考我们。母亲教育我们说:无论什么年代都需要文化知识。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母亲就让我锻炼写日记,我一直坚持很多年。为了培养我的观察能力,母亲无论领我到那里都让我细心观察体会外在事物的内涵。如:自然景观、树木花草、人物形象、动作语言等。然后让我把观察到的事物以及分析结果写在日记里。母亲总是鼓励我们多读书,多看课外书籍,因为父亲的唯一爱好就是博览群书。所以我们家古今中外各类书很多,从小就养成了爱看书的习惯。母亲并不是让我们什么书都看,她根据我们的年龄增长,为我们选择书的内容。看不懂的地方她为我们讲解。母亲的教育和影响对我性格的形成起了很大的作用。
四、母亲对我事业上的支持和鼓励
母亲的工作作风是非常严禁的,她经常对我说:自己工作了三十多年工作从来没出过差错。我参加工作以后,她也经常提醒我对待工作要认真负责。本来我天生的性格是很粗心的一个人,但是在母亲的影响和教育下,我对待工作的态度一直是非常严格细致的。在工作中很少出差错。
1992年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人单独居住,我本应该经常回家看看,照顾孤独的母亲。但是由于我工作性质节假日经常加班,有限的几个休息日,还要先顾着照顾爱人和孩子,虽然母亲也常常埋怨我回家次数少,但是我感觉她在内心中还是理解我当时工作和家庭的处境。我现在想起来让妈妈孤独的度过了那么多年自己心里十分愧疚。1997年8月母亲身患癌症,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难以承受。当预知母亲要离开我时,自己才感觉到妈妈的存在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我感觉到自己对母亲尽孝的机会不多了。因此尽自己的一切能力和时间来照顾母亲,然而我还是无法全身心投入对母亲的照顾,家庭的责任、工作的重担、加上那年还要参加造价工程师考试,同时还要抓紧时间听经念佛,为送母亲往生做准备。就这样我肩负着沉重的担子艰难的度过难忘的1998年。然而坚强的母亲在身患绝症的情况下,一人承起的压力不知要比我沉重多少倍。妈妈在患病期间一边接受医生的治疗,一边坚持听经闻法打坐念佛。就在这种情况下她没有请求儿女们每天首在她的身边,还是嘱咐我安心工作。98年11月母亲的病已经很严重了,那时也赶上我们年终结算非常忙,我每次回家看母亲时她都说:“我没事,你去忙工作吧。”都说女儿是母亲的“小绵袄”,我感到惭愧的是自己并没给母亲带来多少温暖,相反的得到的是母亲对自己的一次次体谅。在母亲去世的前一周,我才请假放下繁重的工作,来到母亲身边照顾她老人家。一边照顾母亲的身体,一边为母亲开示,带着母亲念佛。最后在佛号声中把母亲送走。
五、母亲给予我佛法上的启示
母亲是共产党员,从她的身上我没有接受过任何迷信的影响,从小到大,科学文化的教育根深蒂固的扎在我心里。母亲常常提起观世音菩萨,她是用菩萨的慈悲善良教育我,1992年父亲去世前,在特殊的因缘下父母请回了观世音菩萨的坐像供奉在家里。那时我们全家并没有人真正信佛,但是从那时起妈妈经常说一些有关佛教的事情,妈妈说过:佛法的教育和世间的教育不一样的。这里有更深的道理。这句话潜移默化的对我也有些影响,但是我是坚决不相信迷信的。后来妈妈有一位同事,出家在我们市里的一所尼姑庵里。母亲带我去看她,妈妈告诉我这位阿姨(当时没学佛还是以世俗的叫法来称呼他现在想起来很不礼貌)一生没结婚,是因为父亲常年患病一直照顾父亲所以才独身,父亲去世后她的年龄已经很大了,所以退休之后便剃度出家了。听妈妈介绍后,我从心底里佩服阿姨的孝心,见到阿姨后看到那种慈祥面容更产生了我对她的敬意。虽然那时我并没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佛法,但是我是第一次对出家人产生好感。而且她对母亲说:“将来你的儿女们都会成为佛门弟子。”当时我听后还是半信半疑。1997年在一次非常意外的突发事件中,我再也无法抗拒的自然走到的学佛这条道路上来。而且是一句:学佛不是迷信,是教育让我真正起信的。就在我接触佛法几个月后,母亲被确诊为癌症,这时我开始劝母亲念佛,我们母女不约而同的走到了一条路上,患病后妈妈一直坚持打坐念佛,读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妈妈临终嘱托我的几句话,深深的扎在我的脑海里。一次妈妈和我谈起她的痛苦,接着对我说了一句话:“如果没有了‘我’字就不会有痛苦,这个‘我’最难去掉。”她还对我说过:现在象我们这些老人学佛,对社会没有太大的影响,如果让一些领导、一些佛学知识,接受人间善的教育。那么社会风气才会好起来。她还嘱托我:有时间去寺院看看如果有能力帮助寺院做一些事情,也为自己种福田。这些话现在都成了母亲临终的遗嘱。是母亲增强了学佛的信念,也是母亲以生命为代价引领我发起学佛之宏愿。
六、母亲——我永久的怀念
母亲节,想起母亲我嫣然泪下,那是因为我内心中太多的忏悔,怀念母亲让我更增添学佛的信心,因为我体会到了母爱的真切和伟大,让我以孝为起点发起学佛之宏愿。因此才没有什么力量能动摇我学佛的信心。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我修行之愿。
谈起母亲的伟大——这是所有母亲的称号,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母爱是最真诚,最美好的。母亲的伟大体现在她对儿女全身心无私的奉献,我的母亲和普天下的母亲一样伟大。
谈到母亲的平凡——这也是对所有母亲说的,我的母亲也和普天下的母亲一样平凡。生活中我们的母亲在各个领域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他们也体现着人性中善恶的交替变换,就是在对儿女的教育上时常会有误区,出现错误是难免的。但是母亲对儿女的爱是永恒的,所以我们做儿女的应该把对母亲的理解和关爱变为永恒,真正去体会母亲的伟大,才会理解母亲那种平凡。
回忆母亲让我们懂得人性中的善良博爱。怀念母亲让我们理解什么是无私奉献。
2004年5月9日

我母亲今年58岁,老来归佛,晚了点,但确实难能可贵。老人家从前对因果和轮回将信将疑,也不知道什么是三宝,跟大多数人一样,对佛法充满误解、偏见。她识字不多,几十年中在农村艰苦生息,自父亲去世后,只好跟着她的两个儿子——我们兄弟俩生活。我们在外打工,母亲负责我们兄弟的后勤工作,尽心尽力,还保持从前的家风。

算一算,我从读初中开始,在外学习和工作十年,很少呆在母亲身边。如今,每天都能看到她老人家,这使我大为安心。我知道,母亲过着这种客旅他乡的生活,昨日之日已如幻梦,今日之日恰似浮萍,然而她只要每天能看到我们,就会觉得踏实许多。时光脉脉如水,一晃四年,无数事情都在发生,又被无常之风吹灭。

文学風家园欢迎您

然而,有一件事总是持续,陪伴在身边,成为无法驱散的阴影,那就是人生八苦。所谓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不管我们曾经有多少欢乐的往事,都无法掩盖苦的实质。不管我们追求或逃避什么,都必然要自己承担一切痛苦。我虽然学佛,并不怎么用功,常在烦恼习气中打转,但一有机会,就跟母亲说点佛理,她屡屡不以为意。

不记得有多少次,我们讨论人生的问题,做人是应该善良一点好?还是凶恶一点好?老实人为什么总吃亏?杀生害命、恃强凌弱者好像过得比别人还好?钱是最重要的,没有钱怎么生活?真有佛菩萨吗?因果报应好像并不太准?壮年无妻子事业,老年抱不到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八字早己排定了人的命运?讨论了很多问题……母亲的观点很“现实”,沿袭着一般大众的思想,我始终无法说服她。

世出世间的真理,并不因为谁不认同它,谁就可以打破它的法则。过去隐昧的业因,所导致的既定业报,总是在无法相信中飘然显现。随着年岁的老去,母亲的身体愈来愈不好,尤其是多年的类风湿,医学上被称为不死的癌症,带给她无尽折磨。这种病的病因很复杂,回忆母亲年轻时,家庭条件不好,吃苦受累,日夜操劳,寒暑无所顾忌,从不知养生之道。生我之前,曾生育四个儿女,尽皆夭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