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我想留在秋天

编辑荐:把诗句放在秋雨中,体会秋叶脉搏的跳动。凝望夜空,看行动的月光,肩几朵白梅,牵一片雪花,踏过秦皇汉武的版图,淌过唐宗宋祖的大河。

图片 1

归于我的时节

一场秋雨,斑驳了一山的红叶。

入夜的雨水落在窗边,空气中的寒凉浸湿了风流倜傥盆鸡拳头菜的寂寥!握豆蔻梢头杯白水守着意气风发炉点心,指尖的暖卷着烤炉散发的深沉,温润了后生可畏屋的冷意!

–小说版《严节恋歌》

流动的冷雨飘洒。在屋檐下、小溪中、树叶上汇成了一片海域,并吞着持久的年轮。

冬将临,秋渐远,那生机勃勃窗淅沥的雨是或不是将卸了风度翩翩季的秋色?!念起窗台那几朵渐萎的小花,还在冷雨中倔强的独立,要不停多短时间,便会在冬的风波里零完结泥!还没快心满意赏识金秋扬起的真容,便要拾起意气风发地的想念!

作者:地狱花

沙沙的秋风卷带着寒意,阑珊处吹瘦了季节,自然的干了一列列长柚的朱果。莹翠的花雀蹦来蹦去,鸣叫着声声入耳的秋歌。

最爱的季节总是短暂,这些吐放在红叶里的隐秘,很想留在高商,这一个尘封已久的纪念,很想藏在上秋! 
     

奇妙瑰丽的自然界,是一本奇妙而古老读的书,未有人得以读懂它的奥密。它,时而春暖花开;时而娇阳似火;时而风轻云淡;时而雪花飞舞。
岁月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轮流,季节在相连改造,背起行囊,一个人形影绝对的走动在四季的夹缝间,搜索着那归于自身的时令。
春,是百花盛开的盛晏,虽是乱花渐欲摄人心魄眼,欲揽入怀,却一朝风雨,四处落红。只惹得多情的人儿泪粘衣袖,舞弄着花锄。
夏,用它的炙热的柔情招待本身的赶来,小编承认作者眷恋玉环池中的那缕川白芷,也曾以为自个儿是那池中的生机勃勃朵青莲,在滚烫的夏独揽着那意气风发季的风光,可本身明白自身不可能在此火同样的热忱里一定。当夏末最后的一场雨滑落,全数的Haoqing都交汇在秋的街口。
秋,听不到蝉鸣,独有碎黄的枝桂飘香。
漫步在红叶漫天的秋,那片片红叶带着对枝的可是眷恋纷纭曝腮龙门,疑似经验着一场痛彻心扉的拜别,总是给人风流倜傥种说不出的凄凉,“自古逢秋悲寂廖”!秋,字加心正是愁,秋,注定是多个伤感的时节。不放在心上瞥见黄金时代弯新月,却又如水般清凉。淡淡的.浅浅的郁闷总是在月光下遁形。
冬,总是因为它的阴冷而让人认为长久。风总是那么的缠绵,那么的透骨。被风吹乱的秀发遮住了眼角眉梢的忧虑。当第一片雪花飘但是至,安谧的冬季变得含蓄生动
,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豆蔻梢头色,把万里江山银装素裹成雅观的新嫁娘 ,
苍白的季节里多了后生可畏份希望,多了生机勃勃份固守。不领会曾几何时作者发愁爱上了冬季的苍白和临月,它虽未曾春天醉人的莺歌燕舞,也从不夏日壮观的雷暴雷鸣,更不曾首秋丰裕成果,它总是默默地坚决守护着,蕴酿着。
“若非意气风发番寒彻骨,哪得春梅扑鼻香”或者那就是归属作者的时节,纯洁.超然.清幽.淡泊。

花开秋殇,别离夏朗的暖气,舀风度翩翩湖清清的诗意,种在灯火处,横竖为诗,撇捺是词。深深的秋月底,苍白的纪念飘零在火红的老年下,从指缝中滑落随风而逝。上午的石英钟滴答敲响了数不胜数的深巷、纷扬了宁静的水流、娇艳了已经的桃源。

时令是时刻的笔,从春的妖艳写尽夏的靓丽,繁华散落后,在秋的词章里,唯有后生可畏页淡墨描画的清寂!细碎的心怀随秋风从枝头凋落,秋的最深处,作者执念不要忘记的岂止生机勃勃枚红叶风流倜傥朵瘦花? 
     

花落秋殇,弯月染黑了生漆的夜,红叶冉冉,霜寒凋零了长相的泪。码头上的台阶,几片秋冷的红叶,痛楚的躺着,任雨先生淋湿脉搏,任风撕碎边痕。桅杆上的渔火,忽忽闪闪,青莲萦萦,飘在污秽的水流里。朝气蓬勃边秋冷风雨,大器晚成边水寒苍穹。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