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界2(迁坟)

  母亲塞给我一包衣服让我赶快送到韩老二家去。早晨他老婆拿来一卷黑布,说韩老二不行了,让母亲帮忙赶缝一套老衣。那布比我们家黑鸡还黑,人要穿上这么黑一套衣服,就是彻头彻尾的黑夜了。

到了新坟地,胡老大放下车,一屁股坐在了石头上,二叔过去和他就商量事,我就坐在一旁抽烟,想了想昨晚的鬼头,又想想刚才看见的女人,也许真是眼花了,苦笑了一下。昂起头看了眼车上的棺材,这一眼着实吓了我一跳,

  你要趁着最早最有劲的那股子烟上去啊,他二叔。

二叔站起来,招呼大伙,行了下葬吧,

  ”都先忍着点,已经闭眼了。”冯三压低嗓子说。等眼睛闭瓷实了再哭,别把上路的人再哭喊回来。

二叔也说什么,上来让人们继续,只是让人们用黑布什了一个顶蓬,遮住坟,不让太阳照到棺材。很快的后一块石头掀开,,整个棺木露了出来,,二叔扭头就问胡兄弟们,咱们是打开棺材把尸骨抬出来还是直接把棺材抬出来拉走

  一个人要过去。

胡家老大说好像是我爷爷的奶奶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突然觉得路上空了。后面的脚步声也消失了,路宽宽展展的,我的脚在慌忙的奔跑中渐渐地离开了地。

刚到屋里,电话就响了,我一听,我二叔

  我们喘口气换个肩膀再抬你,他二叔。

回到家里,一头扎在床上就睡着了

  儿孙亲戚全齐了,村里邻里都来了。

走出不远,我回头看了看,突然我看见刚才挖坟的哪里有个人,一个女人,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花,穿着晚清时的衣服,
离得比较远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知道脸很白,站在哪像是跟我们招手,看情况应该是在叫我们,我对身边的二叔说,二叔,有个女人好像在喊咱们!

  你走到了阴凉处了,一棵树、两棵树、三棵树……排着长队送你呢。

所有人都说这刻的真好,胡家兄弟们也没想到,原以为棺木早已腐朽,还准备了一口新棺材

  ……和你打过架的王七在目送你呢,他二叔。

转眼间到了坟地,胡家弟兄摆上供品,最后还摆上了一个大猪头,猪头嘴里叼着一条猪尾巴!半睁着眼睛,我看见这个心里总觉得毛毛的!老感觉它在笑。胡家兄弟们烧完纸钱,我二叔走过去让他们站到一边

  我们抬起你,这就上路。

我 二叔在我前面,我就问他,“ 二叔,咱们干什么去啊”
二叔说,“帮胡家几个兄弟迁祖坟”

  外面全黑了。屋子里突然响起一片哭喊声。我出来的那一刻,感觉听到了人断气的声音,像一个叹息,一直地坠了下去,再没回来。

我再一回头,哪有什么女人,,这时旁边的人说,你小子,想女人想疯了吧,说完就笑起来!

  你的脚正经过最后一户人家的房子。

二叔说:“哪就抬出棺材来拉走吧!”

  跟你好过的兰花婶背着墙根哭呢,他二叔。

所有人歇了会抽了支烟,歇的差不多,就直接把棺材抬上了车,把遮阳布盖在车上,洒了些五色粮食,胡老大,拉着车就直奔新坟,说是胡老大拉着,很多人都帮着推,我在最后面,

  你不会在棺材里偷着笑吧。

二叔说,问题倒没有,你知道什么时候死的吗?

  走一趟我们就学会了,不管生还是死。

(请关注我的新浪微博,揣着糖放着炮,写完第一时间更到微博,希望大家多转发,多提意见,)

  ”……韩富贵、马大、张铁匠都死掉了,他二叔,你想通点,先走一步,给晚辈们领个路。我们跟着你,少则一二十年,多则四五十年,现在活着的一村庄人,都会跟着你去。”天暗得很快。我来的时候还亮亮的,虽然没看见太阳,但我知道它在哪个墙后面悬着,只要跳个蹦子我就能看见。

其实何止他爷爷没见过,就连他太爷都不记得她长的什么模样,胡家老太爷生下来他母亲就上吊死了!至今算来一百多年了,

  把路让开啊,拉麦子的车。

只见棺材上坐着一个女人,头一边戴着一朵花,穿着碎花蓝底衣服,二十上下的模样,化着淡妆
,坐在棺材头上冷冷的看着我,,!

  冯三抑扬顿挫的吟诵像一首诗,我仿佛看见鬼魂顺着他的吟诵声一直上到天上去。我前走了几步,后面全是哭声。冯三要一直诵下去,我都会跟着那个声音飘去,不管天上地下。

胡家老大摇摇头,不知道,反正我爷爷说没见过,如果按我爷爷的岁数来算,九十来年了,

  我们没死过,不知道死是咋回事。

“行了,别说了。有什么事晚上再说!”
二叔说完就往前走去,回头还嘱咐我“一会别乱说!”我没办法,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他们说你升天了,韩老二,他们骗你呢。你被放进一个坑里埋掉了。几年后我经过韩老二的坟墓,坐在上面休息,我自言自语说了一句。  

我吓的叫了声,跑到二叔跟前,说我又看见她了,二叔问,你又看见谁了?我说,就刚才那个女人,头上还戴朵花,穿着蓝底碎花衣服,

  ”都躺倒五天了,就是不肯闭眼。”一个女人小声地说了一句,我转过头,屋里暗得看不清人脸,却没人点灯。

这口棺材往地上一放,人们才看清楚,这是一口雕凤的棺材,图案非常精美,天上飞着一只金色的凤凰,几朵详云在它身边,地上有一个人在向凤凰挥手,哪个人的身后是一个房子,房子周围是竹林,院子里还刻着几棵梅花。棺木正中没有像普通的一个奠字,还是刻了一幅画,一个宝塔直入云霄,一轮明月挂在夜空,下面是群山环绕。另一面是刻的是一个大湖,一条船飘在湖面上!船上还站着一个人,人好像在坐着钓鱼,又好像在抽烟!这画中的凤凰没在天上而是在船的上面飞着

  你的头已经出村了,他二叔。

二叔说,你眼看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