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小读者》通讯十一~通讯十五

冰心
  今夜林中月下的雪宝顶,举世无双!就如万后生可畏,只好算得似娟娟的名媛,虽是照人的花哨,却不飞扬妖治;是低眉垂袖,璎珞矜严。
  流动的宏大之中,一切都失了严谨:松林是一片孔雀绿的,天空是莹白的,无边的雪原,竟是浅桔黄色的了。那三色衬成的宇宙,充满了凝静,超逸体面;中间流溢着满空幽哀的神意,一切言词文字都丧失了,大致不容凝视,不容把握!
  今夜的林中,决不宜于将军夜猎─这从骑杂沓,传叫风生,会踏毁了那平整匀纤的雪峰;朵朵的火燎,生寒的军服,会混杂静冷的月光。
  今夜的林中,也不当于燃枝野餐─火光中的喧哗欢笑,杂乱无章,会惊起树上稳栖的禽鸟;踏月归去,数里相和的歌声,会叫破了那如诉如泣的诗的社会风气。
  今夜的林中,也不当于爱友话别,叮咛细语─凄意已足,语音已微;而那抑郁缠绵、自作自受的情怀,总是太“人间的”了,对不上那晶莹的雪月,空阔的老林。
  今夜的林中,也不当于高士徘徊,好看的女人掩映─纵使林中月下,有佳句可寻,有喜报可赏,而光雾凄迷之中,只容意念回旋,不容人物点缀。
  笔者倚枕百般回肠凝想,猛然一念回转,黯然泪下……今夜的青山只宜于这一个女孩了,那几个病中倚枕看月的女人!
  倘诺自个儿能飞身月初下视:依山内外波折的长廓,雪色侵围阑外,月光浸着雪净的衾愁,有如丝的乡梦,有幽感,有澈悟,有祈福,有忏悔,有有滋有味种话……山中的千百日,山光松影重叠到千百回,世事从头减去,感悟逐步侵来,已滤就了水晶般清澈的气量。那时纵是顽石钝根,也要思念万事,并且这个思深善怀的妇女?
  往者如观流水——月下的乡魂旅思:或在达拉斯紫禁城,颓垣废柱之旁;或在刀里GreatWall,缺堞断阶之上;或在约旦河旁;或在麦加城里;或超渡黄河,或飞越洛玑山;有些许能谋善断,是耶非耶?只她知道!
  来者如仰高山——久久的犹豫在困弱道途之上,可能今日,或然二零一六年,就揭卸病的细网,轻轻的试叩死的铁门!
  天国泥犁,任她幻拟:是泛入七宝莲池?是参谒白玉皇上帝座?是欣然?是惊怯?
  有天上的重逢,有江湖的留恋,有未成而可成的功业,有将实而仍虚的夙愿;岂但为本人?牵及众生,大哉生命!
  那全部,融入着非常之生大器晚成刹那顷,那时候此地的,宇宙中流淌的赫赫,是幽忧,是澈悟,都已经宛宛氤氲,超尘拔俗——万能的老天爷,作者诚何福?作者又何辜?……二、三○夜,一九二一,沙穰。

附近的,你时刻在床面上写字,写字,

七绝楚辞六十三首 其四十四

近现代:添雪斋

有莲珍珠青蓝,盈手生月光。朦朦开彼岸,魅蓝入幻乡。幻乡星万点,明灭影绵长。一可瑞康(Karicare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相忆,风流浪漫灭一相忘。唯知忆忘者,已在莲心藏。莲心无凋落,终古苦而怆。——近当代·添雪斋《有莲》

有莲

冷冷夜霤,寒至地陲。涂泥如沸,漼漼之悲。漼漼久矣,惛然勿思。清晚上霤,粲烂于晛。馀木悬光,晶色如绚。晶色将晞,于此勿羡。湑湑檐霤,渗漉地衣。幽湿迂绕,沥沥增欷。曷此如歌,潸但是依。——近今世·添雪斋《霤三章》

霤三章

千年唱尽,红尘忆罢,只为怜伊情重。早知万般无奈梦魂中,又何须、秋风催送?银湾如许,誓心依旧,相数归期更加痛。他生若得有缘逢,必不似、今宵旧梦。——近现代·添雪斋《鹊桥仙十六首
其意气风发》

鹊桥仙十六首 其风度翩翩

近现代:添雪斋

千年唱尽,俗尘忆罢,只为怜伊情重。早知万般无奈梦魂中,又何须、秋风催送?

银湾如许,誓心还是,相数归期更加痛。他生若得有缘逢,必不似、今宵旧梦。

1

这段日子户外不是湖了,是四围山色之中,丛密的松林,将那座楼圈将起来。清绝静绝,除了一天两次列车往返,大器晚成道很浓的白烟从两重山色中串过,隐约的视听轮声之外,轻便未有何动静。单弱的自家,拚着颓然的在这里住下了!

古梦原本天定夺,风间劫火两裁割。不知星月渐苍茫,不复尘寰记空阔。——近现代·添雪斋《七绝天问二十七首
其八十七》

这个时候心定如冰,神清若水,默然肃然,直至歌声渐远,隐约的只余山下小孩奔逐欢笑祝贺之声,作者稳步又入睡中。梦见冰仲肩着四弦琴,似愁似喜的站在自己后面拉着最熟的调子是“作者何以能离开你?”声细如丝,如不胜清怨,小编凄惋而醒。天幕沉沉,就是圣诞日!

1922年丑月四日,沙穰干部休养所。

少年儿童们通晓自个儿不幸病了,小编却还没想到这病是须安息的,所以当先生缓缓的告诉自身的时候,小编大致神志不清。十七、十五两夜,凄清的新月,射到本身的床的面上,瘦长的载霜的白杨影,参错满窗。——笔者深深的觉出了宇宙间的悲惨与孤立。一年来的安排,全归泡影,连本身要好一身也不知是何底止。秋风飒然,作者的头垂在胸次。笔者竟恨了西半球的月,一回是中中秋前后两夜,第二遍就是以往了,小编竟不知明亮的月能伤人至此!

发端的负上罪担千钧!

就是不晴明的气象,夜卧听檐上夜雨,也是心宁气静。头两夜听雨的时候,忆起什么“……第一是逆耳夜雨!天涯倦旅,当时心事良苦……”“洒空阶更阑未休……似楚江暝宿,风灯零乱,少年羁旅……”“……缺憾时局,忧虑风雨,树好似此……”“……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等句,心中很痛苦的,以后已好些了。小兄弟!笔者笔不停挥,无意中写下这么些词句。你们未一定要看过,也不至于驾驭,但是你们尽可不必探究。那个话,都在人情之中,你们长大时,本身都会写的,特意去看,反倒无益。

昏昏沉沉的过了二日,十九早起,看到处处是雪,空中犹自飞舞,湖上凝阴,意态清绝。小编体面倚窗无可奈何,对着慰冰纯洁的饯筵,竟麻木不知谢谢。早晨生龙活虎乘轻车,贰人元帅带着放荡不羁的笔者,雪中驰过深林,上了钻石山到了沙穰调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