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黄埔军校哪黄金年代期学子最厉害?

1923 年冬。长沙。

黄埔军校哪一期学生最厉害?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8-07-10/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黄埔军校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一所军校,将星云集。其中以一、四期最为瞩目。
第一期:蒋先云、徐向前、陈赓、左权、胡宗南、杜聿明、关麟征、郑洞国、陈明仁、宋希濂、李默庵、李仙洲、贺衷寒、许继慎、黄维、桂永清、王尔琢、范汉杰、宣铁吾、宣侠父、

黄埔军校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一所军校,将星云集。其中以一、四期最为瞩目。

图片 1

第一期:蒋先云、徐向前、陈赓、左权、胡宗南、杜聿明、关麟征、郑洞国、陈明仁、宋希濂、李默庵、李仙洲、贺衷寒、许继慎、黄维、桂永清、王尔琢、范汉杰、宣铁吾、宣侠父、曾扩情、俞济时、孙元良、周士第、余程万、刘戡、霍揆彰、侯镜如等;

在这帮学生中,还出了黄埔军校历史上着名的“黄埔三杰”和“文武三杰”。所谓“黄埔三杰”即蒋先云、贺衷寒、陈赓,时人称之为“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陈赓的腿”。其中蒋先云考入黄埔时是第一名,毕业时又是第一名,真正的人中龙凤,黄埔学生中公认的领袖。他是湖南早期的着名共产党人,学生运动和工作运动领袖,其入党介绍人就是毛泽东。蒋介石对蒋先云也喜欢得不得了,费尽心机想将其收为己用,甚至说过这样的话:“巫山,将来革命成功了我就解甲归田,这帮生龙活虎的黄埔子弟只有你才能就统领得了。”能为国共两党领袖如此重视的人物,在那个时代不作第二人想。然而蒋先云不为蒋校长所动,为革命理想而放弃了唾手可得的锦绣前程。1927年5月,时为国民革命军第11军26师77团党代表兼团长的蒋先云率部参加二期北伐,在河南临颍与奉军张学良部的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5岁。

广州陆军讲武学校于1923年底在长沙招生,湖南革命青年陈赓被共产党组织看中,推荐他去报名考试。

  一条消息不胫而走:“孙中山派人招生来了!”消息传出,湖南爱国青年无不为之振奋。“好,报国有门了!”他们奔走相告。

考试时,与陈赓并排而坐一同考试的是宋希濂,两人很快就攀谈起来。1924年春,黄埔军校正式筹备,陈赓与宋希濂报考皆录取,讲武学校也全校并入黄埔。陈编入黄埔第三队,宋编入第一队。

  这天,长沙育才中学熙熙攘攘,百余名由中国共产党秘密发动的爱国青年和选派的共产党员济济一堂,踊跃应试。

陈赓担任队长,是军校里的活跃分子。当时有一句顺口溜:“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灵不过陈赓的腿”。三人并称黄埔三杰,让蒋介石自豪,但他们大搞派系斗争也很让校长头痛。

  这是孙中山创办的陆军讲武学校的第一期学生招生。二十岁的陈赓容光焕发,从容地走进教室。正要找座,旁边一位青年忙起身让位。让位青年是陈赓的同乡宋希濂。初次相识,二人一见如故,很快成了好朋友。

蒋先云、陈赓率领左派学生组成了“青年军人联合会”,贺衷寒等组织了“孙文主义学会”,针锋相对。陈赓回忆,那时他们一见面就互骂反动派,动手也是常事。有一次蒋介石请黄埔学生吃饭,两派学生在宴会上就用餐具打起来了。

  五六天后,陈赓等人接到录取通知书,再次来到育才中学集结。

陈赓的腿之所以闻名黄埔,是说他机灵敏捷,侦察、攻城都能建功。蒋介石见陈赓作战勇敢,命他率领连队到总指挥部担任警卫任务。惠州攻克后,东征军分头前进,蒋介石总指挥部所在的第三师遭遇陈炯明部队主力包围,全线崩溃,眼看总指挥部就要被攻陷,蒋介石要杀身成仁,陈赓连忙夺下枪,背起蒋介石顶着枪弹就往河边跑,掩护蒋介石过河到了安全地带。“神行太保”陈赓又徒步160里送求援信。为免路上被人怀疑,他赤手空拳,只拿了一根木拐杖,穿着草鞋不眠不休赶路,翻越一座山峰,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将信送到第一师周恩来手中,解了蒋介石之围。据说在延安整风期间,康生说,要不是陈赓救蒋介石,哪用打这么多仗。陈赓反驳道:“那时他死了不就成了革命烈士,跟廖仲恺一样了?”

  负责招生工作的学校教育长李明灏说:“大家愿意远道去粤,我代表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表示热烈的欢迎。”接着,他简略他说明了孙中山开办这所学校的意义和宗旨。

1925年,东征陈炯明的黄埔学生军

  只见他停了一下,又说:“由于现在湖南省尚为各派地方势力盘踞,我来湘招生完全是秘密的。希望大家不要声张出去。不过,有一点需要向大家说明的是:由于大元帅府还很穷,赴粤之路费尚需诸位自行筹措。你们可以自由组合,分批出发,争取半月之内抵达!到广州会有人招待你们的!”

这次“挺身护主”,使陈赓在蒋介石心中分量大增。陈赓被调到蒋介石身边担任侍从参谋,可任意出入蒋介石住所,一时成为蒋身边顶尖的红人。

  会场嗡地一声乱了。大家议论纷纷。

1926年3月发生“中山舰事件”,国共破裂日渐公开化。数月后,蒋介石在大会上宣布,本校学生凡是跨党的,必须声明愿脱离哪一党。身为蒋介石的得意门生,陈赓的选择颇受瞩目,不少人来劝他脱共,陈赓毫不犹豫地公开共产党员身份,退出国民党。

  “这是怎么回事,参加革命还得自筹路费!”

1927年2月,陈赓回国后到南昌的北伐军总部面见蒋介石。蒋大谈北伐军大好形势,表示希望陈赓留在自己身边不要到处跑了,陈赓说,他还要办一些私事。蒋介石没有勉强,发给他一笔钱和一个绸子封面的“特别通行证”,持此路牌,随时可以来见蒋。陈赓永远没有使用这张通行证。不久,“四一二”政变爆发,陈赓联络组织了“黄埔军校同学讨蒋委员会”,发表讨蒋宣言,与蒋介石割袍断义。

  “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参加南昌起义后,陈赓加入中共中央特科,潜伏在上海、天津,成为白色恐怖中的谍战骨干。1933年3月,陈赓被叛徒出卖逮捕。蒋介石特意发来电文,不能对陈赓用刑,要给予适当优待,以便他悔过自新,将来给予重用。黄埔同学一波接一波来劝降,都穿着笔挺鲜亮的军装,暗示陈赓“弃暗投明”前途无量。

  于是,有人观望,有人想着主意,有人悄悄地溜走了。

威逼利诱一个多月,陈赓也没有低头之意,蒋介石只好亲自出山。陈赓依然不买账。

  “宋希濂,你打算怎么办?”陈赓问。

如今骑虎难下,杀之不舍,亦不能向社会舆论交待;不杀释放,既不甘心,也太丢面子。又将陈赓软禁近两个月后,蒋介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陈赓被同志“营救”出逃了。

  “我跟着你,你说吧!”

这一次放虎归山,让蒋介石体会到了什么叫后患无穷,直到去了台湾,他还骂陈赓是害群之马,慨叹五个胡宗南比不过一个陈赓。1936年,陈赓与胡宗南率军对决一昼夜,陈赓歼敌一个旅,俘敌500;1946年,陈赓大破号称“天下第一旅”的胡宗南精锐部队;1947年,豫西平汉战役中,俘虏同学李铁军;1948年,解放洛阳战役中,活捉黄埔五期师弟邱行湘;淮海战役中,俘虏同学黄维,击毙三期学生熊绶春??

  “走,后天启程。既然是孙中山办的学校,我相信不会错!”陈赓坚定地说。

  “我们后天启程,愿意跟我们同行的请到这边来!”陈赓对大家大声说道。

  陈赓举止端庄,性格热情奔放,谈吐高雅,有一种非凡的气质。这种气质深深地吸引了陌生的同伴们。立时有二十来名被录取的青年围拢在他身边。他们推陈赓为班长,负责为大家安排车船食宿。

  12
月下旬,陈赓一行想尽办法,总算凑足了路费,由长沙启程。当时粤汉路才修至衡阳,到广州需绕道武汉、上海、香港。他们乘火车来到武汉,再搭英国太古轮船公司的轮船,前往广州。

  经过二十多天艰苦的旅行,他们终于到达广州。

  一踏进广州,他们就强烈地感受到一股灼人的革命热浪。街头上、码头边,到处公开出售宣传革命的读物。他们把行李捆在一起,等候接待的人。

  眼见接船的人一批批离开,空旷的码头只剩下他们一行。大家不由得心急起来。找人打听,可一句粤语也听不懂。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位会讲普通话的人,这人看了他们一眼,说:“像你们这样子,在广州一般旅店都不会接待的,只有到华宁里去试试,那里有些便宜的客栈。”

  他们急忙赶到华宁里,找一家客栈住下。陈赓说:“大家都累了,先住下,我去弄饭吃。”

  “军校到底何时来接?”同学们焦急地问。

  “别急,我马上去打听,先吃饭。”

  陈赓弄来了饭,匆忙吃完,便到街上去打听。可转了一圈,也没打听到消息,只得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客栈。

  转眼一个月过去,在长沙招的一百多人陆续到达广州,住进华宁里。可是从来没有人来打招呼.他们各自带的盘缠所剩无几,大家不由得心急火燎。

  一天,有人打听到程潜的军政部所在地。他们知道,李明灏就在程潜手下作事。大家就公推陈赓和李默庵为代表前去见李明灏。好不容易找到军政部,见到李明灏,陈赓将情况一一作了介绍。他说:“我们都来了一个多月了,大家所带旅费也都用完了,既然招我们来了,到底如何安置我们?陆军讲武学校还办不办啊?”

  李明灏一听,连忙解释:“陆军讲武学校正在修理中,一等修好,就可搬进去受训。在未修好之前,你们可先搬到关帝庙暂住。自己起伙可以省一点。”

  一百多名青年才搬进关帝庙。这里既无桌凳,也无床铺,他们就睡在铺稻草的地上。每天,除了早晚各点两次名以外,无所事事。大伙不由得怨气冲天。

  不久,陆军讲武学校营房修好,他们又搬入营房,正式开学。这所学校名义上隶属革命政府,却完全因袭旧军阀部队的军阀作风,没有一点革命气氛。陈赓等人感到非常失望。

  一天,陈赓和宋希濂沿着珠江北岸的长堤漫步,走到南堤码头附近,看见一堆青年正围着墙头议论什么。陈赓挤进去一看,原来是陆军军官学校《招生简章》。

  陈赓反复看了几遍,一把抓住宋希濂的手,脸涨得通红:“这才是孙中山办的军校,咱们投错胎了!快,去报名吧!”

  “讲武堂怎么办?”宋希濂问。

  “不管它,考完再说!”

  “可是条文规定要十八岁以上啊!”宋希濂不安地说。

  “你几岁?”

  “刚满十七。”

  “满了十七就算十八,我二十一岁,还可以借你两岁呢,走!”陈赓挽起宋希濂的胳膊就走。

  一个月后,陈赓、宋希濂双双考取黄埔一期。

  黄埔岛。林木葱郁,四面环水,风光秀丽。

  黄埔军校就设在原广东陆军学校及海军学校旧址。这天蒋介石来到招生的最后一关:口试考场。

  见到考官,蒋介石问起考生情况,主考官兴奋不已:“如果不是名额所限,我愿收下所有考生!这里是几个笔试成绩突出的,你不妨看看。”

  口试继续进行。

  贺衷寒进来。

  主考官请贺衷寒回答:“青年军人与军阀有什么关系?”

  贺衷寒低头沉思片刻,答道:“帝国主义者只利用他们的工具——军阀来造成中国的祸乱,军阀只利用他们的工具——军人来扩充自己的势力,中国的祸乱,完全是军人造成的。..但是,我们知道青年军人是最容易感觉自身的痛苦,是最富于抵抗环境的,是最善于打破恶魔的压迫..只有军阀是青年军人的大敌,也只有青年军人能够打倒军阀!”

  贺衷寒越说越激动。主考官在贺衷寒名字下打3
个端正的五星。蒋介石也为贺衷寒激烈的言辞所打动,连连点头。

  “报告!”

  “进来!”陈赓走进来。蒋介石从这一声“报告”里听出他当过兵,兴趣极浓。他注视着陈赓,瘦高的身材,举止文雅。

  蒋介石:“说说你的经历。”

  陈赓:“我十四岁离家从戎,在湘军当到二等兵,想升官因没进过讲武堂而不得升;想进讲武堂而又说非军官而不得入,实在是走投无路,报国无门…

  “你当过湘军?”蒋介石问,“你知道湘军的创始人曾国藩吗?”

  “知道,不但我知道,连我爸爸,我爸爸的爸爸都知道“为什么?”

  “我爷爷也是湘军,从伙头军一直做到师长,力大无比,能站在桌子上用牙齿叼起两桶水..”

  “我看你这身体连一桶水也拎不起来。”蒋介石哈哈大笑。

  “我从小就练过武术,不信你看..”

  蒋介石又问:“你的眼睛有病?”

  陈赓:“怕考不好,读书熬夜熬的。”

  蒋介石点头微笑。

  陈赓走后,接着进来的是蒋先云。蒋先云笔试成绩第一,口才也很出众。

  蒋介石:“请你谈谈对帝国主义的看法?”

  蒋先云欣然从命。他在列举了众多军事数据之后说:“列强口口声声要裁减军备,声言要开裁军会议,实际上他们受经济条件的压迫,不得不严整军备,维持其资本主义的残喘..从以上英法美日德的军备竞争看,战争不爆发于英法相争的欧州,即会爆发于日美相争的太平洋和远东。大战再发生时,全世界的弱小民族,又要遭到践踏,而中国即为战争中第一个瞄准的大目标!”

  “讲得好!”蒋介石大加赞扬,“黄埔军校有你们这样的有志军人,莫说几个军阀,就是帝国主义联合起来,我们也能全诛而胜。”

  1924 年4 月28 日。

  黄埔岛。

  第一期学生入学考试发榜。正取生三百五十名,备取生一百名。蒋先云名列榜首,曾扩情第二,贺衷寒排在三名以后,他们都分在学生一队。陈赓也被录取,分在学生三队。

  第一次上课是填表,集体加入国民党。一堂课下来,全都成了清一色的国民党员了。

  一天晚上,贺衷寒正与蒋先云谈话。

  贺衷寒:“我想组织个‘中山主义学会’。”

  蒋先云:“不,我倒是想扩大点范围,最好能组织个青年军人联合会。”

  他俩谈得正起劲,这时,走廊里传来“咚咚”的大皮鞋声,学生们一听就知道这是总队长邓演达来查铺了。蒋先云急忙灭掉烟,贺衷寒和衣钻进被窝,顿时宿舍里鸦雀无声。大皮鞋声在门口停下,咳了两声,传出一口浓重的广东话:“乌烟瘴气,是哪一个敢在屋里抽烟,给我站出来!”

  蒋先云心里一怔,正准备爬起来受罚,他睁眼朝门口一望,没想到站在门口的是陈赓。只见他双手背在后面,脚蹬一双大皮鞋,学着邓演达的模样。

  蒋先云:“娘的,是你这小子!”说着一把抓住陈赓,其他人见势立地起哄,把个邓演达的扮演者陈赓抬了起来..大伙一齐说:“陈赓这小子真是个好演员,应该成立个剧社,让他演个女人..”

  “不,演女人还是曾扩情拿手,”

  “对。成立剧社,就叫血花剧社,怎么样?以血浇花,以校为家..”

  突然外面有人敲着脸盆大声嚷嚷:“失火啦,快救火呀!”

  大伙一听,顾不得其他,直往外冲。

  只见不远处海军学校旧址的房屋真的着火了,火光一片。

  大家奋战三个多小时,才将大火扑灭。

  蒋介石:“今天这种迅速、勇敢、奋不顾身的精神,就是革命精神的表现。将来不管是在枪林弹雨,火山血海之中,我们军人的职务,只有一个死字;军人的目的,也只有一个死字。偷生怕死,不单是不能做军人,而且没有人格,就不能算是人。”

  陈赓、蒋先云、宋希濂等一一受到表扬。

  入伍生经过一个多月的操练,学会了作为军人的基本动作。军校生活,紧张有序。

  这天晚上,邓演达又查铺来了。

  听到楼梯口的皮鞋声,有人发出警报。

  “总队长来了!”

  只见邓演达神采奕奕地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在宿舍里扫过。

  “这是谁的铺?”

  “我的!”蒋先云放下书,立正站好。

  邓演达:“你背一遍内务要求!”

  蒋先云背了一遍。

  “你违反了内务规范,应受处罚。”

  “床铺不是他弄坏的。”一旁的陈赓打抱不平。

  邓演达转眼盯着陈赓:“你是三队学员,怎么窜到了一队宿舍里来?违反了校规,你要受处罚。说吧,是愿禁足呢,还是愿禁闭?”

  “愿禁闭!”蒋先云抢先回答。

  “他的床铺是我弄坏的,我愿受双倍惩罚。”陈赓说。

  邓演达:“你们二人争先承担责任,这很好,可以从轻处理,就禁足一次吧!”

  邓演达走后,贺衷寒抿嘴偷笑,躲了出去。

  蒋先云:“准是贺衷寒捣的鬼?”

  “别急,明天做操时看我的!”陈赓说。

  第二天,学员们在大操场集合。陈赓站在贺衷寒的后面。他轻咳一声。

  贺衷寒扭头一看,见是陈赓,一眼睁一眼闭,一脸怪相,惹得贺衷寒忍俊不禁笑出了声。教官闻声走了过来,这时陈赓己端正了姿式。

  “贺衷寒出列!”教官叫道,“你看陈赓,他才是黄埔军人的样子哪!”

  “好你个陈赓,你小心点!”贺衷寒有口难辩,只有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黄埔岛。蒋介石的办公室。

  蒋介石正闭目养神,想着心事。这时蒋先云走了进来。蒋先云品学兼优,深得蒋介石的好感。

  蒋介石:“是你呀,先云。怎么样,几个月的军校生活有何感想啊?”

  蒋介石笑容满面,和气地问道。

  蒋先云:“校长,我想在军校成立一个青年军人联合会,把热血青年组织起来。”

  蒋介石眼睛一亮,高兴地说:“好啊,你不但要联合本校革命师生,还要联合粤军、湘军、滇军..组织一支救国救民的生力军!好!我亲自给你写一下联合会的序言。筹备人员我看由你负责,再加上李云龙、贺衷寒、曾扩情四人就够了!”

  蒋先云:“让陈赓也加入进来吧!”

  蒋介石:“他军事成绩优秀,为人侠义聪慧,我很喜欢他。他可以在军事方面多多发挥作用。”

  在众多的黄埔学生中,陈赓、蒋先云、贺衷寒三人被同学们称为“黄埔三杰”,深得蒋介石的赏识。

  黄埔军校,生机勃勃。

  军校开学仅两个月,便爆出一桩震动全校师生的事件。校方决定成立中国国民党军校党部。校党部与队的区党部经过选举均己组成。当产生分队党小组的小组长时,校长办公室却在分队中指定一名学生任该分队党小组长,而这份指定名单是用校长蒋中正的名义公布的。名单一经公布,立刻在学生中引起强烈反响。学生们议论纷纷,表示不满。

  中共党员宣侠父虽被指名为党小组长,但他对此做法也表示反对。他挺身而出,写了一份报告给蒋校长,指出:“由校长指定党小组的小组长,不符合党的组织法,校长应收回成命,改为由各小组选举产生自己的小组长。”

  蒋介石一看报告,立刻气炸了。他派人把宣侠父找到办公室来教训,要他自动收回这份报告。

  宣侠父:“我有权提此意见,校长你不应以势压人!”

  蒋介石:“你无理取闹,限你三天之内写好悔过书,否则将严肃处理!”

  三天后,宣侠父再度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蒋介石问他写好悔过书没有。

  宣侠父:“学生无错,故亦无悔!”

  蒋介石恼羞成怒,决定开除宣侠父的学籍。

  消息一经传出,全校师生愤愤不平。布告栏前,围满了人,大家对此议论纷纷。

  这时,陈赓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布告,撕了下来,大声地对围观的同学说:“孙总理的三民主义,首当一条是民权主义。无民权,何谓民主、民族?

  革命党内部若无民主制度,与封建军阀又有何等区别?侠父同学仅仅提了一条意见,请问,这犯了哪家的王法?违反了军校哪条校规?他蒋校长凭什么要开除侠父同学?难道只许他专制,不许人家民主吗?”

  陈赓的一番话鼓动了大家。一时许多人纷纷叫道:“对,不公平,就要提意见!”

  陈赓稍停片刻,继续说道:“既然校方如此不民主,我提议,同学们以罢课的形式,抗议校方的专制做法。”

  陈赓的话,得到大多数同学的赞成,眼看一场罢课抗议的行动就要付诸实施。

  军校军事总教官何应钦见此情形,十分忧虑。他带领上尉以上的教职员,再三恳请蒋介石对宣侠父网开一面,从轻处理。

  蒋介石责问:“学生与校长发生抵触,你们不要求学生认错,却要求校长低头,这是什么用意?”何应钦无言以对,只好打电话给广州的军校党代表廖仲恺来处理这件事。

  廖仲恺来到军校,先对蒋介石加以劝说。蒋介石固执己见:“我们是军校,纪律重于一切。宣侠父目无师长,违反纪律,再三教诲,坚决不改,实难以再姑息。若事情就这么算了,那我干脆辞职!”

  廖仲恺见状,思虑良久,决定找陈赓谈话。

  陈赓态度坚决:“蒋校长若不收回错误的决定,我们就罢课,以此抗议专制做法。”

  廖仲恺:“你说的有道理。是的,一个革命党内,如果没有民主制度,不许人家说话,那么这个党也就无法生存,必然产生离心离德。但是,我以为你们用罢课的方式来解决此问题是不恰当的。”

  稍停片刻,廖仲恺继续说道:“你想过没有,罢课将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目前,革命事业急需大批军事干部,北伐正等待着你们。而建立起一支坚强的党军,才能完成国民革命事业,这是孙中山从陈炯明叛变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啊!孙先生为国民革命事业奋斗几十年,最后总结出这一条教训是十分深刻的。..诚然,蒋校长的做法有错误,但在他一时又没能认识到的情况下,若仅仅是为此事而逼走校长,军校停办,孙先生将会非常难过的。青年人,一个革命者应有远大的目标,同时还要具备超出常人的忍耐力,若无二者,革命是不会成功的。”

  听了廖仲恺的劝说,陈赓被深深地打动了。

  廖仲恺见陈赓不再辩驳,便带上他一同去看望宣侠父。

  廖仲恺:“侠父同学,你的建议,我认为是对的。但为了这件小事,硬要校长收回成命,按照你的意见办理,那么校长的威信问题怎么树起来?为了顾全大局,保持你的事业前途,我提一个拆中意见,我到校长那里去收回你的报告还给你,作为撤销原议,来结束这事。这对你来说是委屈求全,但为革命而受点委屈,是值得的。”

  宣侠父听了,两眼闪着泪花,激动地说:“党代表,你的好意我全领了。

  然而,我认为个人事业前途事小,建立民主革命风气,防止独断专行的独裁作风事大。党代表,我的决心已定,决不为此折腰。”

  几天后宣侠父怀着悲愤而慷慨的心情,告别了送行的师生,踏着坚定而从容的步伐,走出黄埔军校的大门。

  宣侠父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唯一被开除的学员。

  通过这件事,陈赓对廖仲恺更加敬重和爱戴。这位黄埔三杰之一的陈康,人们只知他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怕的却是一个廖先生。

  1924 年10 月。

  广州。

  在英帝国主义支持下,广州反动商团与盘踞在东江的陈炯明部相互勾结,杀气腾腾,占据广州市区,屠杀无辜的群众,强令商人罢市,妄图一举推翻孙中山的广州国民政府。

  为迅速平息商团叛乱,巩固革命根据地,孙中山下令黄埔学生军出击平叛。蒋介石同苏联顾问、周恩来等人商量后,决定先派人潜入市区,探听虚实,收集情报,以便制定作战计划。这是黄埔学生军的第一仗,事关重大。

  接受任务后,陈赓乘一叶小舟,悄悄来到北岸。小船在一片茂密的草丛中靠岸。

  黄昏,他进入广州市区。整个广州,笼罩着恐怖的气氛,不时传来一阵阵枪声,偶尔有行人走过,也是惶惶不安,匆匆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