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传: 三十二、呕心沥血渡时艰

  开发南泥湾自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首先需要统一认识。不少战士从日夜战斗的前线回到边区,一心想的是打退顽固派的进攻,保卫边区,保卫党中央;可是,到了边区却要他们拿起锄头去开荒,思想上一时转不过弯来。

  朱德亲自指导南泥湾大生产运动,不仅有力带动了整个边区的生产自救,粉碎了国民党顽固派的经济封锁,巩固和发展了解放区,而且密切了军政、军民关系,增强了部队素质,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打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新华社西安1月4日电“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来到了南泥湾,南泥湾好地方……”南泥湾,这个响亮的名字,承载的是中华民族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

  陕甘宁边区是中共中央所在地和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总后方,又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地区。“当时边区只有一百四五十万人口,又是土瘠地薄的高原山区。在国民党顽固派的封锁下,要担负数万名干部、战士以及全国不断奔赴革命圣地的青年学生的吃穿住用,实在成了一个大问题。在一段时间里,我们财政经济极其困难,几乎没有衣穿,没有鞋袜穿,冬天没有被子盖,没有菜吃,没有油吃,甚至吃粮也很困难。”①早在一九三九年二月二日中共中央已在延安召开生产动员大会。毛泽东在会上发出“自己动手”的号召。

关键词:朱德;南泥湾;陕甘宁边区;抗日根据地;延安

60多年后的今天,拥有1万多人口的南泥湾镇,种植和养殖业蓬勃发展,红色旅游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南泥湾镇正在成为历史文化旅游名镇。

  破窑亦难找。

  1940年以后,是各抗日根据地物质困难空前严重的时期。这种困难,是日本侵略者的残酷“扫荡”和国民党顽固派的严密经济封锁所造成的。陕甘宁边区这个中共中央所在地和经济落后的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总后方,一度到了几乎没有衣穿、没有油吃、没有纸用、没有菜吃、没有鞋袜穿、冬天没有被子盖的严重地步。

三五九旅一名叫李位的模范班长,在一次开荒竞赛中,创造了日开荒三亩六分七的最高纪录。之后随着生产工具的改良和生产技术的提高,又涌现出了一位名叫郝树才的战士,以一天开荒四亩二分三的成绩,被毛泽东亲切地称为“气死牛”。

  养生亦养脑。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朱德提出一个重要主张,就是在不妨碍部队作战和训练的前提下,实行屯田军垦。南泥湾在延安东南约九十里,是延安县金盆区的一个乡,纵横数百里,渺无人烟;但土地肥沃,有三条河流经此地,是适宜垦荒的好地方。相传过去这里曾是人口稠密的富庶地区,因为战争的缘故,人民非死即逃,变成了荆棘遍野、杂草丛生的荒地。此前有过一些单位曾想来这里开垦,但都因人力不足,没能站住脚。当三五九旅奉调回陕甘宁边区后,朱德决心以这支主力部队为骨干,带动边区的其他部队、机关、学校一起前去开垦。边区的北面连接着晋西北根据地,受顽固派军队的威胁较小,而南面所受威胁较大。把这支主力部队部署在南泥湾,一方面用来防备顽固派军队可能发动的进攻,另一方面,又可以进行开荒种地。

在这种形势下,1939年2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生产动员大会,毛泽东在会上尖锐地指出:“饿死呢?解散呢?还是自己动手呢?当然,饿死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解散更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我们的回答是四个字—自己动手。”为此毛泽东亲笔题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在陕甘宁边区迅速开展起来。同时,为加强边区防卫力量,中央调八路军第一二O师第三五九旅由华北前线回防,保卫边区、保卫党中央。

  在朱德的策划和带动下,陕甘宁边区军民克服了困难,发展了生产,渡过了难关。它对敌后各抗日根据地胜利地渡过这段物质困难空前严重的时期,也起了重要的指导和推动作用。

  1942年夏天,南泥湾一带的庄稼长得很好,眼见丰收在望。当时延安有5位年岁大的老同志,人称延安五老。除朱德外,其他4位是延安自然科学院院长徐特立、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谢觉哉、延安大学校长吴玉章和晋西北行政公署主任续范亭。纪念“七七抗战”5周年以后,朱德邀请其他四老同游南泥湾。这时的南泥湾和一年半以前相比已全然改观。朱德兴致很高,赋诗一首,诗中写道:去年初到此,遍地皆荒草。夜无宿营地,破窑亦难找。今辟新市场,洞房满山腰。平川种嘉禾,水田栽新稻。屯田仅告成,战士粗温饱。农场牛羊肥,马兰造纸俏。小憩陶宝峪,青流在怀抱。诸老各尽欢,养生亦养脑。薰风拂面来,有似江南好……这首诗是1942年南泥湾的真实写照。到这一年底,三五九旅已经开发了2.5万亩土地,解决了一部分粮草及各种用品;建设了各种工业如纺织、肥皂等共约十种;有了600多匹运输牲口及47个骡马店。被中共西北局称为“发展经济的先锋”,受到隆重表彰。从1941年到1944年,仅仅数年时间,杂草丛生的南泥湾就变成了一个“米粮川”,三五九旅的粮食产量由0.12万石猛增到3.7万石,上交公粮1万石,达到了耕一余一。与此同时,他们在边区范围内,迅速发展了工业、商业、运输业、畜牧业和建筑业。

1941年春,迎着依然寒冷的北风,在“一把锄头一支枪,生产自给保卫党中央”的口号声中,王震率三五九旅战士们肩挎钢枪,手握镢头,硬是在一片林海荆棘中开出了一条通向南泥湾的路,由绥德进驻南泥湾。

  水田载新稻。

作者简介:

位于延安城东南方向约45公里处的南泥湾,是延安的南大门。由于连年战乱,土匪肆虐,人们纷纷逃离,使方圆百里的富庶之地变成了人烟稀少、树木繁茂的荒僻之所。

  农场牛羊肥,

  (作者单位:中央文献研究室)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由于长期战争的消耗,日军的大规模“扫荡”,国民党顽固派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加之连年的自然灾害和非生产人员的大量增加,陕甘宁边区出现了空前严重的物质困难。

  南泥湾在延安东南约九十里,是延安县金盆区的一个乡,纵横数百里,渺无人烟;但土地肥沃,有三条河川流经此地,是适宜于垦荒的好地方。相传过去这里曾是人口稠密的富庶地区,因为战争的缘故,人民非死即逃,变成了荆棘遍野、杂草丛生的荒地。以前有过一些单位曾想来这里开垦,但都因人力不足,没有能站住脚。当第一二○师三五九旅奉调回陕甘宁边区后,朱德决心以这支主力部队为骨干,带动边区的其他部队、机关、学校一起前去开垦。边区的北面联接着晋西北根据地,受顽固派军队的威胁较小,而南面所受威胁较大。把这支主力部队部署在南泥湾,一方面用来防备顽固派军队可能发动的进攻;另一方面,又可以进行开荒种地。

  朱德把开垦南泥湾当作克服经济困难的一项重点工程来抓。1941年开春后,朱德就率领有关负责人和技术干部多人到南泥湾进行实地踏勘,调查山、水、林、路、土质以及农作物生长情况,谋划南泥湾的开发建设。三五九旅开进南泥湾不久,朱德在王震的陪同下特意到南泥湾视察,他深入干部战士之中听取对开发南泥湾的意见,深刻讲述“屯田政策”的重大意义,要求他们一定要做群众的模范,把生产运动搞好,用自己的双手,做到生产自给,丰衣足食。6月,朱德专门给三五九旅七一八、七一七团的领导人写了一封长信,对南泥湾的全面开发建设作了严格、详细、具体的指导,要求他们在搞好农业生产的同时,建立起畜牧业、运输业、手工业和商业,“建立起永久的基础”。

一到南泥湾,三五九旅就迅速掀起开荒生产热潮。他们制订了边生产边训练的计划,农忙时生产,农闲时练兵。王震提出“不让一个人站在生产战线之外”的口号,上自旅长、下至勤务员、炊事员,一律参加生产劳动。

  这一年秋天,南泥湾获得丰收,边区其他地方的经济工作也取得很大成绩,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家务大了,保管问题就突出出来。朱德对负责保管工作的干部说:现在与过去不同了,已经建立了许多家务,就是需要大家保管好的仓库、粮草等等。他勉励大家认真做好保管工作。(28)十月十九日,朱德在中共中央西北局高于会议上讲话时针对边区的实际情况指出:“现在我们党内对于生产运动的观念还没有完全转变。思想上应该转变到每个同志都要自己参加生产,帮助生产。”“所以明年特别要把各种各色的生产事业搞起来,用这个作主体,其他的事情才能办好一点。边区劳动力缺乏,过去我们组织生产运动,首先以军队着手,军队有五、六万人,大部分是有劳动力的,所以从军队着手。”他说:军队开工厂、办农场,直接参加生产,有没有成绩呢?成绩相当大,这叫屯田制度,古时候有过的。

内容摘要:朱德亲自指导南泥湾大生产运动,不仅有力带动了整个边区的生产自救,粉碎了国民党顽固派的经济封锁,巩固和发展了解放区,而且密切了军政、军民关系,增强了部队素质,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打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斗,昔日荒草丛生、沼泽遍地的“烂泥湾”变成了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好江南”。粮食大丰收,瓜菜堆如山,加上一排排整齐的窑洞,南泥湾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

  遍地皆荒草。

  早在1939年2月2日中共中央已在延安召开生产动员大会。毛泽东在会上发出“自己动手”的号召。朱德在协助毛泽东指挥各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军事斗争的同时,十分关心陕甘宁边区的财政经济工作情况。边区经济困难中最紧迫的是吃饭问题。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要养活原有的一百多万老百姓,本来就不宽裕,现在又来了几万干部、学生、军队,都是脱产人员,单靠当地人民来养活是不可能的。

据统计,1941年,三五九旅的战士们开荒1.12万亩,产粮1200石,蔬菜实现完全自给。到1943年,开荒达到10万多亩,产粮12000石,实现了“不要政府一粒米,一寸布,一文钱”的奋斗目标,做到了粮食和经费的全部自给。1944年底,南泥湾种植面积达26万多亩,收获粮食37000石,并于当年向陕甘宁边区政府缴纳公粮10000石。

  明月挂树杪。

1940年5月,朱德从太行抗日前线回到延安,协助毛泽东组织领导边区的经济建设。面对边区财政经济的严重困难,朱德提出了“屯田”政策。从1940年冬到1941年春,朱德率领中共中央直属财经处处长邓洁、三五九旅第七一八团政委左齐以及几名技术干部,多次到南泥湾进行实地勘察,对南泥湾的开垦进行了极为详尽的调查研究。他白天越山涧,爬山峁,夜晚宿破窑,吃烤山药蛋,在火光的映照下研究部署开发南泥湾的蓝图。

  这年年底,朱德又撰文号召边区全体军民完成边区一九四一年度财政经济计划,“要使边区的财政经济从半自给到完全自足自给”;“解决吃饭、穿衣、日用品和军需的事。这件事不办好,抗日战争就难于支持,抗战的胜利就没有保障”⑧克服陕甘宁边区的严重经济困难,一九四一年是关键的一年。

  现在这种环境逼得我们搞屯田运动,并且已经发生了效力,今后还要搞下去。

  轻车出延安,

  于是,‘南泥湾政策’成了屯田政策的嘉名,而这个嘉名永远与朱总司令的名字联在一起。”

  人云多虎豹。

  三五九旅中最早参加屯垦的七一七团也奉命参加。由于边区有了准备,何文鼎不敢冒然进犯。边境空气又缓和下来了。过年后,各部队重归原有防区,七一七团在返回南泥湾途经延安时,延安军民开了一个欢迎晚会。当时,太平洋战争刚爆发不久,朱德在晚会上讲话时指出:现在全世界都在打大仗,目前第一个任务是打倒法西斯。我们八路军、新四军是一支坚强的队伍,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决不落在人家后面。战争是长期的、艰苦的,没有充分的物资就不能取得胜利。你们去年在临镇生产,搞得不错,今后还要开荒种地,养猪、养牛、养羊,做到丰衣足食。(25)一九四二年陕甘宁边区的情况比一九四一年已好得多了。这年年初,毛泽东、朱德致电彭德怀说:“此问财经问题,今年可解决,并在去年打下了基矗”“边区经济今年更有计划的组织了人民的、部队的及机关学校的劳动,大发动了生产运动可能向上发展,在不受灾的条件下勿须外援。”(26)这是边区军民一年多来辛勤劳动取得的丰硕果实。

  今辟新市场,

  屯田仅告成,

  此信应在生产小组中讨论。

  目前你们的农业生产将告结束(指开荒),你们应当乘此机会,建立起下边这些事业来。

  一览群山校

  行行卅里铺,

  白浪满青山,

  薰风拂面来,

  打仗需要武器、弹药。抗战初期,国民党军事当局曾供应八路军、新四军一部分武器、弹药和军饷。可是皖南事变前就已断绝这种供应。在朱德等人筹划下,延安的兵工工业有了很大发展。到一九四一年三月,每月可造步枪子弹六万发,如果弹壳供应有保障,每月可以生产二十万发以至更多(所以战士打枪后要收回弹壳上交);每月可造手榴弹二万枚;小迫击炮五门,炮弹一千发;制造无烟火药的工厂也即将开工;造火药时需要硫酸,又建设了一个硫酸厂,每月约可生产硫酸四百磅。(14)当时,前线的八路军、新四军把缴获敌军的武器、弹药作为主要的军需来源,后方的产品作为补充。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出,朱德当时对生产的领导是多么具体、细致。

  你们建立的家务,虽然是你们经营的,同时也是国家经营的。我们是共产党,要时时刻刻想着为国家建立一个很大很好的家务,这样才能‘共产’啊!不要忘了整个人民的利益。只求自给自足,结果就会走到自私自利的道路上去,那是走不通的。望你们以共产主义精神来发展生产事业,这才是正确的,才有前途,望你们正确地执行。

  共载有五老。

  为了促进经济状况的进一步好转,三月二十二日,朱德在延安召开高级技术干部会议,讨论边区的经济建设和技术建设问题。会议通过了给中共中央和边区政府的七项建议,提出“设立全边区的生产建设企划委员会,以统一和统筹全边区的生产建设事业。”特别强调“精兵简政”问题;要求“裁汰各生产部门中的冗员,合并同类性质的工厂,力求合理的节约人力、物力、财力,使人尽其力,物尽其用。”(27)在精兵简政工作中,朱德直接领导中央军委机关的整编。他把军委的许多下属单位,如总后勤部、直属队政治部、卫生部(包括所属和平医院、医科大学)以及经济建设部所属各单位,统统划入陕甘宁晋绥联防司令部建制,同相应机构合并。军委直属机关从原来的七千人精简到二千人。下一年,又进行一次整编,取消了原来给团以上干部配备勤务员的制度,把勤务员改为公务员,编为青年队,直属军委办公厅秘书处,统一负责军委机关的勤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