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日记

阿光
  城市的拥挤使我们成了穴居动物。假如有一天,你发现你的窗外竟然有一棵树,而你在这栋楼里已住了多年,不知你是否有一份意外的惊喜。
  我们都很忙,也不知在忙些什么。我们也想洒脱一点,悠悠闲闲地混些日子,结果琐碎的事情像烟灰缸里的烟蒂,像桌上的蒙尘一样越积越多。而闹钟又该紧发条了。我们难得有时间朝窗外投上一瞥。我们在树底下走过,步履匆匆,当落叶掉在眼前,还不会察觉头上长着一棵树。
  只有失眠的人,在月夜,才看得见窗外的树缀满银色的花朵;在雨夜,才听得见那一朵朵花吸饱了雨水掉在地上的“吧嗒”声。
  隔着纱窗看树,像一幅颗粒很粗的照片。
  我们只是隔着窗子看风景,窗户成了我们的又一眼眶。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只是诗人的幼想。当屋内的你为小小的挫折或短暂的别离伤心的时候,窗外的树依然在轻柔的风中舒展,不发一言。
  我想象着窗外的树在夜幕里的表情。我暗自思忖:关于它,我又知道些什么呢?我突然想写一张明信片,寄给某位朋友:“如果你想起了我,就请看看窗外的树吧。

站成永远

走着走着,太阳露出头来了,一下子天大亮,所有的事物都看的更清楚了,以前说“一缕阳光”都是不走心的,嘴上说说,却从来没有认真去感受过“一缕阳光”带来的真正意境,你看,整个世界都是因为这一缕阳光而沸腾起来的,光线开始刺眼,我不小心又看了它一眼,然后再看什么都是带着它的光亮……

又见风儿婆娑,母校的海棠也是否开过,凋谢了一树红嫣?教学楼后面的百合是否也绽放笑脸,惹得落英缤纷?那树树樱花是不是最惹眼的颜色?花开是一种美,因为他们都努力开到最好,即使有花残败落的那一刻。即使花谢花飞花满天,也有烂漫一时的明艳。那年我们一起漫步在花海,看花瓣抖落,内心激起一段彷徨。你说“人生亦是如此吧!我们的生命也应很美,我们也应该像花一样努力开到最好,像树一样长到最高。小布丁,我们一起报北方的大学吧”“嗯嗯”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字每一句,于是害怕生命太过短暂而倍加珍惜,我用生命的长度记载着关于昨天的事,用激情向往着未来有你的明天!而今又见风儿婆娑,繁华了海棠树下许过的誓言。

你说,写作是在写什么呢?我有时候觉得,其实就是在写作者自己,自己的经验,感悟,疑惑,以及喜怒哀乐一切情绪,每个人眼里的世界都不同,每个人面对同一个世界的态度也不同。如果恰好我的观点引起了你的共鸣,如果恰好我的喜怒哀乐触动你心,这便是最好的,不需要刻意,是不是?

“师傅,到市一中”。

一缕阳光

谢谢大家愿意读我的故事我的字

看到四环路上的清洁工人,又想,我有多幸福,他们又冷又辛苦,而我还是在车里。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曾有过那么一个人,

不能废弃了上班的一路时光,这是最好的享受,不受任何干扰,还有音乐陪伴,窗外冰天雪地,窗内温暖舒适,大毛茸茸的座椅,头扭向外看,一排一排的楼房向后退去,一排一排的路灯也向后退去,而我就像带着翅膀一路飞扬!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像这样以行走的状态看窗外的世界,喜欢这样远远奔赴又瞬间掠过的姿势……

又见花儿烂漫,母校的白杨该长高了吧?他们又发新芽了吧?比去年要坚挺多了吧?记得当年入校时,就被那条白杨到所吸引,只是被他们的挺拔所深深折服,却更无他感受。三年来,每天从高大的白杨下走过,都想在接受不同的洗礼。春天,他让我看到生命的活力;夏天,他教我对抗烈日;秋天,他带我看黄叶纷飞;冬天,他教我在风中傲然挺立。春夏秋冬,又是一季,我在白杨的陪伴下成长。我们再去和它比下高吧,那年我到你的肩膀,你还没到树的肩膀。“小布丁,你知道我为什么爱白杨吗?”我摇摇头,你接着说“因为它扎根的深度是一种热爱,那站立的姿势是无声的庄严,那默默的生长是坚定的力量。”你总是那么文绉绉的。文艺青年遇见花儿烂漫,也烂熳了我们有白杨陪伴的日子。

这样不咸不淡的叙说其实我不喜欢,可不知怎么,有时候总是忍不住,嗯,我的想法就是这样清淡,想写出热烈激情的文字也是相当困难的,先不管它,总要继续下去,生活不也是如此吗?不习惯清淡也便无法活出滋味了,岁岁年年,日子不都是在心里过的吗?

留下你的❤️也许我就能在土里收获一株白杨

太阳出升的地方有朝霞,不艳,只淡淡的一层,映在灰蓝的天空上很是和谐,北方的冬天,只要是没有风雪,还是很可爱的,冷是常态,习惯了也便不觉得难过了。

开至零落

你看那一排排站好队的景观树,它们就是要活成别人眼里的样子吧?不然,它此生的意义何在?被安置在一个可能此生再不会变换的岗位上,一生一世不眠不休,春天发芽,秋天落叶,被无数次修剪枝丫……幸好它们不是人,幸好我们不是它。

❤️回忆蔓延

你看吧,人这种动物有多复杂,想的和做的永远隔着一层玻璃,你以为你在这边都看清楚了,你以为脑成像了就是事实了?那可真不是那么回事儿,实际上还远着呢!你不想办法从玻璃这边打破到那边,你真的就永远感受不到中间差异的奇妙。不做的时候以为这事儿不难,开始做了就知道这事儿不容易。

但是 有些人最好的存在方式是回忆里,

车驰过,看到路边瑟瑟缩缩的人,我想我该有多幸福啊,因为我在车里。而又想,我时常也走在街上,来来往往的车里的人是否也会因为看到我的艰辛而深感自己的幸福呢?你看,比较而来的幸福是不是就是这平凡世界里的所有感知?


按说随便打字的时候也应该想点有用的,我发现我做不到,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乱七八糟,根本就不好理顺,还有一个问题,毕竟脑子里想的快,而打字记录的慢,等我把一句话打出来,脑子里刚才想过的好像就忘了,然后重新想,再想跟住记录完的那一句就有点困难,这也不好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