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是徘徊花

林清玄
  他有一位朋友发生车祸,生命垂危,他去看他,正好听到临死前的最后一句遗言:“告诉梅芳,我爱她。”说完,朋友就断了气。
  他一直不知道梅芳是谁,也无从查起,不能对梅芳说朋友最后的交代。两年后,他在一个聚会上遇到梅芳,那时梅芳还沉浸在朋友逝去时的忧伤里,他想对她说起,为了怕她增加伤心,终于吞了回去。自己常在长夜中反复思量。“告诉梅芳,我爱她。”那句话成为一团空气,整个包围他。
  十年后,他又遇见了梅芳,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过得幸福安好,他终于脱口说出朋友的最后遗言。梅芳轻叹一口气,微笑了。
  他才蓦然想起,他替梅芳整整背负了十二年的包袱,这个包袱经过时间,已化成一道空气,散在四周。
  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他知道的是,生死的情感,时间也可以消化。

爱情不是玫瑰花
爱情不是玫瑰花,能够鲜艳一时,很快凋谢;爱情不是一时的激情,不是一时激情过后,什么都不存在了。爱情是付出后能够收获一片成功。
再好的花也只能鲜艳一时,早晚会凋谢的。真正的爱情是永恒的,是两人无瑕疵,纯洁的结晶体。如果把爱情比做玫瑰花,那就是一时的激情,激情过后就会分道扬镳。如果离开了别再回头告诉我我还欠你的。
作为恋人我做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付出了我所能付出了所有。我能力真的有限,现在我连为我的肚子多付出一点的能力都没有了。所以我也无需再为一个已经背叛我的人再去付出更多。那我就太傻了。爱情不是玫瑰花,退潮的爱像刀疤,握不住的他,放下也罢。
天空中又划过了流星 衬托着你远去的背影 未来 现在 美丽的曾经
都仿佛在此刻冰冻 不知不觉吹起的夜风 无声无息带来了冰冷 心碎 心痛
心中的悸动都随风弥漫在夜空 温柔的相拥 遗弃的爱情 就象是花朵在失去生命
你送我的玫瑰已凋零 分手快乐言不由衷悲伤的恋情 云淡风轻
仿佛送爱离开的心情。
刘杰大学毕业后一直留在东莞工作,收入还算可以,但无法回到老家湖南成家立业,这才是母亲最大的心思。去年3月初,他正上班时,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说她老朋友何姨的女儿美霞来东莞打工,人马上就到,让我立即去火车站接人。母亲又说她已经把我的手机号给小美霞,美霞下了火车就会给我打电话。我一看时间,火车快要到站了,忙放下手头的工作请了假直奔火车站。母亲的这个电话真令人措手不及,好在没迟到,我在出站口等着,几分钟后,我的手机响了,美霞说她穿着一件咖啡色的外套,戴着米色的帽子和围巾,非常好认,于是我就伸长脖子等着那个穿着咖啡色外套的女孩子走出来。
当我看见美霞的那一瞬间,哇!这么漂亮的姑娘,我不由地咧嘴微笑。美霞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子,就像李白诗里所写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有种质朴的明媚。我打电话给母亲,请母亲放心,说我已经接到美霞了。母亲又接着安排:美霞初到东莞,人生地不熟的,先让她住在你那里,你顺便帮她找找工作,等美霞找到工作,有收入后再搬走也不迟。我当然乐意效劳。我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闲着的那一间正好可以让给美霞住。安顿好美霞,我又赶回公司上班,等晚上回到家,我发现美霞一直没闲着,把屋子从里到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晚上,我带着美霞去步行街吃饭,看着紧跟在我身旁的美霞,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心动。每一个男孩都会爱慕漂亮的女孩子,我也不例外,但我警告自己:别有非分之想,美霞是何姨的女儿,人家只是暂时投奔你,而且,你还有女朋友,你可不能脚踏两只船。
那时我正和梅芳谈恋爱,已经有一年多了。梅芳和我在同一家公司,也是做物流专员的,我负责东南亚这一块,她负责新加坡的出口业务。梅芳也是漂亮女孩,但她性格太外向,这是我唯一不喜欢梅芳的地方。梅芳的朋友多,应酬也多,梅芳是东莞本地人,父母也是做生意的,但梅芳不想在家族企业里工作,毕业后坚持以自己的能力在外找工作并养活自己,这是我最欣赏梅芳的地方。但我欣赏人家没用,梅芳的家人不接受我,他们对外地女婿有种抵触情绪,觉得我和梅芳在一起,是看上了梅芳家里的财产,因此我从不去梅芳家。也正因如此,严格说来,我和琳安的关系,没有一般恋人之间那种浓烈的亲密感,但梅芳是真心爱我的。她经常和我一起出去吃饭。有时我两到夜总会去唱歌,感情越来越好。
美霞住在我这里,我当然得和梅芳打声招呼,不然梅芳哪天突然上门,还以为我怎么样了呢。梅芳听我说完,很大方地说:老家来的小妹妹么,当然欢迎喽。过了两天,梅芳和我在外吃饭时还特意喊着美霞一起去。接下来,美霞开始找工作,可她的学历不高,适合她的工作不多。我母亲的意思是,尽量在我工作的公司里给美霞找一个活,这样我还能照应美霞,可我们公司里不缺人手,何姨还不想让美霞进工厂在流水线上工作。找来找去,又是半个月过去了,我终于给美霞找了一个还算比较理想的工作,在一家连锁超市里当收银员,但工资不算高,如果去除租房费用,连生活费都不够,美霞还得住在我这里。我让美霞放心住下去,除非哪一天她不想在这里住了。
男女同住一个屋檐下,尤其是青年男女,发展下去必然是日久生情。有时我看着美霞在屋里走来走去或者打扫卫生什么的,心里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心动。我发现开始喜欢美霞,而且是那种不同于梅芳的那种喜欢,如果我一个星期见不着梅芳没什么,而美霞不一样,她总是让我有种牵挂,经常是我正在工作时,心里却突然想:美霞今天忙不忙?她现在在做什么?从前下班后我经常往外跑,闲不住,而现在,每到休息日,我总是呆在家里,哪里都不去。
而我和美霞关系突飞的进展,正是因为母亲后来的那个电话,母亲打来电话专门问美霞的情况,我说一切都很好,母亲笑道:那我和你何姨就放心了,美霞年纪小,你一定要对人家好……我这才明白,美霞来东莞打工,原来是母亲和何姨商量好的,母亲也同样不想让我找东莞的女孩子,怕我一辈子会留在东莞。终于,我和美霞彼此心照不宣地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只是我心里担忧,我该怎样和梅芳提出分手。我对梅芳有种愧疚心理,是我先背叛了她。
过了几天,我约出了梅芳,但我没有完全对梅芳说实话,我告诉梅芳:我母亲不同意我和一个外地女孩子结婚,所以才安排美霞住在我这里,我不能拒绝母亲的安排。梅芳问我:那你是怎么打算的?我不敢直视梅芳的眼睛,只好重复着说:我不能抗拒我母亲的意思。梅芳又问:其实,是你喜欢美霞对不对,虽然我什么都没看见,但我相信我的直觉。这样也好,早分手以免牵挂。我沉默,沉默就是默认,梅芳见我不吱声,说声:那就成全你们一家人吧。然后转身离去。我看着梅芳的背影,没去追她向她说声对不起,我知道我伤透了她的心。

**宝香婆婆的儿孙满堂、欢声笑语告诉我们:
**

幸福或许不是命,而是我们对待命运的方式。

宝香婆婆和她的狗狗小不点儿


2017年1月,我和我们团队的伙伴们一起去到浙江东阳三单乡,寻访寄存于蓝印花被之下蓝染工艺。

民俗也好,传统也罢,说白了是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关系。蓝染之外,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人,以及围绕他们的生活琐事。


》》》蓝印花被故事之「宝香婆婆的幸福生活」

梅芳阿姨和丈夫

梅芳阿姨和宝香婆婆

生花婆婆的二女儿梅芳阿姨,

嫁到了宝香婆婆家,

谁知道呢,

也许是冥冥之中荷花被带去的祝福,

梅芳阿姨不仅嫁得很幸福,

和宝香婆婆之间的婆媳关系也十分融洽。

85岁的宝香婆婆,

热情地给我们递暖手炉,

把从门前板栗树上采下来的板栗分给我们吃,

笑容爽朗,

光看上去就知道很富足。

也许是因为她养育了一群“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