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法兰西戴高乐将军墓遭破坏 马克龙知情后心情激动

朱启平
  汽车停在从巴黎去科龙贝—双教堂路上一家花店门前,我们下车选购了一盆洁白的菊花,捧上车,继续这往返千里的旅程。
  车在田野间平坦的公路上疾驶。10月中旬的这一天,秋阳朗照,法国的农村,恬静美丽。地里庄稼已经收割,不时看见猎人携枪漫步搜索,一条小狗前后欢奔。庄稼地里和边缘上的丘陵丛林中,不知哪里会窜出一只野兔来哩。
  然而,我的思绪不太能够使我欣赏田野风光。上了年纪、生于忧患的人,看见这种安适景象,反而容易勾起往事,产生对比。更何况我们此去是专程瞻仰戴高乐将军的墓地。
  初次知道戴高乐将军的名字,早在抗战时期,在四川重庆。那时我在报馆工作,天天接触到国内外战局的发展。祖国半壁河山,沦于敌手,前方节节败退,后方物价飞涨,谣传蜂起,人心浮动。只有西北、华北,人民抗战的烽火遍地燃烧,越烧越旺,鼓舞全国人民打持久战,争取最后胜利。在欧洲,希特勒侵占波兰,在积极准备后,突然发动西线战事,以强大的机械化部队,绕过马其诺防线,突入法国。法国军方昏庸无能,指挥失当,兵败如山倒。巴黎的政府惊惶失措,屈膝求和,在维琪成立贝当政府。半个法国被纳粹占领,另外半个被压得透不过气来。法国人民奋起反抗,其中突出的代表就是戴高乐。他当时不过是个陆军部的副部长,毅然决然,挺身而出,高举民族抗战大旗,发动“自由法国”的抵抗运动。
  这是战火纷飞、风雨晦冥的日子啊!
  车窗前,远处是一座树木葱茏的小山头。翠绿之中,一个棕色的双十字架高耸入云,那是“自由法国”的徽号。戴高乐将军之墓快到了。
  司机没有在小山脚下停车,而是绕向前去,直驶附近一个小村落,停在一座教堂前的小小空地上。教堂可能是上个世纪留下来的建筑物,屋顶墙壁,饱经风雨,有一点败落景象。一道半圆形的短垣,拱绕着教堂。教堂周围是一个个小小的墓地,埋葬着本村的人。墓,一个挨一个,稍稍隆起地面,是石头砌的,上面竖着或者浮雕着一个十字架,墓碑上写者死者的姓名。戴高乐将军的墓在哪里呢?我们捧着菊花,沿着墓丛中的小径,缓步寻觅。
  真使我惊呆了。戴高乐将军的墓,就在小径尽头,也是以石头砌的,高出地面不到半尺。墓呈长方形,中间有一道浅浅的分线,分线左侧的石面上写着:“安妮·戴高乐,1928——1948”。右侧的石面上写着:“夏尔·戴高乐,1890——1970”。墓首有一个以同样的石头琢成的十字架。父女二人的遗体,在这教堂的坟场上,真正是只占了一席之地,而且是在角落里。墓前一个花瓶,插着杂色的花朵,大概是从本村中采撷来的。那白色稍带灰色的墓石,是最普通的石头,多半是用来镶马路边的。就在这小小坟场中,有好几个墓是大理石砌的。比将军父女之墓,讲究多了。
  我默默站在墓前,低头看那朴素、简单到感人肺腑的墓石,思潮澎湃,只觉得面前是一个新的境界:原来一个人的尊严、一个人的品德,是可以用这样简朴、平凡的安排来表达的!说惊呆了,是由于我对戴高乐将军安葬的情况略有所知。他在1970年11月9日溘然长逝。噩耗传出,全法国一片悲声。将军生前遗言葬在他女儿身边。
  女儿生来有病,20岁夭折,作为父亲,是十分痛心的。将军的葬礼俭朴,不吹号,也没有乐队奏哀乐,教堂举行弥撒时,没有讲话。将军的棺木,由一辆战车运到教堂前,是本村青年抬往墓穴的。棺木是350法郎(当时约合63美元)买的。
  ……我真没有想到,将军之薄葬,到了如此地步。但是,法国人民深深铭记着将军对法兰西民族的丰功伟绩。就在科龙贝——双教堂举行葬礼的同时,巴黎50多万群众冒着秋雨,自发涌上街头,在雄壮的《马赛曲》乐声中,迈着沉重的步伐,汇集到爱丽舍田园大街近旁的凯旋门广场,表示深切的哀悼。
  教堂周围是几十户人家的村落,古树旧屋,没有任何修饰。这地方,离开最近的火车站有十多公里,也没有直达这里的公共汽车。谁要来,只能开车。就在我们徘徊沉思的时候,一批又一批的法国人来到墓前,默默注视着墓石,没有人谈笑,说话声音都低低的,生怕惊动了父女的安眠。这时还开来了两辆大旅游车,那显然是外国的游客。他们走路,脚步也特别轻。
  离开墓地,我们驶往小山之麓,登上山顶。那双十字架,立在一片草坪上,由许多石块垒成,护以钢筋,有十多层楼高,拔地而起,直指青天,昂然独立,睥睨四野。周围林木森森,纵目远眺,田野和森林,交织着伸向天际。这当然是为纪念戴高乐将军而立的,然而代表了国家的尊严,民族的光荣。
  戴高乐将军是第五共和国的创始人。他为法国政治带来了稳定。政治上的稳定导致了经济上的发展。他排除万难,结束了对阿尔及利亚的战争。他本人的政治生活是波涛起伏的,最后一次参加公民投票后,就不当总统了,退居科龙贝—双教堂。政府按规定对退职总统提供的费用,他分文不要;政府给他的宅邸,他拒绝迁居;他靠自己的稿费度日,还为了纪念夭折的女儿,把自己大部分的钱捐做儿童保健基金。他逝世后,戴高乐夫人住进天主教基金会办的养老院,不要政府津贴,不要儿女供养(除早亡的女儿外,戴高乐夫妇还有一子一女),不与外界往来。她已79岁高龄。当我们离开巴黎时,她因病入医院,旋即去世。
  “每当历史最恶劣的时候,我的义务就是把法国的责任担当起来。”这是戴高乐将军的名言。他的一生,实践了自己的诺言。然而他还是一个能上能下的人,一个严格按照国家宪法办事的人,一个不要特权的人,一个要把自己放在和人民平等地位的人。作为一个资产阶级的杰出政治家、法兰西民族的伟大战士,他来得光明,去得清白,丰功伟绩,皎皎晚节,永远是法国的骄傲。
  暮色苍茫中,我们驶返巴黎。我们惦记着那盆洁白的菊花。在戴高乐将军父女墓前,除了那一瓶,别的花是不让放的。但是在他墓的斜对面,有一大如圆桌面的平台,上面放着几块戴高乐将军的战友和其他人送的大理石纪念牌。我们的菊花就放在一块镌有将军姓名的石牌前。

图片 1戴高乐
戴高乐将军在法国人民心中的地位不言而喻,甚至被评为法国史上最伟大的人,且与拿破仑成为法国唯二的英雄。此外,很少人知道其实戴高乐家族传承多年,且能在历史上与拿破仑、路易十四齐名。
戴高乐家族揭秘
在法国历史上,戴高乐这个姓氏几乎与路易十四及拿破仑齐名。早在1210年,当时的法国国王将一块领地赐予理查尔
戴高乐。自那以来,这个家族人才不断出现,有的恪尽职守、为国效命,有的在文化、军事、科学、政治等方面创下不凡的成就。
家族中最广为人知的是二战期间领导自由法国运动,之后出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一任总统的夏尔·戴高乐。戴高乐被法国人称为“戴高乐将军”。更多人认为,他是法兰西贡献给世界的一位伟人。
几个世纪的贵族
虽然在法国贵族历史中没有记载,但戴高乐将军的祖父称,戴高乐家族源于一个古老的中世纪贵族家庭。到了15世纪,一位名叫梅西尔·戴高乐的家族成员曾带领人马在诺曼底地区抵抗英国军队,他麾下的部队被称为“戴高乐连”。16世纪时,法国国王查理九世授予家族成员加斯帕尔·戴高乐骑士勋章,这枚荣誉勋章用来奖励在战争中立下功勋的法国公民。法国大革命爆发时,家族另一位祖先让·巴普蒂斯特·菲利普·戴高乐担任巴黎法院律师。其后,他到拿破仑大军的邮政部门任职,并升任高官,成为法国新贵族。他的儿子便是戴高乐将军的祖父朱利安·戴高乐。
1835年,朱利安与约瑟芬·马约缔结婚姻,这在当时是一桩有趣的婚事。一方面,它打破了传统阶级观念,一个贵族家庭与一个资产阶级家庭结为姻亲;另一方面,这也是史学家和作家结为眷属。朱利安是研究巴黎历史的学者、中世纪文字专家。马约则是才华超群的女性作家,这在19世纪的法国极为罕见。至今,她的著作在法国国立图书馆的目录中占有8页。
这对文史学家夫妇育有三个儿子。长子夏尔继承浪漫主义历史学家的传统,写了一部关于19世纪凯尔特人的著作,甚至梦想建立全世界的凯尔特人联盟。次子朱尔是杰出的昆虫学家,著有《法国膜翅目总目》,书中收进了五千种胡蜂和蜜蜂。老三亨利便是戴高乐将军的父亲,他选定了军人作为自己的职业。
基因中的民族主义
戴高乐曾在晚年的回忆录里写道:“父亲是个有见解、有学问、思想正统、视法兰西尊严高于一切的人。”1908年,戴高乐18岁,决定了自己的将来,要成为像父亲一样的军官。1909年,戴高乐被法国圣希尔军校录取。3年后,戴高乐毕业,考试成绩名列第十三,得到的评语是:“未来的优秀军官”。
家族基因为戴高乐将军的一生定下了浓烈的民族主义基调。战后,戴高乐主政法国期间,坚持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维护法国大国地位,反对美国霸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等,形成了“戴高乐主义”,成为现代法国的精神支柱。难怪法国前总统蓬皮杜在宣布戴高乐死去的时候,这样叹息:“戴高乐死了,法国变成了寡妇。”
在法国人心中,戴高乐甚至戴高乐家族都是为法兰西而生的人。有两张照片让人感慨颇深。一张拍摄时间为二战期间某一年法国国庆节,法国民众围在无名将士碑周围,沉浸在悲哀中,照片上写着:戴高乐,我们听到你的话了,我们在等待你。另一张是被路人献满鲜花的坟墓,里面沉睡着戴高乐的母亲。戴高乐发表6
18讲话时,她激动地说道“他是我的儿子啊”,一个月以后便去世了。德军禁止在她的墓碑上刻名字,只是简单地在上面编了个号码。但整个战争期间,前往她墓地献花的人从未间断过。
位于法国科隆贝双教堂村的小楼,被取名为拉布瓦瑟里,曾是戴高乐夫妇的居住场所之一。右图为戴高乐的办公室,位于房屋拐角处的六边形房间。
戴高乐家族的老宅
今年年初,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来到法国科隆贝双教堂村,这里有一栋二层小楼,曾是戴高乐将军与夫人的居住场所之一。他们还为其取名为拉布瓦瑟里。
至今,拉布瓦瑟里仍归戴高乐家族所有。这座有14个房间的乡间别墅坐落在广阔的田野中,空气清新,景色宜人。走进盘满爬山虎的静谧二层小楼,每个房间的陈设仍旧保持着当年戴高乐时期的样子。屋子里没有奢华的装饰品,但陈列着众多各国友人赠送的珍贵礼品。房间的线条硬朗清晰,几乎见不到雕花、刺绣或画作,但仍能从柔软的地毯和保养得当的沙发上看出主人流露出的感情。
为什么说拿破仑和戴高乐是法国仅有的两位英雄
有人说,法国历史上出现过两人真正的伟人。一位是众所周知的拿破仑·波拿巴,他凭借着一把剑征服了西方世界,几乎统一欧洲,为法兰西帝国拓展了疆土,树立了威望;另一位就是今天的主人公
夏尔·戴高乐,他以其坚韧的性格和灵活的手腕,保卫了法兰西的尊严和利益,并为法国在战后取得大国地位立下了赫赫功勋。没有拿破仑,也许法兰西不会被后人称道;但没有戴高乐,也许法兰西将不再被后人记忆。
夏尔·戴高乐,法国军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创建者,作曲家政治家,戴高乐一生均以其军人身份自豪,故下文均尊称其为戴高乐将军。戴高乐将军出生于法国里尔,幼年时举家前往巴黎,年少从军。1940年巴黎沦陷时,维希傀儡政府为求自保向德国宣告投降,戴高乐将军大力抵抗,后作为反对党被迫流亡伦敦。同年6月18日,戴高乐将军在伦敦的英国广播电台BBC发出了他的著名的坚持抗战号召,在极具感染力的文书最后他说道:“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们都不允许法兰西的抗战烽火被扑灭,我们的战火也永远不会被扑灭”。第二天报纸将其转载并由播音员重新朗读,民心大振。在他的领导下,自由法国武装力量在非洲正式组建,立志保卫家园。接下来的时间,他在BBC重申反对政府停战要求并发表抗战号召。他在6月22日的讲话中说道:“所有追求自由的法国人将在荣誉、清醒的头脑和祖国利益的指引下,随时随地、竭尽全力的继续战斗。”
1943年,他所领导的“自由法国”武装力量转战非洲、巴尔干,
参加诺曼底登陆和解放法国本土的战争。1944年6月14日,戴高乐抵达诺曼底,在这片被解放了的法国领土上第一次发表演说。8月24日,勒克莱尔将军率领装甲师解放了法国,两天后戴高乐将军凯旋,穿过香榭丽舍大道时巴黎几乎全民出动夹道热烈欢呼,他不时举起手臂向周围含泪欢呼的巴黎人民致意,当时场面的热情难以言表。当选为战后临时政府总理之后,戴高乐开始重建满目疮痍的祖国,重振当时已经崩溃的经济,但由于对多党制联合政府的不满,1946年他选择辞去职务。但他确信,目前的第四共和国很快就会垮台,法国人民将大声疾呼地召唤他重掌政权。
果不其然,十二年后在群众的呼声下于1959年1月8日出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首任总统,此后1965年再次当选。任职期间,戴高乐将军努力恢复法国在战争中失去的昔日强国霸主地位,对内发展经济,重整军备,建立和发展独立的核能武装力量。对外奉行独立自主外交,1964年戴高乐总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成为西方大国中首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国家,同时戴高乐将军在说服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与中国关系缓解的问题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戴高乐将军原本有意于访华但多方面原因未能如愿。此后,任临时政府总理的戴高乐将军与制宪议会发生了冲突,次年1月20日因为军事贷款问题的分歧向国民议会主席Félix
Gouin提出辞职。与此同时,他已完成了1940年时对自己制定的使命,即解放法国领土、恢复共和国,组织自由民主选举,进行经济和社会现代化改革等。
辞去总统职务后,他一直居住在自己的老家一个人口仅有400人科龙贝教堂村潜心撰写回忆录。面对政府对退休总统所提供的费用,个性刚强的戴高乐分文未取,甚至给他的宅第也一并拒绝接受,靠稿费度日直至去世。1970年11月9日,戴高乐因心脏病发去世。12日安葬那天,大约有四万名法国人自发来到科龙贝教堂村向戴高克表达最后的敬意。在科龙贝教堂为将军举行葬礼的同时,巴黎有五十万群众冒着秋雨自发涌上街头,在马赛曲乐声中汇集到凯旋门广场,对戴高乐将军表示深切的哀悼。
其实戴高乐先生的遗嘱早在1952年就写好并密封,要求在他去世后启封,遗嘱写道:
“我希望我的老家科龙贝教堂举行葬礼。如果我死于别处,我的遗体务必运回家乡。不必举行任何公共祭奠,我的坟墓必须也是我女儿安葬的地方,此后我的夫人也要安息在那里,墓碑上只允许写Charle
De Gaulle。
仪式必须在我私人助手的帮助下安排,形式要求极其简单。我不希望举行国葬,不要请总统、部长、议会代表团和公共团体代表参加。只有武装部队可凭其身份正式参加,但人数不必很多。不要乐队吹奏,也不要军号,不要在教堂或者其他地方发表演讲,国会不要致悼词。举行葬礼时,除了我的家庭成员、我的解放功勋团战友和科龙贝市议会成员外不要留别的位子。
法国的男女同胞们如果愿意的话,可以陪送我的遗体到达最后安息之地,以给我的身后遗名增光,但我希望要默默地把我的遗体送到墓地。我声明,我事先拒绝接受给我的任何称号、晋升、荣誉、表彰和勋章,无论是法国的还是外国的,授予我上述任何一项都将违背我的最后愿望。”
按照将军的遗愿,葬礼非常简朴,不吹号、不奏哀乐,教堂举行弥撒时,没有讲话。棺木由一辆战车运到教堂前,然后又科龙贝教堂村的青年抬往墓穴。棺木价格为350法郎,仅折合成当时的63美元,在这教堂的坟场上,戴高乐父女二人的墓地仅占在不起眼角落中的一席之地,但法国人民却深深铭记戴高乐将军的丰功伟绩。
戴高乐将军有一句名言:“每当历史最恶劣的时候,我的义务就是把法国的责任担当起来。”他用一生的光阴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戴高乐将军不仅仅是法兰西民族的自豪,更是全人类的骄傲。
铁汉戴高乐将军平日很喜欢读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和埃尔热的丁丁历险记,他曾说过:“生活的坎坷能和我相比的,世界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丁丁!”

摘要:
法国上马恩省科龙贝双教堂镇政府27日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戴高乐将军墓当天遭到人为破坏,原因正在调查中。戴高乐墓遭破坏前后对比法国上马恩省科龙贝双教堂镇政府27日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戴高乐将军墓当天遭到人为破坏,原因正在调查中。科龙贝双教堂镇镇长帕斯卡尔·巴布沃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说,27日下午,一名男子用脚将戴高乐将军墓的石制十字架踢坏,墓地其他部分没有受到损坏。警方已调出监控录像追查这名男子。科龙贝双教堂镇是戴高乐将军晚年定居的地方,也是他1970年逝世后的长眠之所。巴布沃说,这是戴高乐将军墓落成以来首次发生人为破坏事件。这一事件性质恶劣,破坏者应该被严肃处理。他认为,这一行为“并没有政治色彩”。法国总统府27日晚发布新闻公报说,马克龙总统得知此事后“情绪激动”,表示“戴高乐将军是所有法国人的宝贵记忆和形象”,承诺重修墓地并在最短时间内处理此事。戴高乐将军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创建者,是二战期间反法西斯侵略、维护法兰西民族独立的代表人物。正因为他的远见卓识和积极推动,法国成为第一个与新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西方大国。